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一百六十一章虐狗
    这红烧牛肉真的很好吃。”袭欢吃了之后不忘赞叹了一句,从而也从吴太太的口中得知,这道菜是吴艺亲手做的。

    “有一次我在国外特别想吃炒菜,你知道在国外都是牛排要么就是薯条,这些吃的太腻了,于是阿艺就在网络上下载了很多那种炒菜的视频,学着学着就会了。”

    吴太太说到这件事,一脸的幸福和骄傲。

    袭欢看着吴艺的眼神都发生了变化,充满了羡慕和欣赏。

    封延直接拦截了袭欢的目光看,她这个模样,看着他心里有些发酸,他突然后悔把她带来这里了,然后一脸不赞同地瞪了一眼吴艺。

    他们俩夫妻在她的面前秀恩爱就算了,可不可以不要卖弄他的厨艺?

    他们夫妻之间恩爱的事情,他可以学得来,可是做菜这种事他就会下面,哪里会做这么大一桌子的菜?要是现在袭欢点心里一万那不把他比下去了吗?

    吴亦神色一愣,然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过他并不觉得他有什么错,所以很不厚道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些事啊,任重而道远,你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就是我们班里当之无愧的第一名,只要你有心就不怕学不了。”

    封延的嘴角抽了抽,这大概就是组队有了吧?

    他难道还不知道袭欢对他有多反感吗?竟然还这样打趣他。

    “你看你说的是什么话?人家好歹是个总裁,哪里真的能像你一样天天往厨房里面钻,弄的一身的油烟味。”吴太太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再说了,要是再说下去,这俩小两口估计等一下又得出事。

    来的时候,袭欢一直没搞明白为什么封延会答应出来吃饭,毕竟他一向沉默寡言,真心的朋友也不多,而且能够到朋友家里吃饭的更是少之又少。

    可是现在从一进屋开始到现在,看着他们小两口的互动,心里瞬间有些明白了,他们这两夫妻就是秀恩爱,故意虐狗的。

    在吃饭的时候,吴太太不过想吃一个牛排,手上没多大的力气,吴艺马上帮忙,然后一个劲说不要把手弄伤了。

    就连吃饭,有些菜吃的太多了,他也会拿出医生的身份说让她不要吃那么多……

    而且到了语气都是很轻柔的那种,比如说:“老婆,多吃点肉,要是胖的话,我就陪你一起减肥。”

    “老婆,这道菜你吃的太多了,饮食要均衡,来吃一点素的。”

    “老婆……”

    这种甜蜜的暴击让袭欢差点认不出她是谁了,然后再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封延。

    在袭欢的印象中,封延应该是最烦躁这些小情侣间腻腻歪歪的,可是他此刻却垂眼帘好在沉思。

    他是什么省的那么入神?

    吃过晚饭之后,袭欢再一次的见识到对夫妻的甜蜜暴击,他们绝对是模范夫妻。

    而吴艺简直可以说是宠妻狂魔,他把他太太的事情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的,根本就不用她操办分的心。

    然后回去的时候,袭欢觉得封延变了,临睡前再也不是以前那样我行我素了,而是拉着她说话了,不过话题还是离不开工作。

    “袭欢,中心广场的方案做好了吗?”

    “做好了,按照你的要求改了过来,明天到公司给你。”

    “好。”

    “……”

    在他们一问一答之间,突然说完之后,就有些冷场了,然后袭欢就起身想去工作,却又被封延拉了回来。

    “你现在有怀孕了,不要那么累,最好也不要熬夜。”

    “我没有熬夜。”

    “那你现在不是想加班吗?”

    “我不是想加班。”其实她的工作早就已经掌握了方法,根本就不需要加班,他只不过是不想这样跟他在一起而已,这让她觉得很尴尬。

    “那你坐下来就,当是陪陪我。”封延握着她的手,就没打算放开。

    袭欢没有办法,又抽不出来,只好同意了,他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

    然后就莫名其妙的被封延拉的说了一大堆,直到最后袭欢实在是太困了,便睡了过去。

    封延看着睡相香甜的袭欢,摇了摇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地把她抱上床,抱着她睡了过去,一夜好眠。

    第二天,因为是周末,袭欢便在家里,没有出去玩。

    封延也在家里,美其名的陪袭欢,以前就算是周末,他也会去公司加班的,可是自从他听了吴艺的话之后,便一直按照他说的做。

    “袭欢,过来。”用过中午饭之后,封延坐在沙发上,看着想要往楼上走的袭欢,迅速把她叫了过来。

    袭欢一大早的心情还不错,听到他有些生硬的语气,也没有计较,便走到他对面的位置坐下。

    “什么事?”

    “封家资料你看了没有?”袭欢点了点头,正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封家这次派的人不简单。”封延说的话全部都是围着中心广场招标的事情说的。

    因为这件事跟袭欢有直接的关系,所以她听得格外认真,甚至还拿出笔做了笔记。

    封延好像对封家有着不同的见解,不仅从封家传到封家现在的人,以及他们错综复杂的关系,反正资料上有的,他知道,资料上没有的,他也知道。

    封延看着袭欢听的那么认真,唇角忍不住上扬,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如果她什么时候都像现在这么听话,那就好了。

    “不要弄我。”心里的想法还没落下,封延的手就被袭欢打掉了,抬眼,就看到袭欢清澈的双眼带着浓浓的反感和排斥:“我又不是小孩子!”干嘛摸她的头?

    封延一口气堵在胸口,有一种被她活活气死的感觉。

    “真是个嘴硬的丫头!”小的时候,袭欢的头确实天天被他摸,那个时候她已经上高中了,有人试图摸她的头,还被他教训了一顿。

    从那个时候开始,摸头的专利只能是他一个人的,可是她渐渐长大之后,竟然就变了。

    袭欢懒得理他,拿起笔记本抬脚就想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