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六十一章不再是朋友
    很快护士就推着果果的遗体出来,白布把她小小的身子盖上。

    许嫣一看到迅速奔了过去,趴到果果的身边哭个不停。

    “果果……”袭欢的眼泪如同掉了线的风筝一样,不停地滑下,双眼哭的又红又肿。

    “请问谁是病人的家属?我们现在要把她推到太平间去,两天后就会进行火化,请你们准备好身后事。”护士隐隐有些难过的声音响起,那么可爱的小孩子,年纪轻轻的竟然就没了,真让人可惜。

    许嫣听着她的话,就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她不断地摇头,眼泪随着她摇头的幅度不断的加大:“你们骗我的,我的女儿不会死,不会的……”

    “家属我很明白你的心情,可是请你不要为难我们,还是尽快办好身后事吧。”护士公事公办的开口,与其他几位护士推着果果的尸体往太平间走。

    “不……”许嫣的声音悲凉,跟了上去,袭欢见状,离开封延的怀抱,走上去扯住了许嫣的手臂。

    “许……”

    “啪”袭欢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再次挨了一巴掌,抬起血红的双眼,就看到许嫣饱含恨意的双眼。

    袭欢看着她充满恨意的双眼,瞬间所有想说的话卡在喉咙,浑身僵硬,连反应也忘了。

    封延看着许嫣一而再的打袭欢的耳光,忍不住怒了。

    他的女人他都舍不得打,别人竟然敢当着他的面连续打了她两次,说他自私也好,他就是那么护短不讲道理的一个人!

    “你敢再动手试试!”封延冷冷的声音响起,带着浓浓的威胁。

    “封延,这是我跟她的事与你无关,不用你插手,更不需要你假惺惺!”面对着封延的时候,袭欢还是厉言疾色,可是对着许嫣的时候,她连话都不敢大声说。

    然而许嫣丝毫不把他的话听在耳里,而是直勾勾的看着袭欢。

    “袭欢,从今以后我与你不再是朋友。”冷冰冰的一句话,如同一道死令一样,狠狠侵蚀者袭欢的心门,压得她透不过气。

    “不……”袭欢摇头,眼中的泪越流越凶,果果的死她难辞其咎,可是她并不想失去许嫣……

    她伸手扯住她的双手,对她不断的摇头,眼中带着浓浓的乞求。

    “果果的事我很抱歉,如果可以,我宁愿死的那个人是我……我真的不知道……我……许嫣,对不起,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如果她没有带果果出门,如果她没有带果果去游乐场,如果她没有松开她的手去买票……

    现在果果是不是还在家里兴高采烈的等她回来?

    “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了吗?袭欢,你既然不能看好她,为什么要带她出去?”此刻她的心沉浸在失去女儿的疼痛里,忘了袭欢这一路以来是怎么照顾果果的。

    一个母亲失去自己的孩子,无论是谁都很难接受。

    “我……”袭欢知道她无法反驳,也无法辩解,因为她说的是事实,这次再怎么说也是她的责任,她能说什么?

    “如果可以,我宁愿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你!下次见面我们就不是好朋友。”许嫣说完决绝转身,她要去陪她的女儿,他的女儿需要她。

    “许嫣……”袭欢看着她渐渐走远的背影,哭得肝肠寸断。

    一天之内,她同时失去了两个最重要的人,一个是她的好友,一个是她视如已出的女儿,双重的打击,让她透不过气。

    封延眼里一阵痛意,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仿佛感同身受一样,他可以感觉得到他此刻的心到底有多么痛苦,任由泪水沾湿他的衣衫。

    袭欢哭着哭着突然没了声音,封延感觉手上一重,低头发现袭欢脸色苍白的躺在他的怀里。

    他吓了一跳,迅速把她抱起,往医疗室走去。

    很快警察就介入了这件事情,毕竟在外界认为,果果始终是袭欢的女儿,纵然她带上在世潘金莲的名号,也改变不了她袭家大小姐的身份。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袭欢置身于医院当中,睁眼便是白茫茫的一片,她有一瞬间的愣神,脑中一片空白。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封延刚好推门进来,就看到袭欢睁着空洞的双眼看着天花。

    袭欢摇了摇头,又摇了摇头,皱眉看着封延。

    “果果呢?我的果果去哪了?为什么我没看到她?”袭欢开口问着封延。

    然而不等封延回答,袭欢就掀开被子要下床:“果果在这里对不对?她现在在跟我捉迷藏,我要去找她……”

    “袭欢,你不要乱动,现在你的身体还很虚弱。”封延伸手按着袭欢的肩膀:“你听着果果不在这里。”

    医生说她的身体低血糖,再加上情绪激动,才会导致昏迷,他一直以为她的身体很好,没想到……是他疏忽了。

    “你骗我!”泪水毫无预兆地从眼眶滑出,袭欢想推开封延,可是瞬间却被他扣得紧紧的,生怕他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来一样。

    可是袭欢现在什么都顾不得了,她只想找到果果。

    “我要去找果果,她怎么可能会离开我?她绝对不会死的,你告诉我,她没有死对不对?”袭欢的双手紧紧抓着封延胸前的衣服,就像抓住最后的一根稻草一样,眼底深处透着浓浓的恐慌。

    “你告诉我啊!封延,我的果果还在对不对?她那么聪明,那么可爱,她还跟我说要去游乐场玩,她没有死的对不对?”袭欢绝望的哭诉着。

    面对着袭欢的质问,封延什么也没说,他只好把情绪失控的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就在昨天,他刚刚查清楚了果果的真实身份,没想到他还没来得及做些补偿,她就已经离开了,他既内疚又痛心,如果他让人保护他们的话,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现在袭欢也不会这么痛苦,如果他早一点弄清他们的关系,也许……

    可是这世界哪有那么多如果?

    “封先生……”医生和护士听说袭欢醒过来了,匆匆赶来,见到此场景不禁面面相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