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二十二章车爆胎
    袭欢来不及多想,直接飞奔到停车场取车,停车场里灯光昏暗,阴森森的一个人都没有,她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眼睛更加不敢东张西望,找到自己的车子坐进去,车子便像离了线的弦一样,飞奔出去。

    因为她的别墅住在郊区,还好现在已经过了下班高峰期,很快就进入了高架桥。

    车子越往外开,昏黄好的灯光照洒在马路上,有一种孤单落寞的感觉。

    车窗打下,微凉的晚风吹进来,吹乱她一头青丝,烦乱的内心,窜出一阵阵的失落感。

    天上的星星闪闪发亮,为这寂静的夜晚,徒增一道亮丽的风景。

    “砰”地一声,原本在马路上奔驰的车子,突然发出一阵巨响,她吓得迅速握着方向盘,把车停在一边。

    下车,来来回回的转了一圈,才发现居然是车胎爆了。

    我去!这人品是不是太过爆棚了?眼看着距离十点还有四十分钟,还有**公里才可以到家,老天是在故意逗她吗?

    袭欢气的在车胎上踢了一脚,心里又急又无奈,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上更是一辆车都没有,老天是故意逗她的吧?

    走到后备车厢,想找一个备用轮胎,然而车子放的太久,车上的备用轮胎已经漏气了,再说换轮胎这个事,她根本就不会。

    她现在真的是急到不行,但是又没有办法,来来回回转了几圈,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手机,拿出手机一看,却发现没电了!我的天!!

    一向修养极好的她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最终她只好把跑车抛在一边,沿着公路走。

    晚风吹来,拂过她的身体,她忍不住抖了抖身体,隔着大半座山,她仿佛能看到袭家别墅。

    明明距离那么近,而她却到达不了目的地,恍惚中,她似乎看到那道欣长的身影。

    他愤怒的目光,仿佛隔着夜空向她袭来。

    而此时,正在袭家别墅里的封延,确实十分生气。

    他把所有的文件看完之后,一次一次的看着手表里的时间,几乎是每隔三分钟就看一次,现在眼睛十点半又来了,她竟然还没回来!

    心中的愤怒如同穿梭一层一层的牢笼一样,不断地往外冒。

    “袭欢,果然有你的!竟然不把我的话当一回事。”他清清楚楚地记得跟她说过晚上十点之前必须回家,她竟然无视他的话!

    还真有你的!袭欢,你最好不要让我发现你是跟哪个男人鬼混在一起!否则,后果绝对不是你可以估量的!

    封延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手上青筋突突的跳着。

    袭欢沿着马路的灯光一路往上走,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她,哪里试过走过这么远的路?

    如今她感觉双脚都不是她的了,她走得气粗喘着。

    她现在走的每一步,双脚就传来钻心的痛。

    “嘶……”后脚跟早就被高跟鞋磨破了,皮,然而她还是咬着牙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一个人走在马路上,心里忍不住害怕,特别是时不时还有几辆摩托车从她身边奔驰而过。

    她突然有些后悔凭什么要听他的话?为什么他说要十点钟之前回到家,她就必须回到家?

    明明是他做错事在先,她回来是找他算账的,怎么可以一味任由他牵着鼻子走?

    但是果果在他的手里,他能怎么办?还有爷爷……

    一阵一阵的无力感狠狠侵蚀着她,她到底该怎么办?她不应该处于这么被动的位置,她一定要想办法把这种责任扭转过来。

    一束灯光由远及近,“嘶……”的一声在她身边停下,刺眼的灯光,让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挡。

    “晚上好啊,美女。”随着车窗的下降,车里的人对他吹了一个口哨,司徒轩俊俏的脸庞清晰眏入她的眼球。

    “司徒轩?”袭欢双眼一亮:“你怎么来了?”她浑身即将耗尽的力气,瞬间像被人输了力量一样快速窜上车。

    眼泪不争气的流下,哭的稀里哗啦。

    “好了好了,多大的人了,还哭鼻子?你这样弄得好像我欺负你一样,来来来,抱抱你。”司徒轩眼底溢出心疼,脸上却装作一副轻松的模样。

    原本要走一个小时的路程,司徒轩把车速提到极致,十分钟就到了。

    袭家别墅灯火通明,封延站在阳台上,看着一辆飞速直行的汽车,这次黑的夜里带着闪耀的灯光,格外的明显,然后停在别墅的门口。

    他的心不由得紧张,当他看清那辆车的时候,心骤然跌到谷底,眼中翻滚着阴云密布。

    他清楚的记得袭欢的跑车是黑色的,在他们结婚的时候,他亲自给她定的,那是他自己一分一分攒起来的钱买的。

    看到司徒轩打开驾驶座的门,然后咧嘴跑到副驾使坐,车门打开,清晰的露出袭欢的脸。

    他二话不说,直接转身下楼。

    袭欢此刻已经从车里下来,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替她打开车门的时候,伸手扶了她一把,顿时把他们两个单纯的友谊硬多了几丝暧昧。

    “我可以走,不用你扶。”袭欢站稳身体之后,直接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

    虽然她的脚前两天是受过伤,今天晚上又走了那么多路,不过她还没有脆弱到需要别人扶的地步。

    “我还以为是谁呢……”寂静的夜里突然响起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原来是我们的封太太,又勾搭上哪个富家子弟了?”

    袭欢冷眼看着说话的人:“林兮然,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要是到时候得罪了人,我看你到时候怎么走你的明星大道。”

    她现在跟林兮然就像死敌一样,水火不容。

    “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明星林兮然吗?长的也不咋地。”司徒轩眯着眼睛看她一眼,轻挑出声。

    司徒轩的双眼在林兮然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会儿,眼里不屑的神色更浓:“香奈儿最新的限量版包包被你带在身上,看起来也像街边货一样,气质真不行!实在是太过浪费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