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九十六章垂死挣扎
    “我……我只不过是一片好心,毕竟我……我知道欢姐姐讨厌我,不想见到我,可是没想到你竟然还愿意来看我,这说明欢姐姐的心里并不是真的讨厌我的,那我就放心了,既然欢姐姐一片好心来看我,我总得招呼一下。”林兮然真诚的说。

    要不是知道林兮然是一个怎样的人,凭着她现在这副模样,她还真是会相信她。

    林兮然叽叽喳喳的说了半天,却发现没有一个人接她的话,她瞬间有些表演不下去,可是联想到楼上的情况,现在他们都在这里,那守在上面的人肯定就少,现在正是一个动手的好时机。

    她一定得抓紧时间。

    她动了动嘴皮子,刚想说些什么,可是袭欢却没有耐心了,她冷冷看她一眼,随后扭头看着张宇:“可以开始了。”

    林兮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只见张宇拿出手机在手里比划了一下,然后一按,接着她贴身的口袋响起了一阵震动。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林兮然的手机铃声是她曾经为一个广告商做的单曲,可是她并不适合做一个歌手,所以出来的歌曲并不好听,也没有人来找她签约,后来就断了这个念想,一心扎在模特的路上。

    可是没想到事隔那么久,竟然还能再听到那首歌。

    “林兮然,你还有什么可说?”袭欢跨步向前,盯着她看。

    她还真是费尽心思,就连住院也要化妆。

    “欢姐姐,你在说什么,怎么我听不懂?”林兮然悄悄按了挂断键,她的手机里铃声倒是不响了,可是张宇的手机却提示着:“对不起,您拨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对不起……”

    在袭欢指示下,张宇又不好把手机挂断,那道机械性的女生便不停的重复,直到封延不耐烦的皱眉:“袭欢,你到底想说什么?”

    “就是啊,欢姐姐,就算我唱歌不好听,可是你也不用这样侮辱我吧?”林兮然可真是一朵高级白莲,但凡让她有一点点的机会,她都可以趁机占据主动。

    眼看着她如果再沉默下去,封延的心里大概会真的认同林兮然所说的,她就是故意拿她唱的不好听的事来侮辱她。

    “刚开始我不知道你还有另外一台手机,而且设的手机铃声还是你自己唱的歌,我以为你是喜欢黄家驹的歌,毕竟你的封延哥哥曾经很喜欢他。”说是到了关键时刻,袭欢偏偏不愿意把所有的事情一下子挑明。

    她看着林兮然眼中流露出来的紧张和慌乱,神色一点一点变冷。

    林兮然现在的心确实乏乱不已,她没想到他们竟然找到了这个电话号码,那是不是说明张三已经落到了他们手上?

    如果他的嘴巴不收紧,那是不是意味着她做的那些事全部落入了他们的耳里?所以今天是有备而来?找她算账的?

    袭欢藏在被子里的双手紧握成拳,心乱如麻,她下意识的看封延。

    只见他英俊的脸上五官深邃,棱角分明,薄唇紧抿,此刻正一脸不悦地看着袭欢。

    她心里一亮,她现在只剩下封延可以依靠了,面对袭欢,她从来都没有胜算,只要延哥哥愿意站在她这边,那她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她咬着双唇,声音发抖,一副很害怕袭欢的模样。

    “我……如果欢姐姐不喜欢我放自己的歌做铃声,那我就换别人的,以后也不会当着你的面放我的歌。”林兮然声音很低,语气轻柔,脸上轻轻抖抖动的睫毛,都诉说着她现在对袭欢的害怕。

    “兮然,你这是干什么?你又没做错,为什么要怕她?”封延知道林兮然跟袭欢一向不对盘,可是看她这样欺负她,不由得冷着脸看了她一眼。

    袭欢冷哼一声,静静的看着他们表演。

    本来她想着差不多了,也是时候揭露真相了,可是没想到,林兮然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顽固了,明明知道她手中已经握了她坏事做尽的证据,可是她竟然还在做着垂死挣扎,都这种时候了却还想把她和封延拉下水。

    难道她以为封延今天还能护得着她?

    袭欢眼神如刀,她敢保证,如果现在封延现在再护着林兮然,那她马上跟他离婚,其他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说。

    封延自然也不傻,看到林兮然跟平常不一样的可怜模样之后,再看着一脸冷然的袭欢,他心中警铃大作,她们两人好像有些不寻常。

    他不可以再凭着眼睛就断定袭欢对林兮然不利,而且现在的袭欢看上去很平静,其实她的双眼翻滚着骇浪。

    这让他心惊不已。

    袭欢为人一向低调,很少表现出她对一个人的讨厌或者愤怒。

    “袭欢,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要瞒我。”封延向前一步,双眼盯着袭欢,声音低沉。

    听着,袭欢紧绷的弦一松,整个人放松了不少。

    “封少,我劝你最好还是问问林小姐,有些事情还是她自己说比较好。”张宇在一边冷冷的看着封延的表现。

    看他一开始连问句都不问,就只凭借着林兮然装可怜装柔弱的模样,就要定袭欢的错,不要说袭欢会生气了,就连他这个局外人看着都满身愤怒。

    之前早就听说过总裁偏心林兮然,可是没想到他竟然会偏心到这种地步,也难怪小姐每次提到他,都会那么不高兴,如果换作了别人,被莫名其妙的怀疑做了不是她做的事,恐怕早就不高兴了。

    封延眼光微冷,淡淡的看了一眼张宇,随后转头看着林兮然,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冷冽:“兮然,你最好如实告诉我,不要瞒我,不然的话,不然的话要是我自己查出来,我绝对不会对你客气,从今以后你也别想我再相信你!”

    “我……延哥哥……我错了……”林兮然毫无预兆的哭了起来:“我是被逼的,是张三……是他动的手,我……跟我没关系,我……他。”林兮然一边说着,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老夫人的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