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一百八十五章争执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以前在孤儿院上的事情。不说也罢。”

    袭欢耸了耸肩,反正他们两个人永远都是这样,一个不愿意说,一个没办法猜透。

    “不说就不说,反正我们早晚都得离婚了。”袭欢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阵阵的酸涩。

    当初她回国唯一的目的就是要跟封延离婚,可是现在他也有这个意思了,她竟然会变得这么难过。

    “袭欢,我一定不会跟你离婚的,你的肚子里面还有我的孩子!”封延赶紧开口,反正他绝对不会放开她的手,老爷子那边他一定会想办法。

    “你有说不的权利吗?”袭欢突然笑了笑,不是她不相信封延,而是封家老爷子从上次听电话的时候就可以听得出来,他并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封延张了张嘴,他现在无法给他回答,可是有一样可以肯定的,就是他绝对不会放开袭欢的手。

    “我们先回去。”封延说着从她的身上下来,便走到驾驶座上坐下发动车子离开。

    “送我回医院吧。”袭欢对方说了一句,然后就扭头看着窗外。

    她现在说不准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这种感觉压的她都快难受死了,反正他们两个人早晚都得离婚的,为什么要难过?

    现在公司的大小事务都落在她的身上,她很快就可以拿回袭氏了,可是她真的要这样做吗?

    她的手毫无意识的慢慢摸着肚子,眼里出现了一阵迷茫。

    如果袭氏再在他手上的话,他是不是就不会离开?

    自从老夫人清醒过来之后,封延和袭欢每天中午都会过来看一下老夫人,这天他们如常来到了医院。

    他们两人还没进入病房,主治医生刚好从病房里面出来一看到他们双眼一亮:“你们来得真是及时。”

    “怎么了?有什么事?”袭欢从主治医生的眼神中看到一抹悲痛。

    她心里下意识的一抖,眼中的泪无法抑制的流了下来:“呜呜……”她伸手捂着嘴巴,压抑的哭着。

    “你……袭小姐,你都知道了?老夫人她……”主治医生张了张嘴,就想把老夫人命不久矣的消失告诉她,可是病房里却传来一声:“啊……”

    “奶奶!”袭欢吓了一跳,马上越过主治医生冲进了病房。

    老夫人伸手指着封延:“哈哈……咳……”

    她喉咙里咳着一大口痰,已经说不出话,手脚都在抖。

    “医生……医生赶紧急救!”袭欢吓的迅速叫了起来,扭头看着站在她身后的主冶医生。

    “袭小姐,很抱歉……”主治医生心里如释重负,他终于不用再为老夫人要死不死很快就要死的消息该如何告诉袭欢而烦恼了。

    “不!你一定是骗我的……”袭欢尖叫了起来,颤抖着双手扶着老夫人的双肩。

    此刻的他不再是可以在袭氏叱咤风云的人,而是一个命不久已的老人,她现在在跟死神挣扎,不过无论她做出怎样的抗争,等待她的只有死亡。

    “欢欢……”老夫人睁开眼睛看着,一双浑浊的双眼紧紧盯着她,骨瘦嶙峋的手握着她渐渐没了力气,她顿时明白了过来,哭的更加厉害。

    “奶奶,奶奶……”袭欢轻轻摇晃着她的身体。

    蓝白条的病服,纵然是穿着最小号的,可穿在她的身上仍然松垮垮的,让人看着就格外的心疼。

    “奶奶……”袭欢着声音一直响个不停。

    可是纵然她叫的再响,那紧闭双眼的老人也无法睁开眼睛。

    袭欢突然意识到她真的没有办法再叫醒奶奶了,她的双眼含着泪水,看着医生,然后走到他的身前,扑通一声直接跪了上去:“医生,我求求你,你救救我奶奶,你一定有办法救她的对不对?”

    明明今天中午还好好的,还答应过她一定会活下去,会等着看她的曾孙出世,要不然的话她看不到继承人,她死都不会瞑目。

    “欢欢,奶奶走了,你不要再为难医生了。”封延着声音低沉,带着悲痛。

    这回老夫人是真的走了,因为她最后所说的那句话。

    封延伸手覆上她枯瘦的面容,轻轻地说:“袭欢我一定会照顾好的,您安息吧。”您欠我的,从此也一笔勾销随风飘散吧!

    剩下的话,封延并没有说出来,因为袭欢并不需要知道这些,不然的话她一定会埋怨他,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经不起再多的伤害了。

    老夫人去世的消息,临城的人几乎都惊动了,出葬那天,但凡与袭氏有关系的人都来了。

    “袭欢……”宋程颢那天也来了,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面容俊秀,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温润的气息。

    袭欢现在这么伤心,他想安慰她几句,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无法说出口,只能悄悄地说了一句:“等过几天我再约你。”

    袭欢木然的点头,老夫人走了,那么多天,他的心情一直都很压抑,每天都沉浸在过去的回忆当中无法自拔,就连其他的事情也没有办法去关注。

    出葬当天,大家走马观花一样上前献了百花,然后鞠了鞠躬离去,涌动的人潮慢慢的消失。

    “经理,你不要伤心了……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小丽一直守在袭欢的身边。

    这些天,所有的事都是封延一手操办,他看着她的眼神不知道为何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情绪。

    葬礼结束之后,封延的心情越来越沉重。

    “少爷……”清风有些于心不忍地开口。

    “我知道。”他现在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老夫人的葬礼过去三天之后,袭欢回到公司上班,而封延出现在公司的时间越来越少,公司的大小事务都是袭欢在管理。

    袭欢好像因为有工作的关系,慢慢的把重心都移到了工作上,每天吃着管家做的营养餐,封延的事情她倒没有太放在心上。

    袭欢的办公室安排在封延的隔壁,总裁办公室却空着,而对于这一切袭欢也不闻不问。

    这天,袭欢刚刚到公司在办公椅上坐下来,刚打开电脑,便听到内线的电话响了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