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三十八章封墨宁
    既然他不相信她的话,那么她说再多也没有用,最终她所有想说的话都化成一道叹息。

    “咚咚……”别墅的门突然响起敲门声。

    两人对视一眼,都没有要动身的意思。

    很快,门外的那人就没有耐心,在外面跺了跺脚,接着就听到喇叭传出的声音:“里面有没有人?”

    封延听到熟悉的声音,站起,大步下楼,粗鲁的把门打开,双手抱胸,冷冷的看着眼前年轻的男人。

    来人是封墨宁,封延的堂弟,他穿着一身纯手工制作的白色西装,双眼在封延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

    他依然一成不变的穿着黑色的西装,纯手工制作裁剪得体的西装,把他的身材衬托的堪比模特。

    封延眉头皱起,不悦开口:“你怎么会来!”

    封墨宁裂嘴一笑:“堂哥,我就在不远处的公司办公,经过这里的时候刚好看到你的车子,就来敲门碰碰运气,没想到你真在这里,最近老爷子没有逼你回老宅?”

    “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管?”封延不想跟他多说。

    封墨宁对于他的冷漠与阴沉似乎早已经习惯,他并没有生气,也没有多想,只是笑着说:“堂哥,你这话说的不对,你我同样姓封,我怎么说也是你的弟弟,虽然不是同一个妈生的,但也有血缘关系啊。”

    “给我闭嘴!”封延瞪了他一眼,突然看到二楼阳台俏丽的身影。

    封墨宁站在门外,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并不知道房间里面有袭欢,他依然笑嘻嘻:“堂哥,你不要那么凶嘛,都不知道袭氏到底灌了你什么**汤,让你放着那么大的家业不去继承,非要带在这种小公司里。”

    “要我说啊,那个袭氏的大小姐也没有什么好的,她对你也不好,更没有把你放在心上,你为了她连老爷子的面子都不卖,但是她却在外面……”

    “砰!”的一声响,一身白色西装的封墨宁被打了一挙。

    他一时不察,跌倒在地,盯着封延,伸手捂着被打的脸,眼里闪烁着不敢置信,他竟然被打了?

    他蹭的一下从地上爬起,怒气冲冲的走到他的面前,当他对上封延那双寒眸,一瞬间他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揉着被打的脸,一脸哀怨:“堂哥,你下手是不是太狠了?我明天还有宴会要出席,你打什么地方不好,偏偏要打我的脸,我这张脸现在成了这个样子,明天我怎么出席宴会?”

    他的表情骄傲又夸张,看的封延不由得皱了皱眉:“你好歹是一个男人,不用靠脸吃饭,那么夸张做甚?”

    “我当然不用靠脸吃饭,但是我也要脸,如今把我打了,你赔!”封墨宁越说越来劲。

    听着他如同鸭子一样舌燥,封延再次握紧了拳头,眼看着拳头就要挥上去,封墨宁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堂哥,你太没有人情味了,是不是在你的眼里只有袭家人才让你有感情?你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成自家人!老是欺负我!”封墨宁一边走一边骂,声音带着哭腔。

    袭欢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看着他一身白色的西装消失在别墅外的一脸白色的法拉利跑车上,心神一跳。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竟然也姓封,他跟封延是什么关系?

    封延不是孤儿吗?但是听刚刚那个人话里话外的意思,似乎暗示着封延的身后有一个很厉害的家族。

    “听完了就回房!”封延把门一关,再次把门反锁。

    袭欢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心中一紧,飞身冲下楼,一把扑上去,按住他的手指:“封延,你赶紧把门打开!你不能把我关起来。”

    现在她要是不逃的话,要等到什么时候?

    封延的大手紧紧握着她纤细的腰肢,一个用力,把她整个人禁锢在门背,倾身上前:“袭欢,从今天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踏出这道门一步!”

    她总是不听话,经常跟别的男人乱搞,他就是要把她关在这里,直到她肯乖乖听话为止!

    “封延,你混蛋!你无耻,你凭什么管我!”袭欢气的脸红脖子粗,指着他大骂。

    “袭欢,你连骂人都不会,说来说去就这么几句,我都听腻了,我告诉你,你的身体我甚是喜欢,就算我再怎么做都不会腻,你如果再这么不听话,我不介意,今天让你连路都走不了!”

    封延的双眼微眯,眸底深处透着冷意,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袭欢看的心里一缩,脑子一片凌乱,下意识的想逃,然而,身后事厚重的门板,她根本无处可逃。

    在听到封延刚刚那个所谓的封家兄弟的话时,她还以为他的心里有她的位置,过去是不是也在乎过她,她想要大声的问一次,他是不是爱她?

    但是现在看到他这副冷漠的表情,她马上否认了心中的想法。

    他就是一个虚伪的人,他只会骗人,她绝对不能再这么轻易相信他。

    他之所以把她绑在身边,想让她帮他生孩子,根本就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林兮然生不了孩子!

    他之所以要让她生孩子,是因为他恨她的背叛,恨她给他带上了所谓的绿帽子,所以他才会疯狂的报复她!

    所以她不肯放他自由,正好现在袭氏也紧紧的握在他的手中。

    只是她不甘心,这个她爱了十多年的男人,心里竟然装着别的女人。

    所以她赌气的嫁给他,嫁了之后她才发现她完全没办法忍受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所以一气之下,她又离家出走到了国外。

    “所以你不爱我……你一心掂记的只有这副身体,对吗?”袭欢把头扭向一边,不想让他看到她伤心的模样。

    她的脆弱不应该被这个伤害她的男人看到。

    封延抬头,只能看到她,别过去的脸,微卷的长发挡住她的侧脸,让人看不清她的眼神,更看不清她的脸色,但是她的话却狠狠刺痛了他的心窝。

    他手中突然用力,把她扣在怀里,下巴抵在她的肩膀:“袭欢,你总是对我这么残忍,现在又在我面前说这些话,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