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一百八十七章真相
    着女人的直觉,他们两个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是她不知道的事。

    “不,这可是有很大的关系,我那么爱他,可是他不爱我,他不爱我也就算了,输给欢姐姐我也心甘情愿,毕竟你身世好长的又美,性格又直爽……”

    “等!说人话!”袭欢听他吹的有些不着调,还越说越离谱,赶紧打断她的话,再这样被她说下去,那还得了?

    “我……欢姐姐我知道以前我做了很多错事,可是我现在……我可不可以回到从前?我手头的代言……”林兮然今天来的目的,可不单单是想来看笑话的,还是来求袭欢的。

    袭欢一直听着,直到现在她才明白过来,原来封延在把公司交给她的时候就已经把袭氏所有跟林兮然到期的代言都取消了,而且很明确的告诉过运营部门,以后开发了任何产品,都不可以再找她代言,他们这算是彻底的闹掰了。

    林兮然以前一直都是靠袭氏的一些高档产品支撑着她的形象,可是现在一来,就等于是硬生生的断了林兮然的财路。

    虽然现在她手头上的资源也不缺,可还不至于从一线女模特跌到三线,跟以前相比,却大相径庭,所以她才要做一些什么。

    所以她现在是想来挽回袭氏。

    “虽然公司的大小事物都是我在接手,不过你也知道实际权力不在我身上,既然你想要代言的话,那你就得去找你的延哥哥,找我没有用。”她说的也是实话,她的手上确实没有实权。

    不过就算她有实权,也绝对不会再让林兮然跟他们公司合作,像她这种两面三刀的女人最是恐怖,简直是防不胜防。

    在林兮然走的时候,她心里异常的抑郁,封延变了,就连袭欢也变了,他们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好对付着他们了。

    封延变得无情了,他竟然毫不顾她母亲的救命之恩,而袭欢也不再像以前一样,一旦对上封延的事,就失去理性的较劲。

    “清风送客。”袭欢看着林兮然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去,脸色骤变,眼里慢慢晕沉出算计,她不想再看她表演了。

    不管封延这次所做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如果奶奶的死真的跟他有关系,她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欢姐姐,封延他一直都是在利用你,难道你还要把公司交到他手上?我……”林兮然还想再争取一下。

    “慢走不送!”袭欢冷冷的回了她一句,然后低头处理着文件,看也不看她一眼。

    林兮然走出袭氏大楼,站在外面,看着对面的高楼,她的心里一阵唏嘘,这里曾经是她混的风生水起的地方,也是她事业的巅峰,可是现在……

    她如果真的是失去那么多跟袭氏代言的机会的话,她的经纪人杨曼青恐怕就会知道她跟袭氏完全闹掰的事,那以后她有什么好资源的话,一定不会往她身上想,她将会跟以前的模特一样,一旦被公司抛弃,那么也就等于失去了后台。

    经纪人手底下又有那么多的模特,每年每月甚至每天都会有新的模特进来,他们想要在手上选到他们喜欢的人,简直是易如反掌。

    她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紧,不行,她必须得做些什么。

    既然在袭欢这里起不到作用,眼下只有去找封延了,可是他现在在哪里?

    “怎么?难道没有人约我们临城的大模特?”封墨双手抱胸的出现在林兮然的面前,脸上挂着阴沉的笑。

    “封总。”林兮然脸上一愣,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封墨。

    “你……你怎么会在这?”还是突然就冒出来的。

    “我一直都跟着你啊。”封墨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间咖啡店。

    而那里刚好有一个人正向他们招手。

    “林小姐,不介意跟我进去坐一下吧?”

    “好啊。”林兮然爽快的答应了,现在她还有什么好介意的?

    耍大牌吗?那也需要后台和身价!更何况眼前这个封家人,就算是她以事业界巅峰的时期,在他面前她也没有资格耍大牌。

    看看他们封家名下的公司,涉及到各个行业,不过他们请的那些代言人都是国际范的,不仅只是这个地方的腕。

    这边林兮然跟着封墨到了咖啡店,另一边,袭欢坐在偌大的办公室里埋头的工作状态已经保持很久,不过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其实一件事情都没有处理好。

    她的脑海中不断回放着,刚刚袭欢给她看的那一段视频,她奶奶的死到底是不是真的跟封延有关。

    越想越烦躁,她直接拿起桌面的手机给宋程颢打了个电话。

    很快,电话就被接起了。

    “美女,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件事。”袭欢直接开门见山。

    “你想查你奶奶的事?”

    袭欢心里一跳:“你知道?”

    “我们见面说吧。”电话那端宋程颢的声音突然变得沉重起来。

    袭欢听着心里一阵发紧,最终点头答应:“好,那就在上岛咖啡见。”

    挂了电话之后,袭欢马上拿起包包就出了办公室,这次她没有让清扬送她,而是直接自己开车到了上岛咖啡。

    上岛咖啡店。

    当袭欢到的时候,宋程颢还没到,她便点了一杯美式咖啡,在那里喝着,不知道为何她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浓。

    直觉好像宋程颢知道什么内情一样。

    十分钟之后,宋程颢到了,他穿着一身宝蓝色的西装,里面穿着一件白衬衫,整个人看起来彬彬有礼,脸上挂着温文的笑。

    “欢欢,到很久了?”宋程颢直接在袭欢的对面坐下,脸上的笑一如从前。

    “不久,我奶奶的事,你知道多少?”袭欢直接开门见山的问,她不喜欢这种猜来猜去的感觉。

    如果他真的知道内幕的话,里面又有多少是真的?

    宋程颢看着她,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袭欢看着他的目光突然带着一抹诡异,有些被他吓到了:“你……你怎么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