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八十二章知足
    “林小姐,这些药你不吃的话,那你身上的疤就不能好。”护工小声的开口。

    她的后背在摔下楼梯的时候摔伤了,上面留下了一块痕迹,如果是平常人的话,倒没什么关系,可是她是模特,要穿的内衣走秀的身上的皮肤必须完美无瑕,否则的话会直接影响到她的事业。

    “我说了不吃,你走开!”林兮然已经在病房里等了封延一个多小时,可平时这个时候应该陪在这里的人却没来,她的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忍住,发泄在护工身上。

    原本在一边看合同的杨曼青,听到她发脾气,把手里的合同放下:“兮然,怎么啦?”“我……没事,就是心情有些不好。”林兮然没办法说出她因为等不到封延而发脾气。

    虽然她爱他爱到骨子里去,可是她却不愿意让别人一眼就看出她对他过于超前的依恋。

    杨曼青眯着眼睛看了她许久,随后语重心长的说:“封少毕竟是袭氏的总裁,他不可能每天都有时间陪你的,你必须学会接受。”

    林兮然因为有封延的支持不用接受任何的潜规则,也不用为了接下代言和争取走秀的机会作任何的牺牲,更不用委屈自己,应付各种各样的场景,这样的她已经很好了。

    “兮然,有时候做人要懂得知足。”

    林兮然愣了一下:“难道我不知足吗?”

    她能有现在的身份地位,她一直觉得她是幸运的,也是怀着感恩的心看着一切,可是为什么杨曼青说她不知足?

    杨曼轻叹了一口气,意有所指:“我知道你喜欢封少,可是那仅仅是你喜欢而已,你跟他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以前你还年轻,我本来不打算跟你说这些,可是现在你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小心一不小心引火烧身,毁了自己的前途。”

    临城有很多模特,林兮然的身材,长相,气质,学历总的来说也不是没有任何的优势,可是,单凭个人拿出来的条件,其实没有任何的可比性,她的走红和崛起完全是因为封延在她的背后撑腰。

    可是封延的身后是谁?是袭氏集团。

    现在林兮然居然想要跟袭氏集团的小姐叫板,还想要抢她的男人,就算杨曼青一向夸她有野心,可是也不得不往她的身上泼冷水。

    毁了袭欢,她也许并没有像她想象中的得到的那么多。

    她作为一个局外人,她很清楚封延对林兮然没有那种男女之情,他对她只是单纯的哥哥对妹妹的那种疼爱,与爱情无关。

    “曼青姐……本来我以为我们是同一种人,可是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看我,我到底哪里不如她?难道就因为我的身份没有她高贵?没有像她一样出生在大户人家,所以我就该眼睁睁的看着我心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吗?”

    “我追求自己的幸福,我有什么错?”林兮然一脸激动的说,双眼含着泪花。

    “你想爱任何人都没有错,可是你不该这么自私,爱情应该是两情相悦的,你有没有问过他,他爱不爱你?”

    “这些不重要,他不爱我没关系,重要的是我爱他。”林兮然疯狂的咆哮。

    一直站在门口徘徊的清风,听到病房里面两个女人的谈话,直接转身离开了。

    他实在是看不出来林兮然平时那么温顺乖巧,竟然也有那么疯狂的一面。

    清风来了一会就走了,房间里面的人仍然在发泄着他们的情绪,根本就不知道曾经有人来过。

    他没有完成封延交代的任务,可是他没办法,只能赶着回去封延复命。

    而封延此刻刚刚回到老宅,而袭欢正跟宋程颢悠哉悠哉的在客厅里看杂志。

    “这条项链好不好看?”宋程颢至尊时尚杂志上的一条项链说。

    袭欢扫了一眼,摇了摇头:“项链一般,不过带着它的人长得不错,要不要把她捧红?”

    听袭欢这么说,宋程颢当真认真的看了一眼那个模特:“啧……身材不错,还是一个混血儿,我要是真捧她的话,明年我一定把她捧起来。”

    袭欢张了张唇,还没回话,手突然被人一扯,身体往后退了一步,抬头就看到封延脸色阴沉的站在身边:“封延!你是不是疯了?”

    他神经病吧,一回来又发什么疯?

    封延在门口看到他们两个人坐的位置,看到他们两个坐的靠的那么近,他二话不说,直接走过去把她扯到身后。

    封延扣着她的手婉,言语冰冷:“你看看你现在在干什么!”

    身上有伤不在医院好好修养,竟然私自出院,还在家里跟宋程颢在一起,两人还靠的那么近。

    找不到她的时候,他都快着急死了,可是他没想到回家竟然会被他看到这一幕。

    他担心她的身体,而她竟然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谈天说地,只要一想到刚刚那个画面,他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袭欢冷眼看他,她明明跟宋程颢就没有什么,可是他一回来就对她生气,这点让她十分不爽,再想到之前他竟然让她跟林兮然道歉,心里就更加愤怒,脾气也跟着上来。

    她抬了抬下巴,神情高傲:“我干什么都跟你没什么关系!”

    “袭欢,有本事你就再说一遍!”封延冷然开口,他的威严再一次被袭欢挑战了,他锐利的眼睛就像含着冰霜一样,直直看着站在一边围观的宋程颢。

    宋程颢心头一震,赶紧找个借口开溜:“我……我突然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与他多次交过手之后,他知道封延并不是好惹的,现在更不是招惹他的时候,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难不成你怕他!”袭欢瞪着宋程颢。

    平时他不是主意很多吗?背着封延的时候,那鬼主意简直是一箩筐一箩筐的,为什么一见着他的面,他就认怂了?

    宋程颢笑了笑:“这毕竟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我一个外人,不像某人那么脸皮厚,怎么好意思在这里围观?”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