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九十七章质问
    她知道她这次瞒不过去了,因此她双手捂着脸,从指缝间悄然看到了贼头贼脑靠在门外的张三,他身边全是穿着黑色衣服的保镖,那些人不是袭欢的保镖,就是封延的。

    张三果然在他们手里了,所以他们才可以通过他找到她发给他命令的手机,也因此才会找到她的身上。

    而且袭欢实在是太过狡猾了,还当着封延面给她打电话,现在只要张三进来指责她一番,封延就会马上知道她的所作所为。

    虽然那些事确实是她指使的,是她花钱买通了张三,让她找机会对老夫人出手的,可是她不能让她们把所有的脏水都泼到她的身上,她还留了一手,她还可以再挣扎。

    所以在她衡量了一下利弊之后,她就哭着把所谓的真相说了出来。

    张三伤害了老姨的事,她承认。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要不是老夫人,我也不会变成孤儿!”林兮然突然指着袭欢手,一下子变得尖锐起来。

    表面上林兮然承认了张三说的事情,她是想害老夫人,可是她却反驳她没有让张三下杀手,只不过是让她昏迷一段时间。

    间接性的说,也就是她还没想好要不要报仇。

    反过来说,就老夫人是害得他们家破人亡的人。

    可是具体是因为什么事,林兮然却没顾得上说,因为她一直哭,哭着声音都哑了,甚至更是瑟瑟发抖。

    袭欢冷眼看着,林兮然会演戏的事,她早就知道了,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演的这么好。

    明明老夫人是受害者,却莫名其妙的被她雇人伤害了,而他现在竟然还在这里装傻充愣,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受害者。

    “你也够了吧?”听她哭了足足有半个小时,又看了一眼时间,离奶奶清醒的时间不远了,她没有心情在这里看她演戏。

    “我……是我对不起你,黄欢姐姐,你也是无辜的,我这样跟当年的老夫人有什么区别,我也跟她一样,伤害了无辜的人,你们……报警吧。”袭欢抽噎着,趴在被子上哭着伤心。

    口里说着让她们报警,可整个人都赖在病床上,一看就是演的。

    袭欢坚决不信,冷笑一声:“张宇,听到没有,既然林小姐有这样的觉悟,还不报警?”

    张宇一听,果然拿出手机就想拨电话。

    “等等,袭欢。”封延拉手拉着袭欢的手,沉生声说:“兮然毕竟是公众人物,如果就这样报警的话,这件事被爆出来,那她这一辈子就完了。”

    袭欢冷笑,红唇勾起,眼里挂着浓浓的讽刺:。

    “是啊,难道因为她是公众人物干了坏事我就不可以报警吗?那我奶奶就活该被她雇人推下楼梯摔伤中风吗?如果医生没能治好我奶奶,她这次没有办法清醒过来,她是不是犯了故意杀人罪,我也要因为她是公众人物而放她一马?”

    袭欢的声音里充满了悲凉,在场的人都听得出来,不只是张宇,就连站在门外的许嫣和管家都是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封延。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你可知道我刚回国内时,我为什么会突然出车祸?你知不知道她是为什么会终身不孕?你可又知道曾经在我车里动手脚的人是谁?你可知道果果是因谁而死?”她一声一声,势如破竹。

    封延听着连连后退,瞳孔睁大,林兮然听着,哭声停止,直愣愣的看着袭欢。

    随着她话音的落下,病房瞬间陷入一片寂静当中。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呆愣过后,封延很快回神,听着她一声一声的质问,心里瞬间有不好的预感。

    “欢姐姐……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以为这些事都是我做的吗?”林兮然听到封延的声音之后,也迅速回神,浑身冰冷的厉害,心更是突突跳着。

    她怎么会知道,难道她查出来了吗?不……一定没有。

    “你还要我说的更清楚一点吗?林兮然,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那么歹毒,当初出车祸的时候,你为了嫁祸于我,不惜用肚子里面的孩子做代价,却没想到作茧自缚弄了一个终身不育的后果!”

    “你没有证据的事,就不要乱说!”林兮然眼神闪烁着,还欲挣扎:“延哥哥……那是我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会那么狠心?”

    “你又岂止对自己的孩子狠心,你就连别的人的孩子你都敢杀,林兮然,你真是恶毒的让人心寒,这手机里,有当时我出车祸的视频,还有你是怎么派人去杀果果的资料,你现在满身罪孽,你还有什么可说?”

    袭欢抬头,看着浑身冰冷的封延:“你呢,直到现在你还想保她吗?抛开其他事情不说,她做的所有事里,随便一件她就已经可以在监狱里面呆上一辈子了,想护她到什么时候?”

    封延震惊过后,脸色恢复了平静,他扭头看着林兮然:“她说的是真的吗?”

    “我……延哥哥……”

    “说实话!”封延声音凌厉,神情如冰。

    他怎么也没想到在他面前那么乖巧听话的一个女孩,竟然会这么恶毒不把人命当一回事,还背着她做了那么多事,

    在场的众人听到袭欢的话之后,纷纷震惊地瞪大眼睛,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柔弱无助的女人,竟然那么恶毒,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

    “呜……”在封延的迫视下,林兮然只能不停的哭。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没有证据吗?到时候我把这些证据交给警方,让他们顺藤摸瓜查下去,自然所有的事情都水落石出。”袭欢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不带丝毫情绪。

    林兮然听着拼命摇头,眼中的泪珠不断的滑下。

    “袭欢,你冷静一下。”封延震惊过后,便沉着了下来。

    很明显现在正处于极端愤怒的袭欢,是完全体会不到他心里的无奈和顾忌。

    他把心里所有的震惊压下,伸手扣着她的手腕:“你先出来,我有事跟你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