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十九章限制自由
    她此刻的模样像极了发怒的狮子,该死的,他竟然觉得可爱!

    “这么快就不记得了?要不要我重温一次?”封延说着,倾身向前,袭欢一慌,拉起被子往后靠。

    被子被她一扯,连带着封延身上的被子也被扯去。

    封延静静坐在那里,被子滑落,露出他结实的胸膛,身上一道道的抓痕,看得袭欢脸色涨红,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觉得脸上一片涨热,眼神闪躲,就是不敢看他。

    封延起床,慢条斯理的穿着在她面前穿衣服,他身材高大,眉目清冷,扣衬衣上的最后一颗纽扣,他居高临下的看她,眼神如同王者一样冷傲:“昨天晚上的你,我很喜欢,继续保持。”

    穿上衣服后的他又变成了那个冷冰冰的封延,出口的话更是没有一丝温度。

    昨天晚上她让他深深着迷,为她疯狂,但是一大早她却翻脸无情,竟然想把他踹到地上,他何时有过这么狼狈的一面?想到这层,眸色微深。

    “你……明明是你趁着我喝醉然后趁机占我便宜,现在你还说我主动勾引你,你……你去做你的春秋大梦吧,我是不可能会勾引你的!”袭欢此刻的大脑一片空白,对于昨天晚上的一切毫无印象。

    就算有,现在她也不会轻易承认,纵然昨晚放纵自己跟他发生关系,但那都是在酒精的作用下,并不是她的本意,袭欢在心里对自己说着,似乎这样,她就能心安理得一点。

    “你不勾引我,你要勾引谁?”男人脸上一怒,单手一伸,捏着他的下巴,俊脸靠近她:“嗯?你想勾引谁?付铭还是司徒傲?袭欢,如果昨天晚上那个男人不是我,是他们其中一个你是不是也会上?”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封延的心底被熊熊的烈火燃烧,双眼充血,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的表情。

    被他语言刺激的袭欢心中的愤怒也跟着涨起来,她怒说:“没错,只要是男人,我都不挑怎么样?你要是看我不顺,马上就可以跟我离婚啊,还签什么代孕协议?反正像我这种女人,我也不想跟你生孩子!赶紧离婚!”

    他真的是受够了,每次只要他一生气就用这种事来刺激她,她早就已经麻木了,随便他怎么说吧,反正她现在的名声也没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姑奶奶不想理了,也不理了。

    “我跟你说过,想要离婚可以,除非你给我生上孩子,否则你想都别想离开我,你要是敢动什么其他心思,你这辈子都别想见到你的女儿。”他这一辈子都不会放开她的手。

    **裸的威协,自从果果落到他手上之后,她费心思也查不到果果的下落,该死的封延。

    袭欢气的头顶冒烟,漂亮的双眼带着熊熊的烈火怒瞪着他,仿佛要把他燃烧殆尽一样。

    “封延,这样有意思吗?现在的你还有什么得不到的?”话出口之后,袭欢瞬间闭上嘴巴,这个问题她根本就不需要问,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他一直要的都是袭家的家产!多么痛的认知。

    “是吗?你认为我真的什么都得到了吗?”封延冷说出声,双眼紧紧盯着她脸上的神色。

    “我告诉你,不要怀疑我说的话,如果不想你在乎的人出事的话,最好乖乖呆在我的身边,否则……后果自负。”

    “你……封延……你真的是个混蛋!”袭欢气的心口发疼,脸色因为愤怒而变得涨红。

    “袭欢,想要见那个孩子,你最好乖乖的,到时候我满意自然会让你见她,而你最好跟付铭不要再见面。”封延气场一冷,声音骤然冷如冰。

    袭欢,你到底有多爱付铭,竟然敢背着他跟他生孩子,越想他的心就越痛。

    “哼,你做梦吧!”又说的迅速下床,穿好衣服,直接往楼下跑去。

    看她逃也似的离开,封延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强忍着要把她扯回来的冲动,她当真那么在乎那个孩子吗?

    想到昨天晚上她疯狂的主动,他伸手捂住心口,试图缓解心中的疼痛,是不是在付铭的床上,她也会如此热情?

    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身上的气息骤然降到零度,双眼更是翻滚着惊天骇浪。

    然而袭欢头也不回的往楼下飞奔,刚想往外走,管家却上前伸手一栏:“小姐,这一大早的,先吃点早餐吧,你已经连续两天没吃早餐了,再加上昨天晚上又喝了那么多酒……”

    “没胃口,我想出去走走。”袭欢的声音有气无力。

    面对封延的时候,她就像充满电的战斗机一样,浑身的神经绷到极致,时刻准备着,跟他对战,但一旦离开他的身边,她就觉得身心疲惫。

    “小姐,你老是这样下去怎么行呢?这样身体会熬坏的,况且以前老爷有交代过,让我好好照顾你,你看你回来才不过几天,现在都瘦了一圈。”管家是从小看着她的长大的,他的孩子都没在他的身边,他一直拿袭欢当他的亲生孩子一样看待。

    从小就对她疼爱有加,什么事都亲力亲为,除了贴身的事物之外,其他的都是他一手包办的。

    “张伯,我真的没有胃口,从明天开始,我一定会好好吃饭的,好不好?今天就算了……”袭欢敷衍的点头,直接推门而出。

    “袭欢。”身后响起一道低沉冷漠的声音,无形中透着紧紧的压迫感,让袭欢的脚步骤然停下。

    他并不想在他的面前表现的那么无能,只好强忍下心中的害怕,扭头,清冷的双眼直视着他,透着几丝慌张:“干什么?我在这个家里没有地位,就算了,难道我连自由都没有了吗?”

    压下心底的情绪,她强迫自己不能在他面前低头。

    “先吃早餐,否则你就别想出门。”封延一脸淡定的从她面前走过,随后稳如泰山的在餐桌上坐下,双手优雅的举着刀叉。

    “封延,你不要得寸进尺!吃不吃是我的事,你凭什么命令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