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一百六十四章情迷
    封延的书房袭欢不是第一次来,这间书房以前是他爸爸的,可是他爸爸一颗心都在外面,所以工作的事他基本上都不会拿回家里面做的。

    所以这里一直空着,直到封延到了袭家,老夫人就直接让管家把这里收拾出来给他用了。

    书房的风格都是统一的黑白灰的欧式风格,一进门就是一张长长的桌子,旁边是一应俱全的笔纸,身后便是成排的红木雕花书柜,里面还有一盆绿色植物。

    封延在办公椅上坐下,随后对着袭欢说:“管家不在这里,你帮我冲一杯咖啡。”

    袭欢想摇头,可是又不敢摇,因为她知道他的为人,她如果拒绝了他,他下一句肯定是不喝咖啡,他没有任何的心思工作,那她就等不到他想知道的内容,所以她还是决定小小屈服一下。

    不甘不愿的去给他泡好咖啡,袭欢用的是最苦的黑豆咖啡,既然他想要指使她,那就得看他有没有这个指使的本事。

    封延趁热的喝了一口,果然跟他心里猜想的是一样,苦的他忍不住眨了眨眼。

    “袭欢,过来。”他对她招了招手。

    袭欢心不甘情不愿的上前:“干什么?”他最好不要叫她做事,不然的话她一定会骂人的!

    “过来。”封延的语气显得有些不耐烦。

    最后袭欢在他锐利的目光下,还是一小步一小步的移了过去。

    在袭欢刚刚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封延堵住她的嘴巴。

    “啊……”袭欢低呼出声:“唔……”

    封延的口中还残留着苦咖啡的味道,此刻被他这么一吻,袭欢的眉头紧紧皱起。

    “我们是夫妻吧?”封延松开了她,挑眉看她。

    他问的格外认真,袭欢苦得一脸愁容:“那又怎样?你看看你现在这是干什么?”袭欢张着嘴巴呼吸,苦得她舌头都要打结了!

    封延笑了笑,又喝了一口,作势又要重复刚刚的动作。

    袭欢吓的连连摇头:“我不要,这个会影响到胎儿的!”她一点都不喜欢喝苦咖啡,赶紧拿肚子中的孩子做挡箭牌。

    “没关系的,我把汁吞下去,只不过是让你尝一尝苦涩的味道而已,这咖啡可是你亲手泡给我喝的,难道我们不应该同甘共苦吗?”封延性感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我不喝!”袭欢斩钉截铁回答。

    谁要跟他同甘共苦了?他只是不喜欢被他这么当工人一单一样指挥他干活而已,所以才会故意弄的那么苦的咖啡给他可是她没想到竟然可以不要脸到这种程度,竟然用嘴喂他想想都心累,他现在一嘴的苦咖啡的味道和他的气息。

    “你只要乖乖听话,我现在就帮你去涮口。”反正他是不怕苦的。

    袭欢的腰被他紧紧的搂着,挣扎不出,她只好把身体往后仰,只不过这样一来的话,她的腰一下子弯了很多,身上的力道全部都在封延扣着她的手臂上。

    而且这样的姿势让她显得更加被动,她身体的重量全部都靠他撑着。

    “哼,真是不要脸!”袭欢把头扭向一边,低声嘀咕。

    “你说谁不要脸?”封延突然觉得逗她真的很有趣,他手臂上的力道可大的很,他就这样一直抱着她,她被迫着与他她相拥,他很享受此刻难得的气氛。

    “我说的是你!封延,你不……唔……”袭欢的话还没说完,嘴唇再一次被男人吻住。

    “既然你都说我不要脸,如果我再要脸的话,似乎跟你的意思相反。”他轻笑一声,吻得袭欢一阵天转地旋。

    “嗯,不要……”袭欢的脑海中还残存着最后一丝理智,浑身软绵绵的,可是她的挣扎在封延的眼里,不像拒绝,反而更像邀请。

    因为她怀孕了,所以封延的动作都是很轻柔的,他本来想及时刹车的,可是还是一个没忍住。

    翻云覆雨过后,袭欢疲惫的闭着双眼,阳光洒在两人的身上,让他们的身上覆上一层金光。

    “对不起,一时没有控制住。”封延伸手摸着九的眉眼,低头吻着她的额头。

    袭欢直接把脸扭向一边,不去看他。

    她现在可以说什么?不该做的事都做了。

    再说了,难道她要控诉说他勾引她的本事吗?还是指责他对她的身体太过热情,只需要动动小指头,就可以把她心里的欲火勾起来,还是直接跟他说,其实她也是一时没忍住?

    袭欢躺的不舒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起开,我要起来。”

    实在是那张桌子太过硬了,骆得她后背发痛。

    两个人收拾好之后,太阳已经升到半空了,管家的声音在这时适时的响起:“小姐,少爷,吃饭了。”

    袭欢看着他打开的电脑,又看了看门口,心里在纠结的到底是现在问,还是等一下再问。

    “吃完饭之后,我会跟你说的。”封延怕袭欢不相信他,迅速在她耳边低声说。

    他的声音嘶哑,带着独特的磁性,让人的心里听着格外的暖和。

    袭欢现在只可以相信,不然的话他要是故技重施,那她岂不是亏大了,她现在可是有孕在身。

    他还真是一点都不知道节制,她现在可是一个孕妇!

    午饭之后,袭欢拿到了她想要了解的封家内部资料,看过之后,她才发现她对封家了解的实在是太少了。

    “你为什么会拿到这么多的内部消息?”这里面的资料简直是前世的太不可思议了,这可以说是封家的族谱资料了。

    不过袭欢最疑惑的是那个素未谋面的封墨,他就好像一个神秘人一样,他明明很多事情都可以做主,既然可以负责中心广场,那么重要的项目,他为什么不是封家的嫡系继承人?

    “他们的继承人消失了二十年之后,后来又找了回来,那么他是谁呢?这次中心广场的案子他会不会出现?”袭欢纤细的手指指着上面的文件的内容说。

    封延正端坐在电脑前,做着自己的工作,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袭欢也没有指望过他会回答,她就是一个人自言自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