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十三章同款项链
    说着他还故作惋惜的摇了摇头。

    虽然他平时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但是嘴巴却毒得很,想要在他身上讨到一点便宜,那是不可能的。

    “关你什么事?!”林兮然冷哼一声,随后往袭欢靠近几步,眼神轻蔑的看她,故意伸手在脖子上转了一圈。

    袭欢毫不示弱,往前跨进一步,一脸轻佻的看她。

    “你也不过如此,除了个子高一点之外,其他一无是处,你要是再长的漂亮几分,说不定还能走向国际舞台。”

    “你……欢姐姐,你现在都嫁给延哥哥了,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我的家世跟样貌确实比不上你,我只不过是跟他一同在孤儿院长大的而已,但就算是这样,我也会好好爱惜自己的,我从来都没有跟其他的男人在一起过。”

    说完之后,林兮然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了袭欢,随后转身离开。

    袭欢贝齿紧咬红唇,双眼盯她的的背影看,直到她进了另外一栋别墅。

    他什么时候搬来这里的?难怪这个时间点都还能看见她,封延也太明目张胆了,他们现在还没离婚,他竟然就已经把他的小情人搬到隔壁!

    难不成他们三更半夜还会幽会?一想到有这种可能,痛自心底蔓延。

    “袭欢,你真是好样的!这才多久竟然又跟别的男人拉拉扯扯!”封延脸色阴沉的出现在袭欢的身后,这绿帽子还真是顶顶不断。

    袭欢抬头,看到男人一脸愤怒的模样,她毫不示弱,反唇相讥:“到底是谁给谁戴绿帽子这还说不定呢!你们现在竟然住在同一个区,就差两堵围墙就可以相枕而眠了,你竟然好意思说我?你都不觉得害臊吗!”

    每说一句,就如同一把利刃插在他的心口上,又得眼底划过一抹忧伤,但却倔强的看着他。

    看到他们两个浓情蜜意的模样,她的心还是不可抑制的难受,尤其是她还傻乎乎的在乎他那一句不准逃晚归的时候,她竟然还拼了命的往回赶,结果却看到他们这对狗男女恩爱的一幕。

    如果没看错的话,林兮然刚刚是从他们别墅离开的!

    只要一想到他们两个人相拥在一起,她就像透不过气一样。

    他现在一点也不想跟他独处一个空间,这让她恶心!

    “开门!”袭欢瞪了一眼从头到尾一声不吭的司徒轩。

    “你……你不是到家了吗?”司徒轩看着她一脸愤怒的模样,一脸懵逼。

    那个家字狠狠刺激了她的内心,她心火更旺,出口的话更带着狂风暴雨:“家什么家,你开不开门!难道我要留在这里碍别人的眼吗?”

    司徒轩被他这么一吼马上不敢造次,乖乖的打开车门。

    “袭欢……你!”封延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她一坐上去司徒轩竟然想发动车子离开,他浑身气息一冷,长腿一迈,伸手打开车门,把她从车上拽下来。

    “干什么!放开我!”袭欢拼命挣扎,男人俊脸更加难看,直接把她打横抱起。

    混蛋,他竟然敢当着司徒轩的面抱她!瞬间又羞又恼,脸色一片涨红。

    “你……封延,你赶紧放她下来!”司徒轩直接从驾驶座上下来,愤怒出声。

    “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封延抱着袭欢,潇洒转身直接往别墅里面走去。

    “封延!我要你放我下来,你听到没有!”袭欢被他抱在怀里,浑身僵硬。

    “封延,你……”然而不等司徒轩走进门口,铁门就被关了起来。

    他被挡在门外,不断地拍打着铁门,一边叫着。

    “袭欢,我希望他现在马上消失,要不然他就永远留在这里。”身后的声音实在太吵,让封延心里更加烦,愤怒也一层一层的往上涨。

    袭欢停止挣扎,看着站在身侧的管家,她赶紧对他使了个脸色,

    司徒轩跟袭欢都是老管家从小看着长大的,多少还是有一些情分在,最终司徒轩还是在管家的劝说下,离开了别墅。

    封延抱着袭欢直接往楼上走,一脚把门踢上,“砰”伴随着关门声,袭欢被放倒在床,紧接他高大的身体压下去。

    身体重量骤然变,袭欢脸色巨变,伸手不断的推拒他,想到他刚刚可能跟林兮然翻云覆雨,她挣扎的更加厉害:“滚开!不要碰我!我觉得恶心!”

    “袭欢!不要闹了,你以为什么女人都能爬得上我的床?现在兮然是一个小孩,你不可以这么说他。”封延深遂的双眼盯着她半天,随后翻身坐在床上。

    小孩?呵呵,袭欢心里冷笑,快速从床上爬起,手不经意摸到什么,低头一看,发现是一本杂志,封面赫然是那条限量版的项链。

    这条项链不是林兮然刚刚带着那一条吗?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看到一旁看着袭氏发票的字样,双手悄然握紧。

    看袭欢没有说话,封延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发现她正盯着杂志封面的项链看。

    昨天晚上她喝醉酒的表现让他十分满意,虽然早上闹了一些不愉快,但是昨天晚上她疯狂性感的模样,不断地在他脑海中回荡,而且她说她爱他。

    所以今天早上一到公司,他看到这条项链的时候,觉得只有她才配得上这条项链,所以他想送给她。

    当他兴致勃勃的回到家里,发现她根本不在家,昨天的事对于他而言是他们两个人婚后最甜蜜的一个晚上,而对而言,只不过是酒后的一场梦而已。

    晚上回来她可以跟他共枕而眠,但是白天她却要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越想心中就越堵得发慌。

    袭欢拿起床上的杂志,直接向他扔去:“你总是当着我的面袒护她,但是又不敢承认你们的关系,至少我敢做敢认,你呢?”

    封延脸上的神色更加难看,双眸散发着危险的光芒:“袭欢……”声音饱含怒火,在愤怒的边缘来回。

    “你还真是好样的,拿我们袭家的钱去讨女人欢心,我真是看不起你!”杂志上耀眼项链刺得她双眼发痛,然而心更加难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