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七十九章失望
    等到他们慢慢长大的时候,他们给孤儿院捐的东西越来越多,可是来看他们的时间越来越少,那时候她仿佛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直到有一天她从院长那里知道封延要出国留学了,而她却得到了他的支持,他会资助她上大学,给她一片美好的未来。

    直到后来她被现在的养父养母接了回去,可是她的养父母只是把她当成赚钱的工具,当他们知道她跟封延的关系时,就变着法子的讨好她,目的就是为了过上好生活。

    而她也利用了这一层身份关系,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更好,封延也没有食言,他果然供她上大学。

    从上大学的时候,她就再也没有用过她养父母的一分钱,甚至也有意跟他们保持距离,她讨厌他们那副嘴脸,所以大学期间被封延利用关系推荐她到一家平面模特经纪公司,她就开始了她的模特生涯,赚了钱就搬出了养父母的家。

    直到她大学毕业,在成功接管袭氏企业的封延资助下,她的人生就像开了挂一样,一路走红,成为了临城的第一嫩模。

    这样想来,她最应该感谢的是封延,是他一直让她坚持走到今天,她那么努力就是为了能够离他近一点,可是她现在明明已经站在顶峰了,确实也跟他拉近了距离,可是他们中间却隔了一个袭欢。

    那个含着金钥匙出世的女人。

    她有钱有貌还有封延,不过那又怎样?她根本就不爱他,她还跟别的男人搞暧昧,既然这样,那她干脆就成全了她婚内出轨。

    原本这一切都计划的好好的,袭欢出轨了,像封延那么高傲的男人,一定不会忍下来,一定会跟她离婚。

    她甚至已经想好了在他们离婚之后,她怎么一步一步的表白。

    她以为这个藏了十多年的美梦,终于快要实现了。

    可是……她没想到封延竟然把这顶绿帽子带了。

    她不甘心,她恨,凭什么天之骄子一样的封延,要对那个女人那么低声下气?

    她以为是袭欢的名声不够臭,所以她接二连三的让人偷拍,还设计了车祸事件,把肚子里面的孩子弄没了,甚至还让人给付铭的妈妈通风报信,在网络上让人黑她……

    可是她做了那么多,好像都没有改变封延对她的心思,他似乎根本就没往心里去,仍然对她好,还带她到了爱琴海……

    瞬间,她绝望了,她为他做了那么多,失去了她的原则,甚至连底线都没了,可她仍然跟那个女人在一起。

    她真的好恨,所以他加强了手段继续打压袭欢,让他们产生误会,甚至还设计害死了那个孩子……

    然而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一次她的计谋似乎有效了。

    她成功的让他以为是袭欢推了她,她心里暗自高兴,然而下一刻她心里的高兴,瞬间烟消云散,因为他问,她可不可以原谅袭欢。

    她怎么可能愿意?她当然不愿意,可是这话她不可以说出来,刚刚她差点就说错话了,她不可以失去在他面前温柔乖巧的模样。

    她默不做声的转头,对站在一边一声不吭的杨曼青使了个眼色。

    “封少,我知道你疼惜袭小姐,你不在的时候兮然也劝过我,可是我真的很为难,她是我们公司签订的模特,她这样一摔,那些签约的广告就全部得往后延,这其中的经济损失就不说了,可是她伤的这么严重,你又不是没看到。”

    “你不心疼,我都觉得心疼。”杨曼青说完之后,末了再加一句。

    封延被他说的心口一窒,如果是别人他可以直接用前解决,可是这个人是林兮然。

    他们之间如果说钱,实在是太生分了,现在他要是再替袭欢说话,恐怕林兮然要失望死了。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握紧着拳头,心里突然有了想法,他转过身,直接出了病房。

    看着他高大的身影越走越远,直到看不见之后,林兮然才收回目光忧心忡忡地看着杨曼青说:“曼青姐,我这么做对吗?”

    “当然对了,要不是看在她袭氏大小姐的份上,我早就已经告诉她了!”

    “真的?”林兮然心头微动,她真的很想把你袭欢送上法庭,就算不能告诉她,可是也总给她增添一点麻烦,不是吗?

    杨曼青看着她眼底的神色,心里一愣,她没想到她竟然真动了这个心思,随后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就是随便一说的,谁让她是袭小姐,还有封延护着。我哪里真敢呀!”

    林兮然眼底的光芒瞬间暗淡下去,她说的没错,这个人是袭欢,如果不是袭欢的话,她随便都可以收拾她。

    她直接在床上躺下,双手紧紧捏着被子,心里不禁猜测封延怎么跟袭欢说。

    他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呢?

    离开林兮然病房的封延,此刻正出现在袭欢的病房。

    袭欢的病房看起来要比林兮然的高级许多,可是缺少了些人气。

    乔子若知着袭欢出车祸被转到中立医院,就马上来看她了,此刻她们两人正在聊天。

    听到门把扭动的声音,袭欢淡淡看了一眼进来的封延,随后就像没看到一样,继续跟乔子若说话。

    “你说等……”

    “袭欢!”袭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封延打断,他完全不介意她的无视。

    “做什么?”袭欢冷冷看他一眼,此刻的她再也没有之前那种讨好。

    “兮然的伤很严重。”封延思忖着言词。

    袭欢眉头轻皱,掀了掀眼皮没有回话,她倒想听听他想说什么?

    袭欢不说话让病房的气氛瞬间陷入一阵尴尬当中,气氛也越来越冷。

    乔子若不安的动了动身子,一脸紧张的看着袭欢。

    她用眼神询问着她,她是不是该走了?

    袭欢朝她摇头,伸手拉住她:“不可以,就算要走也是他。”她跟他没有什么好说的。

    “袭欢……”封延看她完全没有想与他说话的意思,想到林兮然的经纪人那样的态度,还有她现在的所作所为,他心里说不失望,那一定是骗人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