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六十八章心如刀绞
    袭欢点了点头没有说多余的话,直接走出了审讯室。

    做警察做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受害者,长得那么美丽,只不过是十来天没见而已,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身上的气息冷了不少,依稀还记得前几天遇见她的时候,她哭着撕心裂肺,让人忍不住生出恻隐之心。

    “许嫣……”走出审讯室,袭欢刚好看到许嫣要离开,她迅速挡在她的面前。

    许嫣抬头看着袭欢,脸色苍白,神情冷淡,这些天她没有一天能够安然入睡。

    只要一闭上眼睛,她的脑海中都是果果的音容笑貌。

    袭欢看着眼前的人,半点没有想要跟她说话的冲动,心中一片悲凉,如今她在她的心里应该连陌生人都不算吧,她怪自己,不怪别人,如果不是因为她,果果也不会出意外。

    如今果果没了,就连她最好的闺密也要失去了,她怎么可能不伤心?

    “许嫣……我……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她一生,没有怕过什么,也没有愧对任何人,可是面对许嫣,她始终有无法忽略的愧疚。

    那个天真烂漫,笑容甜美的小女孩,因为她离开了人间,而许嫣因为她失去了女儿。

    她这一辈子都没办法原谅自己。

    袭欢伸手紧紧扣着许嫣的手腕,可是却被她用力抽回。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果果已经不在了。”她言语冷漠,丝毫让人感觉不到她在想些什么。

    她会出现在警察局,也是因为听到警察说案情有了新的进展,所以她来了这,是没想到会碰到袭欢。

    她知道她没有资格怪她,可是只要一想到她的女儿还这么小就离开了人间,她始终没有办法原谅袭欢。

    “对不起,许嫣……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对不起……”袭欢难过的不能自己。

    “你没有必要跟我说对不起,你对不起的人不是我。”许嫣淡淡出声,说完之后,转身想走,却再一次被袭欢拦下。

    “我知道你可能不会原谅我,可是果果在我的心里比我的生命还重要,保护不了她是我的错,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也没有用,如果你想打我想骂我,你尽管动手,我绝对不会有任何怨言。”这是她欠她的。

    这段时间只要一想到许嫣,她的心就疼痛不已。

    她这个好朋友跟她的女儿才相处了短短十来天,竟然从此就天人两隔,她又失去了她最爱的男人,她怎么可能承受得了这双重的打击?

    她去找她,可是她却总是避而不见,就算见了也是冷冷的把她打发走。

    她真的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也不想失去这个好朋友,可是她能怎么样?不知不觉间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

    许嫣知道,袭欢的痛苦肯定不低于她,毕竟他跟果果已经有了好几年的感情,他出事,她应该是更不好过。

    可是任何一个母亲都是自私的,更何况果果小小年纪就丢了性命,这让她怎么可能再跟她做朋友?只要一看到她,她就会想起果果是因她而死。

    “我们以后不要再见了。”说完之后,她果断离开,留下袭欢一个人在原地,任由泪水肆意流淌。

    一步一步的走出警察局的大门,泪水仍然挂在脸上,暖和和的太阳覆盖着她的全身,可是那灿烂的阳光却照不进她心里。

    原来这单车祸真的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而为之。

    心里虽然猜测的**不离十,可是她没有证据。

    她一定会想办法证明那个女人的真面目,让封延好好看看她到底是一个怎样伪装的女人。

    仇恨的种子在袭欢的心里慢慢的生根发芽。

    她伸手擦掉脸上的泪水,眼神变得清澈,眼底的神色更加坚定。

    现在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奶奶的病情,还有公司还有果果的死,她都会一步一步的夺回来。

    “哟,这不是欢姐姐吗?怎么哭的这么狼狈?”就在袭欢刚想走的时候,突然一道娇柔的声音响起。

    扭头,就看到林兮然刚好从保姆车下来,衣服已经换成了一套嫩绿色的长裙,把她的肤色衬托的更加洁白,她看着袭欢的眉眼隐隐透出得意。

    袭欢脚步顿时停住,眯眼看她。

    自从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她是第一次这么仔细的打量她。

    林兮然看起来还是那么优雅迷人,她身材高挑的站在那里,她就像集完美于一身的女神,她骄傲,却又平易近人。

    可是袭欢知道,在她完美的皮囊下,她有着一颗丑陋的心,她要记着这个女人的每一寸地方,她要把她刻在心底,没有为果果报仇之前,她绝对不可以忘记。

    “欢姐姐,你为什么要用这样充满仇恨的眼光看我?是不是我做错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林兮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袭欢打断。

    “我来这里当然是有事啦,怎么?只能你来不能我来吗?”林兮然伸手看了看她圆润的指甲,漫不经心的回道。

    “是吗?你来这里有什么事?这里可是警察局,不是你作秀的地方!”袭欢冷笑,声音更冷。

    “怎么?你的女儿死了关我什么事?干嘛对我怨气这么大?是你觉得这件事情是我做的?”说到最后的时候,林兮然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诡异起来。

    “是不是你做的到时候事情水落石出的时候你自然知道,林兮然,不要以为我怕你更不要妄想可以得到不属于你的东西。”袭欢突然向她靠近,浑身气息一冷:“你做了什么事,我心知肚明,不要以为这件事你可以逃脱的一干二净。”

    最后那一句是袭欢贴在林兮然的耳边说的,声音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到。

    林兮然浑身一僵,眼底闪过惊慌,不过很快就被她掩饰过去。

    “欢姐姐,你以为你的女儿出事是我做的?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少在这里……”

    “啪!”的一声,打断了林兮然未说完的话。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林兮然伸手捂住被打的半边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袭欢。

    刚刚她做了什么?她竟然被打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