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十八章热情似火
    封延看着醉眼迷胧的女人,一步一步的向她靠近,越近那张脸越让他心跳加速,窗外夕阳西下,余晖洒在她的身上,为她镀上一层一层的金光,素白的长裙衬托的她如同落入凡间的仙女一样。

    近了,伸手与她十指交缠,双眼紧紧盯着眼前的女人,目光里带着浓浓的爱意更柔情。

    喝了酒之后的袭欢比任何时候都要可爱,少了之前的嚣张跋扈,多了几分萌态,多了几丝娇媚。

    素白的小脸泛着迷人的红,红唇娇艳,迷人的双眸此刻透着浓浓的爱恋。

    “袭欢……”这般漂亮的袭欢,让他也跟着迷醉,他低沉的声音低沉透着无尽的吸引力,他不敢太大声,怕惊醒了她。

    这个女人,他放在心尖上十多年,从来不舍得对她大吼大叫,更是不忍强迫她,他恨不得所有最好的一切都给她,可是她……

    袭欢抬头,静静地凝望着眼前,她静静凝望着这个她爱的十几年的男人,眼中充斥着太多的感情。

    与脑海中熟悉的影子拼凑,心中感概万千。

    “封延……你终于回来了。”良久,她低低说了一句,随后靠在他的怀里,在他胸前蹭了蹭,,那模样像极了困了的小猫。

    这个怀抱她想了五年,自从她回国,她一直隐藏着自己的情绪,不让她泄露分毫,可是谁又知道她张牙舞爪的背后,是怎么样的心酸?

    封延身体一僵,反手把她抱在怀里,心更加柔软,然而下一刻,袭欢伸手推开他,随后端起桌上的红酒瓶子往高脚杯里倒酒。

    拿着酒瓶子手不断颤抖,有些酒倒出桌面,封延眸色渐深,伸手夺过酒瓶,仰头喝了好几口。

    “呵呵……真帅……”袭欢看着他这副模样,双眼更加迷离。

    她伸手紧紧的抱着他,这个她爱入骨髓的男人,恨不能把他揉进血肉里。

    鼻子青充诉着男人熟悉的声音,她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红唇微启:“封延,为什么我这么爱你?而你……的心里为什么没有我?”

    封延身子一紧,双眼闪过闪过柔情,快的让人来不及抓莫。

    他伸手直接把她打横抱起,往卧室走去,管家原本还担心他们两个会闹脾气,然而当他看到封延抱着袭欢上楼时,笑了笑,伸手让佣人把桌上的酒杯收掉。

    “你回答我呀……封延,你为什么不爱我?”她贪恋的看着近在眼前的男人,眼中闪烁着苦涩。

    “那你爱我吗?”

    袭欢想也不想直接点头:“爱……我当然爱你,爱你爱的我心都碎了。”

    “你既然爱我,那你为什么要跟付铭在……”封延原本不想提这事,但是这就像梗在他心中的一根刺,不吐不快。

    他在乎的从来都不是她是不是真的出轨,她是不是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在他心里她永远是那年梨花树下一身芭比娃娃公主裙的少女,她站在他的面前,笑脸如花。

    只一眼,他便喜欢上她,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对自己说以后他一定会娶她。

    然而,长大以后,他如愿以偿,可是结果却……

    袭欢摇了摇头,伸出中指抵在他的薄唇,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嘘……什么都不要说,我要你爱我。”

    她双眼散发着迷人的光芒,精致的脸上泛着红光,红唇娇艳欲滴,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袭欢,这是你说的,你不要后悔……”封延声音低沉,在她的耳边低声呢喃。

    他独特的嗓音听的袭欢浑身一抖,身子更加酸软无力,她笑了:“封延,就连在梦中你的声音也那么好听……”

    他的声音仿佛透着某一种魔力一样,让袭欢心神荡漾。

    醉眼迷离的看着眼前俊美斯的男人,袭欢的内心防线彻底崩塌。

    这个她爱了那么久的男人,如今近在眼前,却又那么陌生。

    酒精惹人醉,酒不醉人人自醉,袭欢此刻再也顾不得什么,双手勾上他的脖子,用行动说明一切。

    夜色美艳,海风轻吹,海浪一层一层拍打在沙滩上,夹带着浓浓的风声。

    一夜的深情席卷着两人,狂风暴雨过后,迎来了宁静,月亮早已经羞涩得躲进去层。

    清晨,“沙沙”的风声,依然继续,窗帘迎风飞舞,阳光穿破云层,透过玻璃,折射进卧房。

    刺眼的阳光让床上的人儿眉头轻皱,秀眉动了动,长长的睫颤抖了几下。

    感觉到胸口有点透不过气的感觉,微微睁眼,突然察觉到不对,扭头就看到一只小麦色的手臂正压在她的双峰之间。

    瞬间,她如同石化了一般,机械扭头,就看到男人此刻睡得正香。

    大脑一片空白,昨晚发生的事已然断片,低头,看着身上的痕迹,她双眸失神。

    空气中依然飘散着暧昧的气氛,她瞬间,昨天晚上一些零零散散的碎片,在脑海中拼凑。

    “啊!封延……你这混蛋!”意识到昨天晚上他们做了什么之后,她气的抬脚一踢。

    “唔……”的一声闷哼声响起,与此同时,她的脚被一双有力的手握着。

    封延紧闭的双眼一睁,眼神怪异地看了一眼愤怒的袭欢,语气清冷:“一大早的鬼叫什么都是老夫老妻了,你还有哪里我没见过的?”

    他话说得理所当然,然而袭欢听得心口发痛。

    “去你的!谁跟你老夫老妻,我们现在可是在离婚的边缘徘徊!”袭欢怒吼出声,清冷的双眸深处带着不易察觉的羞涩。

    “明明就想要你还装什么?昨天晚上的你,可比现在要可爱的多了。”封延看着她这副模样,脑海中闪烁着她昨天晚上热情的举动,还有她的疯狂。

    那样热情,让人忍俊不禁,总比她现在一醒过来就如同刺猬一般,让人不敢靠近。

    “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你马上出去!出去!”袭欢心中的愤怒如同破茧的蝶一样,熊熊燃烧着,浑然忘了她现在寸缕未着。

    脑海中隐约记得某些片段,但骄傲如他,怎么可能会承认?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