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六十二章不要离开我
    封延淡淡的看他们,眼神冰冷而没有感情,让他们浑身颤抖。

    这里明明是医院,可是他们却感觉生活在冰窖当中,自从封延来了之后,院长跟主任都战战兢兢的。

    清风极有眼色的把那群医生跟护士请了出去,再次把病房的门关上。

    再也没有人比他这个从头到尾参与这件事的人更加清楚房间里的主人发生了什么,不管是哭,还是歇斯底里呐喊,只要可以发泄出来,总是好的。

    不单只是清风这么想,就连封延也是这么想的。

    可惜这些人不是袭欢,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她对孩子的爱已经深入了骨髓,她早就已经成为了她身体的一部分,果果不在了,她的生命仿佛也跟丢了一样。

    很快袭欢就出院了,果果的尸首也已经火化了。

    直到果果葬礼的那天,袭欢哭的再次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就像接受了事实一样,不哭也不闹,封延时刻陪在她的身边,生怕她会一时想不开。

    他时不时的陪她说说话,可是她总是沉默,有时候一个早上或者一个下午,她一个字都不说,也不提葬礼的事,也不提跟那天有关的任何事。

    直到果果葬礼的那天到来。

    果果的葬礼在一个星期以后,可是许嫣才是果果的亲生母亲,她就算再想念她,也只能远远的看着。

    直到许嫣走后,袭欢才出现在果果的墓碑前。

    “果果,你永远都留在我的心里,妈妈知道你从来都没有离开我,你还会再回来的,对不对?”袭欢看着墓碑照片上小女孩,仿佛看到她出现在她的眼前。

    付夫人突然出现了,那天约了袭欢到咖啡店见面之后,她跟袭欢聊了几句之后就离开了。

    那天是她真正的第一次见到果果,那个小女孩子她一眼就喜欢了,水汪汪的眼睛,长的又聪明伶俐。

    当她离开之后,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么可爱的小女孩竟然……

    “袭欢,我能跟你谈一谈吗?”付夫人缓缓走到袭欢的身边,迟疑了几秒,终于开口。

    平时她虽然骄横无理,遇到与自己家族有关的事,总会变得异常的尖锐,可是她终究不是一个心狠的人,如果那天可以把她看到的情况提醒一下袭欢,或许就不会有这样的意外发生。

    她不知道她的大意竟然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一个小小的生命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甚至还来不及看一下这个多彩的世界。

    虽然这件事情与她无关,可是说到底她也有些责任。

    “那天我离开之后,回头看到门口有两个人鬼鬼祟祟的看着你们,刚开始我没留意,后来等我出到大门的时候,转过身看着你牵着果果走的时候,那两个人也跟着你走了……当时如果我能提醒你一下的话……也许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付夫人一脸歉意的出声。

    墓院里,风吹动衣衫,拂过人的身体,吹动了袭欢的长发,付夫人低低沉沉的声音带着几许暗哑。

    “我不知道那些人是谁,可是我想他们应该是冲着你去的……”

    “所以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袭欢淡淡的开口。

    她的语气平静的可怕,付夫人感到很不对,可是看她始终苍白的脸,又没有什么好对她说的,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已晚,如今果果已经离开人世。

    “我不知道。”付夫人摇了摇头,她不知道那些人是谁,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对付袭欢,她该说的已经说完了,接下来就看袭欢能不能找到真凶了。

    “谢谢。”袭欢笑了笑,对付夫人真诚道谢。

    不管那个人是谁,她都一定会把她找出来,替果果报仇。

    心里隐隐猜到了几分是谁动的手,可是她现在没有证据,而那个男人也不可能会相信她的只言片语。

    原本她以为这只是一场意外,没想到现在付夫人居然跟她说这不是一场意外。

    袭欢是何等聪明的女人,现在的她已经完全清醒,现在再回想那天的情景,确实是十分诡异,只是这段时间她一直沉浸在悲伤里,脑子里更是一团乱,根本就没有办法思考其他的。

    她开始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她不知道付夫人是什么时候走的,她甚至不知道她是怎么回到别墅的。

    果果的葬礼结束了后,袭欢终于对封延的态度有所缓和。

    在果果的葬礼之前,袭欢对封延一直都是冷冰冰的,甚至连眼神都没有给过他,而今天主动开口跟他说话还主动示好。

    “我现在已经没有果果,你可不可以不要离开我?”一场畅快淋漓的欢爱之后,袭欢的头埋在封延的胸前,柔说出声。

    她突如其来的示好,让封延连日来阴霾的心情终于有所好转。

    他爱她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会离开她?

    “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封延牢牢的把袭欢抱在怀里,这段时间他真的很担心她。

    袭欢对他的态度就像对陌生人一样,有很多次他都以为他要失去她了。

    “我爱你。”封延对着怀中的女人说出男人对女人最宝贵的承诺。

    袭欢的心里一震,对于他突如其来的表白,她的心还是不可抑制的加快。

    封延等了半天没有等到袭欢的回答,以为她睡着了,没想到这时候她突然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

    “嗯。”封延听到她若有似无的声音,他难得对她说出这么感性的话,而袭欢却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他暗暗收紧手臂,直到袭欢痛的闷哼一声:“疼!”他才放松手臂。

    就在这时。袭欢突然翻身,她洁白的酮体映人男人的眼中,他眸色渐暗,一个翻身:“袭欢,我们生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吧。”到最极致的时候,封延俯在袭欢的耳边低低地开口。

    夜色朦胧,两人睡在同一张床上,却各怀心事。

    因为果果去世的事情,袭欢跟宋程颢的交集更深了。

    他来看过袭欢两三次,每次来的时候都会带着补品,那段时间袭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谁也不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