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一百一十二章秘密
    他们两人都没有理会林兮然,而她就像没有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招了招手,然后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就朝他们走了过来。

    那个老人不服满,头发花白,边走边看,身上穿着普通的衣衫,袭欢看到那个老人,眼里闪过疑惑。

    “他是谁?”袭欢一脸不解的扭头问封延。

    “抱歉,欢姐姐,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希望你可以回避一下。”林兮然朝她优雅的笑了笑,直接开口赶人。

    “你!”袭欢咬了咬唇,这个该死的女人总是有办法让人嫌。

    “延哥哥,你如果不介意欢姐姐在场的话,那我劝劝李大叔,也许他心情好了就会说出来了。”林兮然跟没事人似的,神情得意。

    “啧,谁想听你们之间的事。”袭欢清冷的双眼扫过封延脸上看不清的表情,主动转身离开。

    她现在不走,难道真的等他开口赶她吗?

    “袭欢……”封延沉默了许久,在心里衡量了一下利弊之后,最终还是决定让袭欢听此事,毕竟让她听听也没有什么坏处,至少这样她就不会一直纠结他跟林兮然之间的关系。

    不过他叫的晚了,此时的袭欢已经离他好大一段距离。

    “延哥哥,李大叔很忙的,他还要回去看她的孙子呢,你要是有问题就赶紧问,不然他可要走了。”林兮然似乎很着急的催促封延。

    其实她是怕封延想到刚刚她对袭欢说话的语气,会觉得是她故意逼走她的。

    她心里确实是这么打算的,也这么做了,不过她并不打算承认。

    封延深沉的目光看着林兮然口里的李大叔,他已经老成这个样子,还能记得起以前的事吗?

    “李大叔。”封延冷沉的声音响起。

    李大叔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抬头看他朝他点了点头,嘴唇紧紧的抿着,也不开口回话。

    “十八年前的事你还记得吗?”封延看着眼前的老人,越发觉得他不靠谱。。

    之前林兮然说的是一个中年男人,那个男人当初是他父亲的助理,他知道那场车祸的内慕,可是人是到了,结果却换了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怎么想都觉得不靠谱。

    “你说什么?”

    “李大叔!”林兮然也紧张起来。

    她为了调查封延以前的那些陈年往事,可是费了好大功夫的,现在好不容易找到这条线索,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之前的那个人答应要过来的人,现在一直说着赶飞机,结果到现在还没来,竟换成了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他现在连路都走不好,耳朵又不好使,不要说封延了,就连她都不相信他的话。

    “送你大叔回去吧。”封延脸色一沉,转身离开。

    事情都这样了,还等什么?

    “延哥哥,要不然你再等一下吧,他现在已经上飞机了,应该很快就来了。”林兮然哪里肯甘心啊?

    现在他们俩人的关系不是很好,对于她来说就是最好的机会,只要十八年前的事情被证实,那么他们两个人之间就彻底完了。

    想着想着,林兮然忍不住激动起来。

    不过封延很明显不想再跟她继续耽搁下去,他直接朝着袭欢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延哥哥!”林兮然看着头也不回的封延,跺了跺脚,扭头看着满头白发的李大叔,咬了咬牙:“把他送回去吧。”

    “这……送哪?”司机一脸懵逼。

    “从哪来就送哪去。”林兮然不说的皱眉。

    都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办事的,为了这件事,她花了不少钱,可是到现在都没有一个结果。

    想了想,直接拿出手机,看着与那人的聊天记录,林兮然忍不住在想,难道是她给的钱少了吗?所以那个人才会临时改变了主意?

    算了,只要可以弄清楚当年的事,就算花再多的钱也值得。

    她在上面编辑了一条信息,随后按了发送键。

    篝火晚会现场,袭欢一个人坐在帐篷里喝着果汁,眼睛盯着某一处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嘿,袭欢我终于找到你了,原来你躲在这里啊。”欧文一直在舞池边转了几圈,他就是一个人都不邀请,直到看到袭欢出现,他马上走了上去。

    袭欢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金发碧眼的男人,原本有些阴郁的心情,看到美男瞬间转移了注意力。

    “这位美丽的小姐可以邀请你跳个舞吗?”欧文笑着向她伸出手。

    袭欢看着他俊美的五官,身上倒影着黄金的火光,把他整个人衬托的越加俊美。

    袭欢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朝他伸出了手。

    起身的时候,她因为坐的太久,双腿有些酥麻,随着欧文起身的时候,她脚下一软,身体一歪。

    欧文眼疾手快的伸手抱住了她的的腰。

    手上传来的触感让欧文心神荡漾,他碧蓝的眼睛含着深情,两个人的脚步缓缓随着音乐跳动起来。

    袭欢抬头,悦耳的音乐在耳边回响,配合着轻快的舞步,她尽情发泄着心里的不快。

    她喜欢这种快意淋漓的感觉,没有任何约束,只有疯狂。

    把情绪发泄出来的袭欢,感到浑身疲惫,她伸手扯住欧文的衬衣,摇了摇头。

    他中午喝的酒还没有完全的褪去,只是隐隐的有些头疼,她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许是因为转的久了,此刻竟有些头晕目眩。

    欧文直接把她搂入怀中,让她的头靠在他的胸膛,他的双手扶着她的腰,这柔和的触感让他沉迷。

    他见过很多女人,他出生在浪漫的法国之都巴黎,那里的酒吧街头有很多女人没,她们可以用遮羞布,随便的勾勾她们,就可以吧她们勾入怀中,虽然不一定可以马上片上酒店,可是软香在怀,可以占尽便宜。

    不过那些女人都跟他怀里的这个女人不一样,他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这么的心神向往过。

    一旦抱住了这个女人,就有一种永远是把她留在身边的感觉,而不是那种短暂的灿烂。

    欧文的眼睛闪过一丝迷离,最后被坚定占据。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