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八十三章含沙射影
    袭欢的眼皮跳了跳,他指的不就是林兮然吗?

    他这含沙射影的说林兮然有事没事干涉他们夫妻的事情,暗指封延有眼无珠,看不清事实。

    “袭欢,你告诉我,你的心里到底想些什么?”封延看都不看宋程颢一眼,直接扣着她的手腕:“你是我的妻子,你有什么不能跟我说的,非要跟一个外人说?”

    他明明是她的法定丈夫,而他的妻子竟然不相信他,而他旁边的这个男人她才认识不过几个月,就对他如此信任。

    她突然感到悲哀,同时也在反省他到底是哪里没有做好,以至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甚至已经到了一见面就吵架的地步。

    每次看着他的时候,他都有千言万语,可是……

    “封延,你少在我面前假惺惺,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追到我家里来做什么,你也没必要装,我是绝对不会上你的当的,更不会听你的话。”袭欢趁他不注意把手抽回,接着,往后退了两步,冷眼看他。

    封延瞳孔一缩,眼睁睁的看着她要远离他。

    看着她一脸防备的目光,他的心隐隐作痛:“你以为我想做什么?”

    “你来不就是想指使我和侮辱我,然后让你的小情人高兴的吗?我告诉你,这绝对不可能,就算在法庭上见我也不会害怕”袭欢冷冷的开口。

    她实在没办法控制自己,一看到他,她就想到那天他在医院对她说过的那些话。

    当时她真的是恨透他了,他竟然让她去给那个女人道歉?

    她就算跟全世界的人道歉,也都不会跟林兮然道歉的,也绝对不会向那个女人屈服。

    她抢走了她心爱的男人,现在竟然还想践踏她的自尊?简直是痴人说梦!

    “袭欢,你以为是儿戏吗?你知不知道上了法庭会对你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封延目光深沉的盯着她。

    她穿着一身休闲服,她仍然还是那么美丽,那么让人着迷,可是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他们两人的感情已经变质了?

    他自问他爱的人只有她一个,也从来没有想过他们的生命中还会出现别的女人跟男人,可事实上,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实在是出现了太多的问题。

    她身边有几个对她心怀不轨的男人虎视眈眈的盯着她,而他的身边有一个一反往常的林兮然,也许他是应该做些什么了。

    可是不管他怎么处理他跟林兮然的事,袭欢动手这个是事实,这个歉她必须道。

    就算她是袭家千金,也不可以那么娇蛮任性。

    “这里是我的家,我不欢迎你,你马上给我搬出去!”在出院的时候,她就已经想清楚了,如果他回来的时候,还敢跟她提这个要求,那她就赶他出去,这也就说明他们过不下去了。

    这世上根本就找不到一个男人像他这样的,就算心疼他的那个情人,他也不用这么踩踏她的自尊吧!

    而更可笑的是在他做这一切的时候,她竟然还给自己心理催眠,说他这么做是为了她好。

    呵呵,她突然觉得他真是好笑。

    袭欢精致的脸上挂着寒霜,整个人站在那里像一坐雕像,让人忍不住多看她几眼。

    宋程颢原本早就想走了,可是眼下这种情况,似乎他们两人之间的架一时半会吵不完了,当下忍不住开口劝道:“封少,其实有一句话我一直忍了很久了,为什么你认定欢欢把那个女人推下去?难道就没有可能是那个女人故意摔下去的吗?”

    “你滚!”封延伸手指着门口,怒说出声。

    他们夫妻之间的事,不需要外人插手。

    “这里是我家,他在我家做客,关你什么事。”袭欢直接开口,胸膛起伏不停。

    封延忍着心里的怒火,伸手扣着她的手腕,低说出声:“难不成你一定要弄得人尽皆知?”

    难道她说一句软话不可以吗?为什么非得这样跟他对着干?

    袭欢直接别过脸,手腕上的痛一阵比一阵重,可是她的心早就已经麻木了,身上再痛也抵不过心里的痛。

    “封延,我说了,让你离开这里,我已经帮你预约了,搬家公司他们很快就到了。”

    “袭欢!”封延听着她的话,心里除了愤怒之外,还有一阵无力感,看她一脸寒意的模样,他意识到她这次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生气。

    “铃铃……”正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袭欢伸手指着门口:“看吧,现在搬家公司来了,你赶紧走!省的到时候弄的大家都难看。”刚刚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她就偷偷发了条信息给搬家公司的电话。

    “袭欢!你竟然敢!”封延咬牙出声,心沉沉痛起。

    “啧……有些人不单只眼睛不好,就连耳朵也不灵。”宋程颢凉凉的说着风凉话。

    “封延,我不介意再重复一遍,你现在马上给我走,虽然现在我没有办法把你赶出袭氏,可是这里是我家,你要是赖在这里不走,我马上报警。”不要以为只有林兮然会用这些手段,她也会!

    原本她想着慢慢在他面前拆穿林兮然的真面目,可是现在,她真的是被他们气的不行了。

    封延松开了扣着她手腕的手,紧紧握起,手上的青筋突突的跳着,生气的并不单指袭欢一个人,他现在也很生气。

    今天的她实在是太放肆了,从前她再怎么生气也不会做出像今天这么过分的事。

    他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沉问出声:“袭欢,我再问你一次,你是不是真的不肯道歉?哪怕是你错了,你也不愿意?”

    袭欢一听,怒气更盛:“封延,你什么意思?你不就是不相信我吗?我已经告诉过你很多遍了,我根本就没有推她,是她想陷害我,然后买通记者偷拍我跟他们的照片,故意黑我,我听了很生气,才动手打的她,可是我并没有推她下楼。”

    她很清楚她那一巴掌到底用了多少力度,就算把她的脸打肿了,也不可能导致她摔下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