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十四章诡异事件
    说完之后她紧抿红唇,生怕会泄露自己的情绪。

    “袭欢,你不要胡说八道!”封延长手一伸,用力一扯,袭欢毫无意识的跌进他的怀里。

    他忍着浑身的愤怒,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蓝色盒子,手中用力,盒子里面的东西一抖,“咚”一声掉在地上,露出一条散发着精致耀眼的钻石项链。

    灯光下,钻石项链闪闪发亮,如同星空上的星星一样。

    袭欢看着那条项链,愣了一下,然而下一刻,她的下巴被封延捏住:“袭欢,你好好看清楚,这是我送给别人的吗?”

    他只一眼就看上了这条项链,一心的想着送给她,因为想给她惊喜,所以他让人人加速直接空运过来。

    但是她竟然跟着别的男人一起,现在竟然还质疑他买项链给她是别有用意?

    袭欢一下子愣了,这条项链就是刚刚杂志封面上的那条,更重要的是跟林兮然一模一样的那条!

    淡蓝色的钻石,心形的水晶,狠狠刺痛着她的双眼。

    他竟然订了两条一模一样的项链!呵呵……心忍不住难过,疼痛一阵一阵的刺痛着她。

    “你这是什么意思?”袭欢心痛出声:“你这边拖着不肯跟我离婚,非要我签代孕协议,现在另一边又跟着林兮然牵扯不清,你是想脚踏两只船吗?”

    这样的认知让袭欢更加难过,瞬间羞辱感狠狠的侵蚀着她。

    封延被她的话弄得一塌糊涂:“你在说些什么?袭欢,不要太得寸进尺了!”

    她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是不是他对她太过纵容了?所以才会让她一次一次的骑在他的头上?

    “明明是你隔三差五的跟男人在一起,现在还想把脏水往我身上泼?”封延冷冷开口,锐利的双眼深处透着疼痛。

    袭欢把头一扭:“我才没有!”

    封延突然向她逼近,浑身气息冰冷,袭欢忍不住抖了抖身体。

    “那你今天都去哪了?不要跟我说你今天没有去医院找付铭,也不要跟我说你是晚上偶遇到司徒轩的,袭欢,我再告诉你一次,如果以后再超过十点回来,后果自负,这绝对是最后一次警告。”

    听着他冰冷的言语,袭欢下意识的反驳:“我才不是故意晚归!我的车爆胎了!”

    她在七点四十分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医院,谁知道快回到别墅的时候竟然爆胎。

    封延眉头一挑,心里的怒火缓了缓。

    虽然我袭欢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并不太好,但她毕竟把他的话放进心里,她是准备准时回家的,这么想着他的心里好受了不少。

    “你说的是真的?”封延语气缓和了不少。

    “信不信随你!袭欢又不愿多做解释,把头扭向一边。

    在封延刚想开口的时候,清风突然回来了。

    “如何?”

    “少夫人车没有任何问题。”清风硬着头皮开口,一脸为难。

    袭欢听着瞬间炸毛,伸手一推,拉开两人的距离,伸手怒指着他:“封延!你竟然调查我!”

    封延看袭欢坐着司徒轩的车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让清风去查了。

    他们结婚的时候送给她的黑色跑车不在车库,那就一定是他开出去了,然而这么晚,她还没回来,他不得不多想。

    “袭欢,你骗我!”封延双眼睛盯着她,她刚刚说他的车坏了,但是清风竟然把她的车开了回来。

    “我没说谎!”袭欢转身出了阳台,往后花园看下去,路灯打在她黑色的跑车上,在夜色下发着亮光。

    “你是不是换了轮胎?”她的车明明是爆胎了,不然她脑子有水才会走那么久的路。

    “我……”清风一脸为难,看了看袭欢,又看了一眼封延,他在犹豫着该怎么回答。

    现在他说是或者不是,仿佛都是错的。

    问题是他什么都没做……这……

    “如实告知!”看着他一脸为难的模样,封延冰冷的声音脱口而出。

    清风微低头:“我到的时候发现车子停在一边,我以为车子坏了,然而我什么都没干,车子是好的。”

    他到的时候看到袭欢的车子停在那里,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哪里出了问题,打算打电话叫人来拖车,却发现车子完好无缺,根本一点问题都没有。

    袭欢眼里闪过疑惑,直接转身出了卧房,往地下车库走去。

    难不成这个清风眼瞎了?回来的时候她的车子明明是爆胎了,难道是鬼帮她换好了车胎?

    一到停车库,袭欢围着她的跑车转了几圈,然后上车发动车子,发现果然一切正常,但是这怎么可能?

    难道真的有鬼不成?

    封延身姿挺拔的站在跑车旁,眸色深沉:“袭欢,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

    原来刚刚她说的都是骗他的,她根本就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甚至直到现在,他竟然还要说谎!

    封延的心一寸一寸地沉了下去。

    他到底要她怎么办?他静静地凝望着在车里的袭欢,短暂的放空自己。

    袭欢坐在车里,有些心虚的下车,她就不是这个邪了,明明她的车胎是坏的!

    对了!她的车里有自动监控的摄像头!双眼一亮,伸手把监控录像打开。

    把时间调到今天中午车停在医院的地下停车场的时间,画面一开始是静止的状态,直到后来偶尔有几辆车经过,等到七点的时候,突然出现一道模糊的身影,那个带着黑色的墨镜,黑色的口罩还带着一点黑色的鸭舌帽。

    他行踪诡异,东张西望,在跑车转了一圈,然后特地绕到柱子后面,意图避开停车场摄像头,随后在车子的右侧那里,手指一动就听到一道声响,接着他便站起身。

    他的意图再明显不过,看着这一幕的袭欢轻哼一声,录像里的那个男人从头到脚都是黑色的,根本就没办法看到他的正脸,更别说是认出他是谁了。

    “清风,你过来仔细看着!看我是不是说谎!把这录像拷贝一份给他看看!”袭欢冷冷的看了一眼身侧的封延,随后对着站在他身后的清风招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