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一百五十七章我是你老板
    袭欢把最后的修订方案说完之后,心里松了一口气,身体一放松,整个人就显得疲惫。

    扭头看着一边的小丽,发现她的脸色也不是很好:“你先休息一下吧,现在离午休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她刚刚已经眯了一会儿,可是小丽连一眼都没眯。

    “没关系,我可以的……”小丽摇了摇头,对她笑了笑,扭头就看到封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她顿时被吓了一跳。

    “我……经理,总裁来了,我……我先进去了。”

    袭欢回头就看到封延站在门口,也不知道为什么小丽对封延总是那么惧怕。

    每次见到他都好像老鼠见到猫一样,躲都躲不及。

    “过来。”封延神色冰冷的看了一眼袭欢。

    袭欢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封延双眼微眯,微微侧头:“难道你想我亲自抱你?”

    袭欢听着,看着办公室已经有人探头探脑的往她这边看来,咬了咬牙,随手拿了办公桌上的初始方案,迅速从办公室里出去,跟在他的身后走了。

    走到总裁电梯旁边,封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袭欢神色不解的看他,他站在这里做什么?难道不打算上去了?

    “按电梯。”封延直接开口。

    袭欢愣了一下,随后开口反驳:“难道你自己没有手吗?”

    她又不是他的专属员工,他凭什么这样指使她?

    “你现在还没有正式接手袭氏之前,你就是我的员工,而我是你的老板!”封延语气凉凉的说又,带着一丝别人毋庸置疑的坚定。

    袭欢心不甘情不愿的伸手按着电梯,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

    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哪根神经搭错线了,从早上到现在都是阴阳怪气的,端着总裁的架子,他就是想让她难堪。

    电梯直直向上,透过身后的透明玻璃,可以看到景外的一切。

    袭欢盯着一层一层跳动的液晶显示,一层几乎一秒,总裁的专属电梯是特别设置过的,只会听从总裁的号召,别人按是没有用的。

    “你的方案都做好了吗?”封延看着一进入电梯之后,一直没有理他的袭欢,忍不住开口找了一个话题。

    “好了。”袭欢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

    “你中午没睡觉?”封延突然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清澈的双眼下,有了乌青。

    昨天晚上一定是没睡好,今天晚上又醒的这么早,她现在大概困晕了吧?

    都怪他,明明知道她现在怀孕了,都不懂得节制一下。

    “你个大总裁日理万机,难道连这些小事都要管吗?”袭欢终究是个不听话的,每次对上封延的时候,怼他似乎已经成了她的日常。

    “只要是你的事,我都管!”封延突然促她:“不要忘了你现在肚子里面怀了我的孩子,你要是再这么不会照顾自己的话,我不介意我时刻跟着你!”

    六愣了一下,突然没明白过来,它是什么意思?他现在真的还怀疑他是不是受了什么打击?所以思维有些不正常了。

    事实上,封延的确是受了不少的打击,不过却不是因为她,而是他的医生朋友。

    当袭欢在封延的办公室看到医生吴艺的时候,对于封延的反应,她好像有那么一丢丢的了解了。

    吴艺是一个心理科医生,他专门治心理疾病的,他有自己的心理咨询工作室,他毕业于剑桥大学,是个正宗的富二代,家里也是做医疗设备生意的,本来他应该上个商学院考个mba什么的,可是他偏偏任性,选修了心理学。

    然后他离开国内,在美国专攻心理学,一呆就呆了好几年,等拿到了心理学博士的学位之后,他才回国。

    他跟封延差不多大,他整个人比较内敛,脸上带着一副黑色边框眼镜,袭欢在第一时间看到他的时候,并没有认出来。

    封延今天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改变,便是跟他有过一场谈话内容。

    他刚刚是听到清风说袭欢在下面工作的太过拼命了,于是便中断了与吴艺之间的谈话,直接把她拉了上来。

    他简单的给他们两个人介绍之后,就把袭欢拉到他办公室里面的休息室里。

    “你现在先睡一会儿,等一下时间到了我就叫你。”

    袭欢愣了一下:“你叫我上来就是为了让我睡午觉?”

    她还以为他是直接让那个什么吴艺给她看病的。

    “不然你以为想做什么?还是说你需要我陪着你睡?”封延静静的凝望着她,一眼看去,他的双眼里还流露出丝丝打趣。

    袭欢心里一紧,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真是受不了他。

    不过她现在确实也很困了,眼皮更是重的不行,当下也没有再挣扎,直接爬上床上睡了过去。

    封延直接帮她盖好被子后,才轻手轻脚的走出去,体贴的把门关上。

    “啧……封延,你实在是太过操心了,她现在又不是小孩子了,又不是你从小宠到大的那个小姑娘了。”吴亦对于他一系列的动作,颇为不赞同。

    封延却毫不在乎的说:“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就算她现在在大了,在我眼里她也是一个小孩子。”

    “你这是在骗我呢?还是在骗你自己?”吴艺开口打趣:“就你们身上的这些痕迹,还小孩子?”

    封延不悦的瞪了他一眼:“你!”

    袭欢今天穿的是职业套装,白衬衫领子挡住了她脖子那上面的痕迹,如果不是走的太近的话,根本就看不到。

    “她身上……啧,有你这么想的吗?”他怎么可能会盯着他的老婆看?

    吴亦伸手指指他的手臂,还有他的脖子上。

    封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才发现他的手臂有指爪痕,还有脖子处竟然有一处吻痕。

    “昨天晚上你们一定是太过疯狂了。”吴艺端起茶几上的水喝了一杯。

    他可是学心理学的,对于周围的一切,都会情不自禁地打量,然后分析最后得出

    结论。

    封延听了之后,脸上不悦的神色,瞬间退去,倒也没有再说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