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三十九章你不想活了?
    他跟她一样,都有着同样的疑虑。

    他明明那么爱他,但是她为什么要一次一次的伤害他?难道她不知道他也会痛吗?

    每次她对别的男人都可以露出笑脸,而面对他的时候,她就像腊月的梅花一样,冰冷的让他无法靠近。

    “放开我!”袭欢冷冷的推拒着他,她问他爱不爱她?他却反过来问她。

    连她的问题都不敢回答的男人,她怎么相信爱?

    “封延,放了我吧,我也给你自由,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林兮然,也不管你喜欢谁,你想去找他们随时都可以。”袭欢挺直身子,用力推开他,脸上已经被泪水打湿。

    听着她略带哭腔的声音,封延马上把她的脸转过来,洁白的脸上挂着晶莹的泪水。

    她哭了!她为什么要哭?明明受伤的人是他,她凭什么哭?

    看着她的眼泪,他既心烦,又心痛,紧紧抱着她身体,心慌意乱地拍着她的后背,想要安慰,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趁着他出神的时候,袭欢用力一推,飞也似的跑上楼去,紧接着“砰”的一声,房门被无情关上。

    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封墨宁的话和在爱琴海的那碗鸡蛋面,不停的在她的脑海里回放。

    他对她到底是什么心思?既然不爱她,为什么要婚前上她的床?又为什么要要了她。

    既然不爱,为什么又要把她捆绑在身边?放了她对他们不是都好吗?

    如果爱的话,他为什么又要跟别的女人牵扯不清,她在国外的时候,他们之间的绯闻也看到不少。

    越想心里越痛,眼泪忍不住流出,她双手抱膝,无助的哭了起来。

    “子若,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我真的一刻都不想跟他过下去。”袭欢打通了好友的电话,哽咽开口。

    “宝贝,怎么啦?怎么哭啦?不……我的宝贝来电话了!”乔子若一边安慰着袭欢,另一边好像正做着某些不可言喻的事。

    听到电话里传出的喘息声,袭欢失落的挂断电话。

    曾经那个连情都不知道为何物的女人,现在终于放开了,她应该为她高兴,不该打扰她的。

    她试着拨另外一个电话,但是电话一拨出去,就听到里面传来机械的声音:“您拨打的电话已经受限转接……”

    受限转接?这是怎么回事?拿出手机仔细的看了一会,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受限转接的事。

    难不成是封延动的手脚?果然,心中想法未落,房间的座机就响了起来。

    “袭欢,如果你敢再联系付铭,我真的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电话那端传出封延咬牙切齿的声音。

    “封延,你还能不能再卑鄙一点!”他的手段还真是无耻。

    她现在被他囚禁在这里,连打电话的权利都没有了吗?她气的直接把座机的线拨了,接着抬手,把手里的座机一丢。

    “砰”的一声,手机掉在地上,话筒已经扔出一边,与电话主机分成了两半。

    “哼!”她就像一个孩子一样,把对把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在坐机上。

    接着她倒在床上,抱着枕头一个人生着闷气。

    现在这个时候爱与不爱似乎都不重要了,他们两人之间只有恨,没有爱。

    袭欢突然有些庆幸,还好在爱琴海的时候,她提前做好了一切事的防范,她偷走了他手机,从上面查到了奶奶的私人医院。

    她拔了老管家儿子的电话,让他把奶奶的地方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交代完之后,她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夕阳西下,缕缕金散发着迷人的色彩。

    袭欢躺在休息椅上,心底一片苦涩。

    最后一缕阳光彻底划入天际之间,夜慕降临,当房间陷入一片黑暗的时候,突然想起一阵敲门声:“咚咚……”

    袭欢双眼紧闭养神,突然被打拢,心里涌起一层层的烦躁,眼睛张了张,随后又闭上。

    然而她越是不想理会,门外的人却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继续敲着。

    “咚咚……”

    “敲什么敲,吵死了!”袭欢伸手捂住耳朵,朝着门口吼了一声。

    然而房间的隔音效果太好,除了敲门声外,她叫得再大声,外面的人都听不到。

    “咚咚……”

    “我让你不要敲了!”袭欢随手拿起一边桌子上的物体,直接往门口方向扔了过去。

    然而意料中物体与门板碰撞的声音并没有传出,反而从来封延咆哮的声音:“袭欢,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他刚打开房门,就有一个不明物体向他飞来,他下意识接下,低头一看,才看到是一个镶金边的相框,这张相框里的肖像是他亲自手绘出来的,是他的……

    他心里一紧,像龙卷风一样冲上去:“袭欢!”声音暴喝如雷。

    袭欢下了一跳,脖子一缩,不知所措的看着他越走越近的身影。

    他狭长的双眸微眯,眼底翻滚着骇浪,整个人的气息冷冽,如同来自于地狱的修罗。

    这是自袭欢懂事以来,还没有见过这么生气的他。

    这完全不是他平常那些外在的怒气,而是由内心发出的,他心里的怒火如同熊熊燃烧的烈火一样,让袭欢的心一阵一阵的痛着。

    她眼眶一阵发热,紧抿的红唇颤抖着:“我不是故意的……”

    她不知道他有房间钥匙,更不知道他能把反锁的门打开。

    封延气到极致,双眼充血,大手紧紧扣着她的手腕,把画框递到她的面前:“你好好看清楚这是谁!”

    她怎么可以这么过分?

    袭欢突然被他拉近,相框就在她的眼前,她有一瞬间的恍惚,费力拉开眼睛与画框的距离,才勉强看清相片上面的人。

    画框里是一个女人的肖像,她穿着一身淡蓝色的旗袍,旗袍上的玫瑰娇艳欲滴。

    “她是?”袭欢一脸疑惑,眨了眨眼睛。

    “她是我的亲生母亲,你刚刚摔的就是她的画像!”封延冰冷的声音如同万年寒冰一样,把相框更靠向她。

    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母亲,更没有照片,只是凭着记忆画了一张轮廊,而对房间布置不熟悉的袭欢才会看不出它的珍贵。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