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一百七十七章挨打
    关于封延跟袭欢离婚的事情,在他们两人之间已经是老生常谈的事了。

    在袭欢一回国,被曝出婚内出出轨,给封延带了绿帽子之后,老爷子就没有看上过她,想做他们封家的孙媳妇,条件必须一等一的好,而且必须得清白,袭欢有这么多的负面新闻,以后还怎么帮他管理封家,这不是被人截着他的脊梁骨吗?

    “爷爷,我是绝对不会跟她离婚的!他并没有婚前出轨。”封延袭欢的心,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已经到了无法预料的地步。

    这二十年的感情不是说没了就没了的,袭欢早就已经深深的种入他的骨髓里。

    “哼。这可由不得你!你不跟她离也得离!”老爷子的拐杖,一直就没停过。

    他这个唯一的孙子从小就不在他的身边长大,可是却跟封家人一样固执,这就是骨子里带来的,可是他不可以放纵他,他必须得学会放弃,不可以因为自己想要放纵欲望。

    老爷子打的累了,扶着手中的拐杖,靠在首位上喘着粗气。

    “老爷子,外堂有人求见。”管家上前问话。

    “谁都不见!”老爷子现在可是正在安心的教导他的孙子,并不想见任何无关的人。

    “唐少爷说……”管家的声音压得极低,被打的倒在地上的封延根本什么都没听清楚。

    “让他现在偏厅里面等着,等我教训完他之后就去见他。”老爷子一脸生气的说,气得吹胡子瞪眼。

    封延倒在地上,看着身前人影晃动,不停地有人来回。

    “少爷,要不然你就在老爷子面前服一下软吧。”清风看着他这副模样,真的是担心死了,哆嗦着手给他擦着嘴角上的血字。

    封延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受过这样的苦了?在临城他凭着自己的实力,有谁敢给他这样的气受?

    也只有老爷子了,有时候清风都会忍不住想,如果老爷子没有把封延认回家的话,他的日子是不是会更好过一些?

    袭老夫人从小就把他当成宝贝一样疼爱,袭欢小的时候也是全心全意的依赖着封延,他们一家三口的事情都他们两兄弟都看在眼里,那个时候的封延和袭欢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

    可是现在回到封家之后,手上的权利虽然变大了,资金也更多了,可是身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了。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回封家好,但是想到当初封延不肯回来的时候,老爷子对他采取的那些手段,现在回想起来都让他忍不住汗毛竖起,手段残忍的,让他无法直视。

    “少爷……”清风被封家的那些手段吓得浑身一抖,低头看着封延,他脸上的血渍已经渐渐的凝固。

    “好,我倒要看看你能倔到什么时候,你相不相我可以马上就把袭氏给毁了!”

    “爷爷……”封延终于有了反应,他紧张的说:“爷爷,你不要动袭氏。”

    “如果你还是这么不听话的话,我就没有办法保证不动他们!”老爷子早就想要毁了袭氏,只不过这么多年以来封延虽然在袭氏。可是封家的那些事情他也没有落下,而且还处理的十分的漂亮,所以他才压下心里的决心。

    可是如果他再这么不听话的话,那么袭氏也没有必要再留下去了。

    “爷爷……”封延抬眼看他,眼中含着难过。

    他也想过这么一天,所以他一直努力的想要达到他的目的,可是没想到如今他却要拿着它威胁他跟袭欢离婚的筹码。

    他不喜欢这样,他想反抗,虽然他现在是有能力,可是老爷子手中握着的能力更大,只要动动手指,只怕到时候还没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他马上就可以把袭氏给毁了,他一点都不怀疑,毕竟半年前他才用了手段对付付家。

    “哼,我看你现在还有很多地方没有想通,等你想通了再回来!”老爷子知道他的话已经成功的震慑到他,接下来也不用他再多说,他只是定定的看着他挥手,让他赶紧走,再看下去的话,他怕他又会忍不住拿着手中的拐杖向他。

    有些人逼急了,虽然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可是有些人恰当的逼一逼还是有好处的,可是却不能逼得太急,否则的话不单只不会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反而会坏事。

    封延在清风的扶持下,跌跌撞撞地往外走。

    “管家,送送少爷。”老爷子看着也有些心疼,他看了一眼手中的拐杖,这东西的人实在是太疼了,他当时也是太生气了,要是真把人打伤了,那该怎么办?

    “不用,我可以自己走!”封延背对着他们,甚至连清风的手都推开了,他站在原地缓了好久才缓缓提起脚步。

    第一步的时候他走的很慢,身影有些虚愰,第二部的时候,他脚步迈的大了一些,不过身体倒不愰了,然后便走得跟没事人一样。

    老爷子看着他的背影,紧眉头紧紧的皱起。

    “伯爷爷……”封墨到的时候,刚好看到老爷子额头上的纹。

    “你出的主意倒不错。”老爷子伸手一指让他坐了上来,随后他在首位落坐。

    “我也只是想着……大哥毕竟很看重袭小姐,而他那么努力也是为了她,恐怕也只有她才会让他低头。”封墨在中心广场与他交手的时候,就知道袭欢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从而就做了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

    封延对袭欢的感情,根本就不是可以用重视这两个字就可以诠释的,只怕在他的心里把袭欢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你说的没错,一个人最害怕的就是有了软肋,而最害怕的也是没有软肋。”老爷子说了一句封墨不是很懂的话。

    有软肋他当然清楚,这相当于一个人的逆鳞,不高兴的时候就出手问一下这个逆鳞,很快就可以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可是最怕的又是没有软肋,这句话他有些不懂。

    老爷子看他一脸迷惑的样子,笑了笑:“一个人如果没有软肋,就没有人可以治得了,如果是朋友,那自然是最好的,可如果是敌人的话,岂不是连怎么对付他都不知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