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七十六章车祸
    就算他们真的从小一起长大,那又怎么样?她也是跟延哥哥一起长大的,就算他们结婚又怎么样?到最后还不是要跟延哥哥离婚?

    他们这么脆弱的爱情,怎么经得起她精心策划的一切?

    她一直等着电话那端的人打电话过来,然而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她有些失望,忍不住在想现在延哥哥就在她的床边,而那个女人现在到底在干什么?

    昨天晚上袭欢一夜没睡,她为了不让管家关心,所以把灯熄了,可是她仍然坐在落地窗上,看着那个那条蜿蜒的山路。

    可是等了一夜都没有看到那条道熟悉的身影,整整一个晚上没合眼,等到天微亮的时候,她有些累了,可是想到要上班的事情,她又不敢睡,公司里不知道有多少人虎视眈眈的盯着她。

    用过早餐之后,她打起精神坚持开车上班,出门的时候,因为精神恍惚连手机都忘记带了。

    车子开在蜿蜒的山路上,她想到昨天晚上她望了这条路一夜,心里的期待慢慢的变成冰冷。

    心里一个走神,视线竟然变得模糊起来,前面突然一道闪亮的大灯闪烁着她的双眼,她双眼一眯,握着方向盘的手一斜,当她睁开眼时,就看到两辆车越来越近,她吓得心神一抖“砰”的一声,两车相撞……

    袭欢迷离的睁着双眼,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向她走来,是封延么?然而不等男人靠近,她双眼一闭失去了意识。

    好痛,脑袋好痛,手好痛,浑身都痛,袭欢感觉她整个人都要爆炸了一样,她忍不住动了动手,肩膀上突然一沉,随后一道温润的声音响起:“你不要乱动,你现在在医院。”

    这道声音那么熟悉又那么温润,一定不是封延的,他的声音是清冷低沉,不会这么温柔。

    是付铭?瞬间她张开双眼,果然,男人的面容清晰的映入她的眼球。

    “铭。”她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声,她挣扎着想从床上爬起,突然像想到什么一样:“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会在这?”

    “你还好意思说呢,昨天早上也不知道你怎么了,我在南环路看到你的时候,朝你按喇叭闪闪光灯,可你就是没有回应,还直直的往我冲过来,还好我们那时的车速都不快,伤得不重。”

    “昨天?”袭欢愣了一下,随后看着窗外明媚的天气:“不是今天早上吗?”难不成她昏迷了一天一夜?

    “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把医生都吓着了。”付铭握着她的手,把她的头掰正,不让她乱动。

    她本来伤的并不重,又有安全气囊保护着,医生说她昏迷的原因可能是心理作用,最多也就睡七八个小时就可以了,可是她一睡就睡了整整一天一夜,医生还以为他的诊断出了问题,时不时的来查看她的情况。

    “呃……”袭欢突然低头,她昏睡这么久的原因应该不是因为受伤,而是因为前一天晚上她一夜未睡,所以才会昏睡这么久。

    “可能是因为我前几天失眠了,所以才会说了这么久。”袭欢开口解释。

    付铭听她这么说,看着她的眼神,终究心安了不少,刚想进门检查的医生听到她这么说,直接转身离开了。

    “我有没有把你撞伤了?”袭欢针扎着从床上坐起,眼睛在他的身上上下打量。

    只见付铭的额头有一道淤青,其他地方没有任何的异样。

    而她只是觉得手腕有些酸痛和浑身无力之外,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大伤。

    “我还好,倒是你,干嘛一大早开车就心神不宁的?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是不是你跟封延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事?”付铭一提到封延就神情激动,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就知道他并不是真心的对你好的,只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你,实在是太过分了。”平时他跟封延两个人本来就相互看不顺眼,只要不是非得碰面的那种都尽量避开不见面,可是一旦与袭欢有关的事情,他们就没有办法了。

    袭欢不回答他,她也不知道该不该怪他,可是他一直不听电话,还夜不归宿,才会导致了她车祸的原因。

    “还好我们都没什么事,不然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一次是她跟付铭命大,还好都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

    她绝对不可以再处于这么被动的状态,不然的话,到时候连她身边的朋友都会被伤的体无完肤的,她得抓紧动作拆穿林兮然的真面目,然后把袭氏夺回来。

    然而直到现在封延,才收到袭欢出车祸的消息。

    他迅速从沙发站起,毫不犹豫的离开。

    “延哥哥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你乖乖的听医生的话,我晚一点再来看你。”林兮然的伤势虽然重要,可是他心里很清楚在他的心里,谁的位置更重。

    他一路开车到了袭欢的医院,这里是郊区,南环路的环境并没有中立医院好,而且这里连病房都设置的十分简陋,可想而知当时的情况有多么危及,以至于他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再去找别的医院。

    他不想让袭欢在这里住,便马上吩咐清风去办理转院手术。

    清风看着他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把话吞了回去。

    现在的封延心急如焚,就算他说什么恐怕他也不会听进去,还是等他碰到了冷钉子的时候,再说吧。

    封延下车之后直冲冲的往医院赶,赶到病房门口就看到,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服的付铭,他正神情温柔地握着袭欢的手,正说着笑话逗她开心。

    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袭欢一下子就被他逗笑了,原本紧皱的眉头也慢慢的舒展开来。

    “还想听吗?我还会讲很多笑话。”付铭听到门把转动的声音,转头就看到封延站在门口,见袭欢没有看到他,他就是没有看到他一样,只是轻轻飘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