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九十四章不忍破坏
    “袭欢,你怎么跟他谈都可以,可是……你们不可以跟我们现在这样。”封延说着,张嘴含住了她耳珠。

    “啊……”袭欢身体一僵,整个人跌落在沙发,双眼不知所措的看着封延的脸。

    他这么一个男人,皮肤竟然这么好,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皮肤竟然没有毛孔……啧……

    袭欢在心底鄙视了一下自己,她在想些什么?

    刚刚他可是欺负她了,她不仅没有生气,竟然还在这里想他皮肤的事情,她是不是脑子坏了?

    “袭欢!”封延原本只是想逗弄一下她,谁让她老是不听话?

    跟那个法国人谈完生意就行了,可是他听说他们既握手又拥抱,而且法国人看她的眼神特别不对劲。

    这个女人是他的,他辛辛苦苦守了十多年,他们现在已经结婚了,那她这辈子就注定是他的人,他怎么可以容忍别人惦记着呢?

    总之不管袭欢是怎么想的,他都得把那些对她有想法的男人隔绝开来。

    心里想的多了,他的身体越发的不受控制,嘴唇慢慢从她的耳朵移到她的双唇,四唇相贴,柔软的触感,让彼此叹息一声。

    “唔……”袭欢轻轻的叹息一声,很久之后才回神,她整个人已经趴在他的怀里,双手还情不自禁地搭在他的脖子上。

    她有些不悦的皱眉,用力的挣脱开他的唇,强迫自己结束了这个让她无法控制的吻。

    “袭欢……看看你的反应,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你不要否认……”封延点双手搂着他的腰,在她身上游移。

    袭欢吓得抖了抖身体,用最快的速度想要离开他的怀抱,可是她并没有成功,甚至被封延知道了她的想法,直接扣着她的腰,然后把她整个人紧紧的抱在怀里,就像小时候父亲抱着女儿那样。

    “你放开我!”袭欢的脸已经红成了一片清澈的双眼,隐隐带着不安。

    他们这样的姿势,让她想起小时候。

    那时候她还小,很不懂事,封延已经十八岁了。

    仗着封延对她好,纵容她,便会任性,每天见到他就要他抱,有时候出去玩也是这样。

    而封延也总是一言不发的就满足她的愿望。

    刚开始的时候还没事,可是后来有一次爬山,她爬不动了,又要封延背,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背了她。

    回去之后,她才从奶奶那里知道,因为之前抱她,他的手脱臼了,爬山的时候又又因为用力过猛,伤到同一个地方。

    奶奶骂她不懂事,批评了她,当时的她十分任性,不仅觉得自己没有错,反而还生他的气,觉得他明明抱不起她,却还要逞强,害她被奶奶骂。

    这件事情随着时间就慢慢过去了,后来她就再也没有让他背,就算有时候真的很累,她也咬牙忍着,实在忍不住就让老管家背,有时候管家没有跟去,张宇会主动要求背,可是每次都没有成功,每次在背她的时候都会出现一点意外。

    后来慢慢的他们长大了,就再也没有那种时候,而现在他竟然又以这样的姿势抱她,她眼眶一热,下意识看他手腕。

    还记得当时背她下山的时候,他因为力气不足摔了一跤,为了不让她摔伤,他的手腕被石头划伤了。

    从那时候起,他的手上就烙上了一条疤。

    “你的手……”袭欢竟然没有看到他手上的疤痕,她低头找,还在手表带上看到那道疤痕,疤痕不深,可是很长,带上手表的时候就刚好遮住。

    “疤痕还在,我对你的心也从来没有变过,袭欢。”封延贴在她的耳边小声的说。

    “你说什么?”袭欢因为想事情想的太过入神,而他的声音又小,她一时之间竟没听清。

    “没说什么,你只要乖乖的听话,奶奶醒过来之后,公司就还是你的。”封延轻轻地吻了她一下。

    袭欢也想乖乖听话,可是她做不到,因为他跟林兮然之间的那些事,她一件都忘不了。

    瞬间两人都没有说话,空气寂静了下来。

    封延喜欢安静下来的她,这时的她就像一只慵懒的小猫一样,乖乖的躺在他的胸膛,不会对他发脾气,也不会指责他,更不会不相信他。

    两人就这样和谐的相处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直到一阵突匹的手机铃声响起。

    “小姐。”袭欢刚接起电话,就听到张宇着急的声音:“张三已经抓到了,你现在要过来审问吗?”

    “你把他带过来,我在中立医院等你。”袭欢迅速推开封延,从他怀里出来,站直了身体,把身上凌乱的衣服和头发整理了一番。

    然后看着封延,眼神渐渐冷了下去。

    “我还有事,你晚一点再过来看奶奶。”封延心里一阵阴郁,他看得出袭欢并不想让他知道她在做什么。

    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想到他们刚刚抱在一起的那种温暖,他有些不想破坏气氛,强迫自己站起身来离开这里。

    袭欢看着他离开,大口大口喘着气,缓缓平复了自己的内心。

    十分钟之后,张宇他们就把人带来了医院。

    此时,他们正在vip病房的家属招待室里。

    “张三,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你别想着跑,你也跑不掉,而且这一次你要是再跑的话,我敢保证我马上报警。”袭欢看着一身脏兮兮的张三,眉头皱成川字。

    她现在只想赶紧弄清楚奶奶生病的事,更没有心情陪他在这里玩。

    “我……你放心,我这次绝对不会再跑了。”张三吓的抖了抖身体,这个时候的他好像比之前更加颓废了。

    袭欢一脸厌恶的瞪他一眼,这样的人跟废物真的没有区别,要不是想知道老夫人这件事是谁在幕后指使,她真的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他刚刚在地下钱庄赌钱,欠了一百万的赌债,刚刚要不是我们的人找到他,估计他都被人打死在巷子里了,他现在巴不得跟在我们身边。”张宇对于这个所谓的堂兄一点好印象都没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