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一百九十七章出车祸
    “爷爷!”

    “哼!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你要是不答应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总之,这婚你不离也得离!最多一个星期,要不然的话就不要怪我。”老爷子说完之后,冷哼了一声,随后转身离开。

    封延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起,眼底一片复杂的神色。

    他知道老爷子一向说到做到,如果他不按照他的意思,那么袭欢一定会陷入危险之中,可是他又不想跟她离婚,他到底该怎么办?

    一个星期的时间转眼就过了,可是封延仍然没有办法做出选择,对他而言,袭欢就是他的一切。

    而老爷子看一个星期过去了,封延仍然没有给他答复,便开始让人动手脚了。

    封延因为担心老爷子会瞒着他做一些对袭欢不利的事情,就让清风轻扬一定要跟着照顾好袭欢,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纵然他的保护工作,做的再紧密,也无法阻止,老爷子的步伐。

    这天,袭欢因为在家太过无聊就约了乔子若出来狂街。

    两个人一出来就逛了一个下午,袭欢最近在家安心养胎什么都没做,而乔子若也是出差了好一阵子,这两天才回来。

    “亲爱的,要不我们出去旅游一阵子吧,反正我最近工作觉得好累好想放松一下。”乔子若一手握着方向盘,温声的说。

    袭欢心里一跳,想也不想就直接拒绝:“算了,我都怀孕了,你要我去哪里玩?”

    “就是因为你怀孕了才应该出去走一走啊,反正你都忙活了这么久,公司的事情也稳定下来了,干嘛还要老呆在家里?”

    乔子若一边开车,一边喋喋不休的说着。

    “我现在挺好的。”袭欢淡淡的说了一句,感觉有些困了,眼皮变得越来越重。

    而乔子若听到她的话,越说越起劲时不时的说几句封延。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说的太过瘾了,袭欢睡的迷迷糊糊的都被她吵醒,她难受的皱了皱眉,突然“呕”了一声。

    这个动静一下子把乔子若吓着了,她一脚刹车踩下去,赶紧拧开一瓶矿泉水递到她的嘴边:“宝贝,你是怎么回事?你该不会晕车吧?”

    袭欢结果水喝了一口,苍白的脸色好看了一些:“没事,就是有些想吐。”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两个人的聊天内容全部都透过袭欢腰间的那个小圆点,一字不漏的传达了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那辆黑色跑车某男的耳朵里。

    自从老爷子下了死命说给他一个星期做出选择之后,他就时时的跟在她的身边,害怕她出意外。

    此刻他听到她呕吐的声音,眉头皱的紧紧的,心里一阵担忧。

    想着等一下回去的时候,就让医生到家里给袭欢看一下。

    听到耳机里没有传来其他的声音,就把耳机扔给在一边开车的助理手上,示意他听下去了,而他则开始处理封家的事务。

    不一会儿,助理的神情突然紧张起来:“少爷,有些不对劲。”

    封延被助理的大惊小怪吓了一跳,赶紧拿过耳机来接听,然后就听到一阵急促的刹车声,接着就是一阵巨大的声响,然后传来一阵尖叫声。

    “啊……”那声音划破长空。

    “出车祸了!快点跟上去!”封延一边紧张的握着耳机,一边根据定位的位置,让助理开了过去。

    袭欢记得她在闭目养神,乔子若却一直找她说话,她听着心里有些烦,让她好好开车,有什么事等回去之后再说。

    可是刚刚闭上眼睛没多久就突然听到一道失控的尖叫声,还有车子刹车的声音,然后她的身子一震,下意识的护住肚子,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啊……”袭欢隐约可以听到乔子若发出的尖叫声,昏迷过去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只剩下害怕。

    她害怕孩子有个什么闪失,在她的意识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袭欢,袭欢……”

    具体他说了什么她听不清楚,只是感觉一双大手紧紧握着她的腰,接着就被人抱了起来,她想睁开眼睛看看来人,可是她怎么也睁不开,只能感受到那人的鼻息,打在她的脸上,他们两人的距离很近很近。

    “医生赶紧救救她!救我老婆!”最后袭欢彻底昏迷了过去。

    封延看着怀里的女人一身都是血,呼吸也越来越微弱,不由得紧张的叫着:“袭欢……袭欢,不要睡!千万不要说!”

    医生迅速推来了病床,把小心翼翼地把她放了上去。

    “封少,你不用紧张,人有时候昏迷是身体的应急反应,我刚刚给夫人检查过身体,她没有生命危险。”

    听到医生的话,封延的心里并不好受,紧张的捂着自己的心口,紧紧地看着她那张苍白的脸,直到她被送进了急救室,他在走廊来回不停的踱步。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包扎完伤口的乔子若,迅速赶到了急救室,心里更是惶恐不安。

    封延此刻根本就没有心思跟她说话,只是挥了挥手,让助理去跟她说了一下袭欢的大概情况,接着就说起这出车祸的原因。

    “这一定是故意的,那辆车是故意撞过来的,她想杀了我们!”乔子若一向沉着的律师形象早就没了,她在回忆着当时车祸现场时,激起心底最深沉的难过,眼泪从指缝间流了出来。

    还好封延的助理是一个什么都懂的人,把她安抚好之后,让她重新再说了一遍,然后就马上打了电话报警,说医院里面有一位交通肇事者。

    这种说法顿时就遭到了乔子若跟封延的反对:“不可以说是交通肇事者,你要说是故意谋杀!”

    交通肇事者跟蓄意谋杀的罪名完全不一样,交通肇事者有可能会被判无罪,那样的罪名太轻了,可是出于谋杀的罪名就不同了,不管成不成功,最少都免不了牢狱之灾。

    竟然敢对袭欢下手,他当然不能太过便宜他。

    助理看着封延阴沉的脸色,知道他也是这个意思,然后马上跟警察解释了一番。

    这种事情并不能判定,只要把监控调出来看一下就行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