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四十六章质问
    她一心牵挂着奶奶的病,没想到再进来的时候手被封延牵着,她突然加快脚步,引得身后的封延加速在及,而她的力气又没有他的大,硬深深的被他扯了回去,身子一时不稳,整个人跌进他的怀里。

    这个时候,封延突然装君子,张开双手示意他不是故意这么做的,而是她主动投怀送抱。

    “咳咳……”袭老夫人虽然在病房里,但是双眼却时刻关注着门口的小两口,看到他们这副模样,混浊的眼中全是欣慰。

    “看到……咳咳……看到你们两个这么好,我就放心了,我真怕欢欢你误会了小封……”老夫人一边说一边咳嗽,综合来说袭欢大概听明白了她的意思。

    意思就是她这次摔下楼梯中风的事情的确是她故意让封延帮忙瞒着他的,为的就是不想让她担心。

    袭欢鼻子一酸,哽咽着:“奶奶,我回国就是专程来看你的,你这样瞒着,岂不是让我更加担心?”

    袭老夫人眨了眨眸,有些不好意思。

    “欢欢……你现在也长大了,有些事情是时候面对了,奶奶现在生病了,也累了,现在袭家就交给你们了。”

    袭欢眉头紧皱,看着她一脸憔悴的模样,心里异常难过。

    她点了点头,红唇轻启:“我什么都听奶奶的,等你的身体好起来,我把你接回家里。”

    老夫人心里一喜,张嘴想说话,却不小心咳了起来。

    “咳咳……”这一次咳的差点把她的肺都给咳出来了。

    袭欢一脸心痛,双手轻轻摸着她的手臂,眼泪溢满眼眶:“奶奶……”

    老夫人想安慰一下她,可是现在连动一根手指都觉得十分艰难:“好孩子,不要哭……奶奶没事……我……我还想看到我的孙女给我身上小玄孙子,我怎么……”

    “奶奶,你现在不要说话了,好好休息。”袭欢看着她疲惫的模样,在他们进来看她的时候,医生就特别叮嘱过她,病人现在不能说话太久,也不能让她的情绪太过激动,不然的话会直接影响到她的病情。

    “你……欢欢,我记得你之前答应过我要跟我一起下围棋,还说我想什么时候下就什么时候下,对吗?”老夫人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突然开口。

    袭欢心里一惊:“奶奶……你都听到了?”那时候她不是正在昏迷吗?

    老夫人点头:“我虽然是昏迷着,但是我的神经跟我的大脑清醒的不得了。”她什么都听,也都知道,但是她就是没有办法睁开眼睛。

    当听到袭欢哭的那么难受的时候,她多想安慰她一下。

    “小封,欢欢就交给你照顾了,你一定不要让我失望。”老夫人听着身上最后的一丝力气,把话说完之后就沉沉睡去。

    封延直接把袭欢拉了出去:“我们先出去,让奶奶好好休息,她现在还不能太累。”

    走出病房后的袭欢再也温柔不起,她怒目而视着封延:“我不需要你假惺惺,如果不是你奶奶也不会摔下楼梯,她现在变成这个样子,都是你害的!”

    袭欢始终没有办法原谅他的所作所为,她必须控诉他的罪行,让他愧疚。

    “袭欢,你可不可以不要无理取闹?我什么时候害过奶奶了?事情发生的时候你还在国外,你把她丢在国内,五年都不回来看她一眼,一直以来都是谁陪在奶奶身边的,你知不知道这么多年奶奶有多想你?”

    如果不是因为奶奶太过想她,那天在别墅的楼梯上,她也不会精神恍惚,才突然掉下楼去。

    “奶奶……”袭欢眼眶发红,泪水再次决堤:“是我对不起奶奶。”

    她低垂头,不想让他捕捉到她此刻的狼狈。

    低头看到他脚上那双黑的发亮的皮鞋,他的皮鞋好像全部都长一个样,其实每一双只是外表相似,但是在鞋口那里都会有细微的变化,而现在这双明显跟她刚刚回去老宅看到的那双不一样。

    她停止了哭泣,抬头看他:“你从家里过来的?”她紧紧地凝望着她,生怕错过他脸上微妙的表情。

    “少爷是从公司直接过来的。”一边的清风看着少爷始终盯着袭欢不说话,不由得开口替他解释。

    他实在是害怕他们又因为一些小事而吵起来,到时候吃苦的还不是他们这些跑腿的?

    “从公司过来?”袭欢白了他一眼:“你当我是小孩子吗?封延,你能不能有些品?明明在家里的书房跟你的妹妹在里面……”做着一些不可言喻的事,现在竟然还说的这么大声,真把她当傻子了吗?

    “袭欢,你到底想说些什么?”封延看着她说一半又不说一半,听不懂她的意思。

    然而袭欢却理都不理他,直接靠在医院的走廊,看着他冷哼一声。

    封延不甘心的再次追问,一双桃花眼紧紧盯着她:“我什么时候在书房里跟兮然干什么了?你可不可以把话说清楚!”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我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在书房里跟林兮然上床的人明明就是他,那么他完全有时间在家里换了另一双鞋再出门。

    封延眉头皱的更紧,他大概已经听明白了,袭欢应该是看到什么或者听到了什么,否则她不会说得这么认真。

    虽然不知道她到底看到了什么,但不可否认,这样的她直接影响到他的心情。

    他上前一步,紧紧扣着她的手腕,突然放软了声音:“袭欢,告诉我,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哼,你自己做的事,难道你心里不知道吗?”袭欢冷哼一声,转身欲走。

    封延抬腿毫不犹豫就追步去。

    一边的清风听的稀里糊涂的,不过他大概看得出来好像夫人又误会他们少爷跟林小姐两个人在书房里做了什么。

    他赶紧开口解释:“夫人,你一定是误会了,我们少爷从中午就一直跟我在公司,林小姐下午就参加了一场宴会,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清风的声音很大,袭欢听的一清二楚,可是她心里已经认定了他的罪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