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十五章指证
    清风听着赶紧上去,把拷贝好的录像放到封延的面前。

    “少夫人没有说谎,这车确实被人动过手脚,只是……”

    “彻查!”

    如果真的有人敢对袭欢的车子动手脚,那很有可能车子在下山的时候就已经被人换了轮胎。

    封延俊脸阴寒,看着袭欢一脸贱贱的模样,女人精致的五官在月光下显得更加绝轮,仿若花中仙子,让天地间黯然失色,明明长得一副柔弱的模样,偏偏性子却那么倔强。

    她居然天真的以为他会是一个听话的人,看来他真是想错了,就算他说的是真的,七点四十就从医院出发,但他终究见了付铭,这是不争的事实。

    他一定趁机从中挑拨离间,从而影响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

    封延眉眼一冷,眸底深如寒潭,冷如冰。

    袭欢看着他突然冷下的颜色,眼中闪过疑惑,现在事情已经解释清楚了,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子看她?难道他就这么想跟她吵架?

    哼!她心里冷哼一声,看着他,更是挺直的胸膛,要想吵架她奉陪到底!

    空气瞬间寂静下来,清冷的月光笼罩着整座城市,为这寂静的夜,带来美妙的一笔。

    一时间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时间好像静止了下来。

    “延哥哥……”一道清脆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僵局,林兮然的的声音自门外响起。

    扭头,就看到林兮然被挡在门外,月光洒在她的脸上,衫得她肤白如雪,眉眼如画。

    袭欢冷冷的看她一眼,随后别开目光,眼中的不屑言溢于表。

    “延哥哥,让我进去好不好?”林兮然透过铁门上的小窗口对着封延说,神情委屈。

    袭欢没有说话,看着他脸上冷硬的线条慢慢变得柔和,她的心就像被人踩了一脚一样,疼到极致。

    “进来吧。”封延看也不看一眼,直接越过她往外走去。

    看着他一步一步向林兮然靠近,袭欢眼里一冷。

    他有什么资格说她跟别的男人有一腿,又凭什说她给他带绿帽子?

    就算他们两个人再怎么样,也敌不过他跟林兮然,他们两个人自若一起长大,小时候的就不说了,但是她不在的这几年里,只怕他们两个什么事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尽了。

    只是他实在是太可恶,到了今天他竟然还不肯承认。

    扭头,看着他们两个站在一起的模样,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双眼,心变得更加难过。

    袭欢静静地看着站在一起的两人,红唇抿成一条直线,眼中一片苦涩,即使心里难过的要命,她依然固执的不肯移开目光,直到她看到一双白色的高跟鞋,她的注意力才被吸引走。

    “清风,你看一下,是不是她。”袭欢伸手一指,看着穿着白色高跟鞋的女人。

    她认识她,她是林兮然身边的助理。

    看着站在不远处有说有笑的两人,他线条柔和,五官如同鬼斧神工雕刻出来的一样,看得袭欢心神一震。

    林兮然早就已经看呆,凤眸满是深情的看着他。

    “你看够了吧!”袭欢看着一脸花痴相的林兮然,冷冷开口打断这份温馨的模样。

    “啊!欢姐姐……你吓到我了!”林兮然伸手拍了拍胸膛,脸色发白,就要往封延的怀里靠去。

    看着她这副模样,袭欢伸手直接把站在她身侧的助理一扯:“没看到你家小姐站不稳了吗?你这个助理当的还真不合格!”

    “你……”林兮然连封延半个肩膀都没有碰到,就被袭欢扯了过来,靠在助理瘦弱的肩膀上,弄得她后脑一阵发痛。

    “哟……你的钻石项链不带了?”看着她脖子上空无一物,袭欢冷冷开口。

    “什么钻石项链?”封延看着袭欢刚刚扯着林兮然的模样,分明是在吃醋。

    “你少装,你不是比我更清楚吗?”袭欢脸色微怒,封延,短短几年不见,你竟然说谎都说的这么自然。

    林兮然看着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低垂眼帘,红唇微扬:“欢姐姐,你千万不要因为我而吵架,不然的话我会过意不去的。”

    “谁会信你呀!”袭欢想也不想,直接怼了过去。

    她今天晚上分明就是故意带着那条钻石项链到她面前炫耀的。

    不过最可恶的人还是封延!如果不是他想送他们两个人同一个款式的项链,她也不会到她的面前炫耀!

    “袭欢,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封延完全听不懂他们两个人说的是什么意思,在他看来,分明是袭欢欺负林兮然。

    看着林兮然这副模样,袭欢就来气,瞪了一眼封延,冷冷出声:“哼!我懒得跟你计较,不就是一条项链吗!现在我们来说说车胎爆胎的事。”

    林兮然已经完全准备好表演的姿势,然而袭欢根本就没心情陪她演,直接把话题岔开,引得林兮然一阵一阵心郁。

    还想着在封延的面前好好地表演一番,没想到所有的准备都白费了,瞬间表情更加委屈。

    “清风,你仔细检查一下,这款跑车可是限量版,当初定它的时候,每个轮胎上都有同样的标志,绝对不会有第五个跟他一样的轮胎,它可不像什么项链手链那些,随随便便就能让人撞上。”

    袭欢,的心口堵了一口气,说到轮胎的时候,顺便指桑骂槐的说了一顿,把林兮然跟封延同时嘲讽了一番。

    这下子封延总算是听明白了,他明明只定了一条项链,怎么她老是拿这个说事?

    “袭欢,项链的事情,你最好说清楚!”他冷冷开口。

    今天晚上都是些什么事,不是轮胎就是项链。

    “延哥哥,可能是我又惹到欢姐姐了吧,我……对不起……我还是先回去吧。”林兮然看着封延要追根问底的模样,吓了一跳,赶紧找了个借口就想撤。

    “少爷,夫人,这轮胎果然被人动过手脚,可能是今天晚上停在山上的时候,被人换过了。”当时因为天色太暗,他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袭欢低垂眼帘,眼神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助理,助理眼中闪过慌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