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一百七十八章我想你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老爷子怎么也没想到他随口的感慨的话,竟然被封墨牢牢的记住了。

    这是发生在封家老宅的事,封延自然不会知道了,他在清风的帮助下回到了袭家老宅。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外面的气温又极低,可是袭欢仍然没有睡着,今天的气氛实在是太过不对劲了,她的心还不至于那么大,在这种情况下,还可以安然入睡。

    再等封延回来的这段时间,她试图拨打他的手机,可是里面永远从来都是一个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拨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这道机械的声音,袭欢都不知道已经听了多少回了,现在的网络这么发达,她不知道临城哪里会没有信号和网络的地方。

    要是临城没有这样子的地方,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封延所在的地方并不是没有信号,而是那里专门被人屏蔽了信号,这些信号一旦被屏蔽的话,那么外面的人想要要通过手机来锁定封延的位置,也不可能的。

    他现在到底在哪里?又遇到了什么事,现在到底在做什么?

    这是问题,长咬了袭欢一个下午直到天黑了,他连饭都吃不下去,眼睛一直焦虑的盯着门口。

    一听到什么声音,她马上就站起来,透过落地窗往外看去,可是每次她眼中都是失落。

    直到她等着等着眼皮越来越重,不知不觉就眯起了眼,突然一阵寒风吹来,客厅的玻璃门被打开了。

    她冷的身子抖了抖,接着就听到一道疑惑的声音:“为什么她会在这里睡着了?”她现在可是怀着孕!

    虽然说屋子里面开着暖气,可是他刚刚从外面进来,身上那番寒砌心扉的冷意依然停留在他的心肺之中,久久没有散去。

    “不是的……少爷,夫人一定要在这里等你,而且她还说了,如果没等到你回来的时候,她是不会回房间的,所以我也不敢叫她…”清扬一脸为难的说。

    一边是少爷,一边是夫人,他被夹在中间,他可以怎么办?

    “好了,你们下去吧。”封延看了他一眼之后,没有多说什么,他现在连动一动都觉得浑身难受,更没有什么心情。

    “可是少爷,你现在还得上药!”清风小声的说。

    少爷被打而且受伤还挺严重的,少爷叮嘱过他不允许他透露给任何人知道,想想也是,这样的事情,如果传出去的话,底下的那些人都不知道怎么看他,而睡到沙发上的夫人也不知道会怎么想。

    清风到现在都还没想好,所以什么也不敢做。

    “我一个人可以,你只要把药拿上来就可以了。”封延抿了抿薄唇,突然弯腰一把把沙发上的袭欢抱了起来。

    “嘶……”封延瞬间倒抽了一口冷气。

    袭欢本来就不重,可是封延的手臂上有伤,而且是要用力的地方,他现在这样一动,觉得身上的伤口要裂开一样,他几乎可以感觉到那些凝固的地方血水又开始流了出来。

    “少爷!”清风担忧的叫了一声,眼眶发红,他身上的伤已经那么重了,他怎么可以这么值得?

    如果不是封延平时做事太过绝对,他恐怕已经把他手中的袭欢抢了过来。

    “少爷,你真的不可以再用力了!”清风担心的再叫了一声。

    “没关系,反正都已经抱起来了,你去拿药,我要马上上药。”封延冷声吩咐着,人已经开始往楼上的楼梯走。

    他每走一步都可以感觉到腿上传来钻心的痛,可是他并不在意,他也不想想太多,他要坚持一步一步的走下去,他绝对不会臣服。

    在这个世上,还没有什么可以令他屈服的,除了怀中的这个女人。

    袭欢被一阵冷风吹过之后,下意识的扯了扯被子,可是刚开始一阵冷风吹过,后来又一阵暖流靠近了她,跟她一直以来依靠的那道温暖。

    于是原本要起来清醒过来的袭欢,便又安心的睡了过去,而且睡得很自然,因为她靠的那怀抱对她来说,实在太有安全感了。

    “封延,我想你……”袭欢嘀咕了一声,紧紧抱着怀里的男人。

    “傻瓜,我也想你,很想很想……”封延薄唇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身子一下子温暖起来,身上所有的疼痛,好像一瞬间得到了解放一样,又好像一下子都变了得麻痹起来,让他觉得任何疼痛都感觉不到,此刻他的心里被填的满满。

    他脑海中不断回荡着袭欢说的那句话,他一遍一遍的回想,浑身好像充满了力气。

    把人抱到床上之后,细心的为她盖好被子,封延便在床边的地毯上坐下,脱掉身上的衣服,露出他赤裸的胸膛和后背。

    结实的肌肉上面露出了一条条青红交错的伤痕,他伸手接过清风手中的药,就着一盏昏暗的台灯,细心的擦起药来。

    “少爷,我来吧?”清风试探着问。

    “不用了,你先去休息吧,记得让人提高警惕。”封家曾经是一个他试图当成家的地方,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做一些预防措施,预防他们想要伤害他在乎的人。

    想想都觉得有些悲哀,可是他又不可以做什么。

    他没有办法改变老爷子对袭欢的看法,而他也别想真的与他的意志来改变他的想法,他一向就是一个固执的人,不是那么容易说话的。

    封延安静的坐着,把身上看得见的伤口涂好之后,可是后背上的伤痕却是他的手够不着的地方。

    睡在床上的袭欢早就已经睁开了眼睛,她根本就没有睡过,她只不过是有些累,她不过是在闭目养神而已,所以一睁开眼就看到的动作。

    “要我帮忙吗?”看了许久之后,见封延的手怎么也擦不到后背上的伤,她终于忍不住开口。

    “你醒了?”封延回头对着他温柔一笑,昏黄的灯光下,他的笑容暖进了袭欢的心理。

    以至于袭欢看着他的时候,有些短暂的失神:“嗯。”

    “过来。”封延对袭欢伸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