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一百四十八章你在生气?
    不过他心里在想什么,袭欢并不知道,她只是在想着李楠发给她有关星期一的竞

    标方案。

    这几天她在医院并不是什么都没做,至少她把竞标方案已经仔细的看了一遍,找到了这次竞标方案的重点和优势。

    虽然这不是她的强项,可是她的口才不错,倒也不怕。

    一路沉默地回到别墅,清风看着他们两人,一个脸色阴沉,双眼紧紧盯着袭欢,一个镇定自若地翻着手中的文件。

    他对他们弯了弯腰,随后一溜烟跑开了。

    开玩笑,这个时候她再不走的话,那等一下他就会被烧糊了。

    看着远处的红灯,他突然有些羡慕清扬,他开车送美女回家,又那么知性大方……

    啧……他在想些什么?

    然而,他刚下到一楼,二楼就传出了动静。

    “袭欢,你还在生气?”封延一直沉默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来来回回的在他面前晃过的袭欢,她从头到尾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他的心是从未有过的慌乱,他无法掌控现在的局面,袭欢超出了他可以掌控的范围。

    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他硬着头皮开口打破沉默。

    可是袭欢却依然不理他,继续埋首于工作当中,工做的十分认真。

    此刻的袭欢微垂眼帘,只看得见她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闪烁着,洁白的脸庞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的柔和,她的五官越发的精致,微弯的嘴唇透着淡淡的粉色,轻轻的颤动着,就好像在说着什么一样。

    她的表情太过平静,以至于让人看不出她到底是不是在生气。

    不过她不说话,封延的心里真的很没底。

    以前,她偶尔会这么对他,她就算什么都不说,沉默着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是那个时候他只要哄她几句,她很快就好了。

    可是今天从医院到车上再到回到家里,他的心完全被堵住了,可是她仍然不打算理他。

    他很慌乱,他可以淡定自若的面对生意场上的突发状况,可是令人慌张的是,他没有办法掌握袭欢的情绪。

    “袭欢,我们谈一谈。”直到现在,他才发现,他好像根本就不了解她。

    以前只觉得她长的很美,而她对他又那么依赖,他下意识的照顾她,对她产生了感情,然后就想要跟她好好的在一起一辈子,那时候他确定她是喜欢他的,他也喜欢她,那么他们两个人就一定要在一起。

    于是他们结婚了,后来就算她不辞而别一走就是五年,他也无时无刻的不在想她。

    可是老夫人说,他必须让袭氏强大起来,不然的话,他没有办法安稳的跟袭欢在一起。

    封老爷子说,他必须得接手封家,因为他是封家唯一的继承人。

    为了她,所以他一一做到了。

    等他把袭氏做强的时候,稳住了他的地位,封家也掌控了一些在他的手里,他认为他可以护住袭欢了,所以把她逼了回来。

    可是她回来是回来了,却带回来了那样一个惊喜。

    “可以啊,你要怎么谈?”袭欢十分敷衍的回答并,没有把他的话放进心里。

    “袭欢!”封延有些无力的叫了一声,他可以拿外面的那些合作伙伴怎么样都可以,可是一回来面对袭欢的时候,他就好像变得不会说话一样。

    袭欢抬头与他对视一眼,见他久久没有反应,知道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便看了他一眼,随后继续低头。

    封延心口一滞,看着那道纤细的身影,就要往门口走去,他迅速打起精神向她走去,拉着她的手:“袭欢,我们坐下来慢慢谈,我听说你很喜欢喝白云山下的毛尖,所以我特意让人去带回来的,你尝一下。”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小抽屉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模样精致,上面还有一层金色的边框,看起来异常的优雅大气。

    袭欢双手抱胸,并没有过多的表情。

    他本来就喜欢喝毛尖,他竟然还用听说这个词。

    而且她也不缺茶喝,正如他所说,大把人送茶给她。

    付铭之前还送了她好几盒,所以封延的话,她并没有过多的好感。

    “那个视频我看了。”封延突然开口,袭欢身体一僵,手上拿着茶叶盒的手一僵,顿时停在那里。

    “那天在没有看到完整的视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肯定没碰她,是她太过得寸进尺了。”封延没有直呼其名,可是袭欢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他指的是谁?

    “现在事情都过去了,你还拿出来说做什么!”一说到那件事,袭欢就没有办法保持沉默。

    聪明如他,他立刻从她认真眉眼和不安的神情发现此事在她心目中肯定占有不安定的因素,他知道他做话题找对了。

    其实从袭欢受伤以来他,一直不知道她为什么生他的气。

    不过从这个小小的开场白,封延发现好像事情与他想的有些不一样。

    “所以你想说什么?”袭欢看着他皱着眉头不说话,瞬间失去了耐心。

    他都说了半天就因为这么小一件事,她想了想,觉得他根本就没说到什么重点,就算有那也是他一厢情愿,她咬牙站了起来,看了他一眼,抬脚就想走。

    “袭欢,你不要走,你是不是很介意她……”

    袭欢没有说话,可是双手却死死的拽着。

    原来是这样!

    封延冷硬的线条瞬间变得柔和了不少,伸手用力的握着她的手腕:“所以你才会生我的气?”

    袭欢咬了咬牙,双手慢慢的放松,随后用力的甩开他的手。

    好吧,是她高估了她在他心目中的位置,也高看了他的情商。

    他就是一个榆木脑袋,惹得她不开心了,他竟然还像一个没事人一样跑过来跟她说,她是不是在生他的气?

    还用问吗?难道房间里还有别人吗?这不是明摆的事吗?

    “之前你受伤的时候就拍到了那些东西,我一定要把它消除掉,不然的话会对你造成影响。”眼看着袭欢又要走,他迅速挡在她的面前,紧张的开口,此刻两人隔着一步之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