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一百五十三章去世
    “奇怪,他这种病根本就不是什么不治之症?为何她……”

    袭欢知道小丽的母亲得了病之后,特意上网查过有关的资料,也了解到她这种病并不是没有救的。

    “这种病在别人身上确实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可是病人的心态……”她的心已经死了,患上这种病的人,如果没有积极的心情,还不如先现在这样死了干脆。

    “妈妈……”病房里响起小丽悲伤的哭声。

    袭欢一封延对是一眼,随后再次把目光落在手里的身上,眼里写满了悲伤。

    小丽,从小就是在单亲家庭里面长大,没有什么亲朋好友,一个星期的时间都是袭欢和宋程颢帮她,等她母亲下葬之后,看着墓碑里新起的墓碑,墓碑里是她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

    袭欢不得不感叹,小丽的母亲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美人,虽然五官不是很精致,可是她脾气很好,性格很温柔。

    葬礼结束之后,袭欢回到小丽的房间看着空荡荡的房子里面全部都是她母亲的物品,她为了不让小丽看到一些东西触景生情,建议她把东西都收到一个房间里面去。

    “我……谢谢你经理,这段时间已经麻烦你很多了。”她母亲的死对她来说打击挺大的,整个人好像一下子就被染上了岁月的沧桑一样。

    袭欢本来就不是很会安慰人在他的面前又说了几句,让她不要那么伤心的话之后,便让宋程颢送她回了别墅。

    走出门口,刚刚进入电梯,小丽却打开门,站在门口,对着他们两个人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谢谢袭小姐和宋总。”他们帮她的实在是太多了。

    这一个星期以来,还好有他们陪着她,要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了,你赶紧去休息吧,要是还没有调整好的话,那你明天就先不要去上班了,到时候你直接跟李楠说一声就可以了。”

    小丽再次对他们说了一声谢谢,随后才关起家门。

    透过门缝看着他们两个人上了电梯之后,她又再次放声大哭。

    夜早已深沉,环城的高速路上,宋程颢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放在窗口上,神色有些隐晦不明。

    “人的生命实在是太脆弱了。”

    “是啊,这是真的,要谢谢你。”虽然小丽说谢谢她,可是她陪在他身她边的日子不是很多,一直都是宋程颢在操办着她的事。

    他除了第一次给她的感觉不好之外,其他的看起来他还是很靠谱的,而且他也很有商业头脑,虽然有时候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是这样的朋友真的值得了。

    现在再看着他,身上少了以前那种吊儿郎当的气息,多了几分成熟的男人的担当。

    “你干什么这样看我?难不成你喜欢上我了?”宋程颢淡笑一声,扭头直接看着她。

    袭欢迅速收回目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心中的想法也瞬间消失,从她的幻想当中抽出身来。

    “你还真是一点都不能夸!”袭欢笑了笑:“对了,其实我一直都很想问你为什么想要对付封延?你跟他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他们两个人自从达成协议之后,她一直没有开口问过他为什么会帮她,她可不相信他只是为了帮她而已,他们两个在那之前根本就不认识,他又怎么可能会为她着想呢?所以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跟封延之间一定是有什么过节。

    “不管我跟他之间有没有过节,我是不会害你的。”宋程颢淡淡的说了一句,眸色深沉了几分。

    “是吗?你这个样子,倒让我有些心慌慌的。”袭欢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

    “慌什么?难道我帮你的还不多吗?我要是想害你的话,我早害你了,干嘛要等那么久?”宋程颢瞪了她一眼,之后又说:“我倒是真的有些事情想跟你说一下,今天时间不早了,改天出来请你喝茶。”

    “听说你们公司附近开了一家茶楼,而且老板还是云南那边的,手里有很多的名茶,听说非常不错,我早就想去试一试了,可是我身边的那些公子哥一个一个的都是酒鬼,一听说要喝茶,全部不理我了。”

    袭欢忍不住笑了出声,他还是那么吊儿郎当哪里成熟了?

    “你又笑话我!你怎么这样呢?”说话间,别墅已经到了,袭欢下了车,看着宋程颢那张玩世不恭的脸,忧郁的心情,莫名的好转。

    “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早知道我就不走高速了,这样还可以跟你多呆一会儿。”宋程颢皱着眉头下车,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

    “这是我上次出差的时候给你带的,看看喜不喜欢。”袭欢接了过来,只看见是一块像石头一样的原石,可是惊奇的是它在路灯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

    “这是……”这东西一看就是价值不菲,她当然不可以收,想要退回去给他。

    可是宋程颢却直接别过脸,装作生气的说:“你要是不说,那你就是不把我当朋友,这又不是什么稀有的物品,我想弄这些玩意,一弄一大把的,你就当做留一个纪念吧。”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袭欢只好却之不恭了。

    “袭欢,我能抱一下你吗?”宋程颢突然张开双臂,皱着眉头看袭欢。

    袭欢愣了一下:“你怎么了?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脑袋抽风了?

    “我们不是朋友吗?”宋程颢伸着手,侧头看着她,他的眼里写满了真诚和眼底深处溢着一抹心痛。

    袭欢犹豫着,看着他此刻的模样,她心里一跳,他该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吧?可是心里又有另外一个声音说: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有事?

    就在她刚想拥抱一下他的时候,一道黑影就飞了过来,直接朝宋程颢袭了过去。

    “啊……”宋程颢吓了一跳,下意识惊叫出声。

    “我的女人也是你能抱的?”身后传来封延冰冷的声音,袭欢吓了一跳。

    扭头,就看到封延脸色冰冷的站在她的身边,瞬间的呆愣过后,便扭头看着宋程颢怀里的东西,竟然是一个毛茸茸的公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