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六十九章技高一筹
    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挨过耳光,更没有人敢打她,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巴掌,林兮然一时之间被打蒙了。

    “啪!”又是清脆的一巴掌,现在不单指林兮然震惊了,就连警察局里面的人也震惊了。

    她们此刻站在警察局门口,门口人来人往,看着两位长相出众的女人,纷纷忍不住目光,而他们更想不到的是,那个长相那么美丽的女人,发起彪来,竟然这么不留情。

    其实袭欢跟林兮然之间微妙的关系大家心里都明白,毕竟他们两个人的知名度那么高,一个是大明星,而另一个又是最近闹的全城沸沸扬扬的再世潘金莲。

    林兮然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么大的侮辱?而且还是在警察局众目睽睽之下,她竟然一连被袭欢煽了两个耳光!

    “袭欢!”纵然伪装的再好,纵然她的修养再好,她也不得不发狂。

    她突然就像疯了一样,朝袭欢挥手。

    袭欢哪里会让她得逞?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她伸手直接把林兮然伸出手抓住,然后用力推,她便被推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还好,反应过来的警察接住了,不然的话,她一定会摔个脚朝天。

    “林兮然,我告诉你,以前我不跟你计较那是因为忍让,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触碰到我的底线,双手已经沾了腥,如果你还想置身事外的话,那你简直就是太天真了。”袭欢站的笔直,浑身仿若燃烧着熊熊的烈火,让人不敢靠近。

    “你想跟封延在一起,我告诉你,你这辈子都别想!”袭欢神经冰冷至极,眼里的寒光更让人不寒而粟。

    袭欢慢慢的走到林兮然的面前,用刚刚她高傲的姿态跟她说:“还记得之前车祸事件吗?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是谁的,你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了,你说如果我现在怀孕了,他是要你还是要我?”

    她的脸上挂着讥讽的笑容,看着林兮然就的目光如同一条冰冷的毒蛇,让人浑身发冷。

    林兮然心底警铃大作,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之前的车祸事件……

    眼看着袭欢转身便走。

    林兮然又怎么可能会让袭欢就这么走掉?当时来不及思考,出声阻止她离开:“袭欢,你站住!”

    林兮然怎么也没想到袭欢竟然会打她,威胁她,这样的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她一把甩开警察的手,上前追着袭欢,伸手扯住她的手腕,扬手一个巴掌就要飞出去。

    “停手!”伴随着冷冽的声音响起,林兮然的手落入一个大掌当中。

    林兮然一脸错愕的抬头,发现封延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这里,她刚刚是被气昏了头,竟然没有发现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延哥哥……”心里一惊,泪水瞬间蔓延,今天袭欢让她这么丢脸,见到封延,她迅速恢复了平时乖巧可怜的模样,看着封延冷然的眉眼,她委屈出声。

    “延哥哥……我来警察局不过就是想关心一下欢姐姐,顺便问一下,案情查的怎么样了,没想到欢姐姐竟然打我……”说着,脸上豆大的泪珠马上滑下,模样楚楚可怜。

    先发制人总是不错的,反正她来这里也还没问是什么情况,袭欢就先对她动手了,这样的局面反而更有利她,就算刚刚他看到她动手要打她那又怎么样?她只不过是被她气的才会动手的而已。

    袭欢听着她的话,心里冷笑,果然她很快就分析出对她有利的一面,她确实没有说过她来检查局是干什么的,而她确实也是先动手的,所以现在她反抗无可厚非,相信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被打而不还手的。

    封延听完林兮然的话,果然一脸疑惑的看着袭欢。

    他只是刚刚来到,并不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他一下车就看到林兮然想要伸手打袭欢,所以他才会开声制止。

    “她说的没错,确实是我打的她,可是她不该用果果的死来刺激我,你知道的,果果是我心里的痛,我只是一时太过气愤,再加上又太过伤心才会动手打了她……”哼,做戏谁不会?以为只有你会装柔弱,她不会吗?

    以前她只是不屑于用这种手段去勾引一个男人而已,可是现在她一点都不介意在她的面前勾引她在意的人。

    最好活生生的把她气死,以后省得碍她的眼。

    封延看着眼眶通红的袭欢,心一阵阵的痛起,他知道她好不容易才振作起来,果果是她心里不可触碰的伤口,难怪她会打林兮然。

    看着封延相信的袭欢的话,林兮然迅速开口辩解:“不是,延哥哥,我怎么可能气欢姐姐……”

    “好了,兮然,以后说话注意一点分寸,你下午的广告时间快到了,让清风送你去吧。”封延并不想过多的责怪林兮然,有些话点到为止,毕竟在他的心里,她始终是那个小妹妹。

    “我……延哥哥,我真的没有惹姐姐不快……”林兮然不依不饶地开口,当她看着袭欢一脸挑衅的看着她时,她气不打一处来。

    “封延,算了,她可能也是因为担心我才会说那些伤人的话,你不要怪她……”袭欢学着林兮然平时在她面前学的那套把戏,这种惺惺作态的感觉真让人恶心,也只有那个女人才会不厌其烦的扮演着这样的角色。

    “你……”林兮然完全没想到短短的两天之内,她竟然就栽倒在袭欢的手上两次。

    当下她又气又恨,可是又无可奈何,因为她看到封延的脸色越来越冷,这还是第一次,他对她这么严肃。

    心里又气又恨,可是在封延的目光上,她只能不情不愿的让清风送她离开。

    袭欢没有问封延为什么会出现在警察局,她直接把车钥匙交给了封延的司机,司机开着他的车回去,而封延则亲自开车。

    “以后要去哪里的话告诉我一声,不然我会担心的。”封延等袭欢坐上车之后,亲自给她扣上安全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