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十三章脸红心跳
    “你个……”袭欢还想说些什么,但封延已经拉着她到浴室门口。

    她愣了一下,还没弄清楚什么情况,就被他拖了进去。

    “你干什么?”

    “记住,你现在还是封太太,形象很重要。”封延的声音落下,水瞬间从花洒流出来,喷了袭欢一脸的水。

    该死,他这是换着说法说她脏!

    袭欢呆愣了一下,她站在花洒下,浑身的衣服已经湿透了,此刻的她显得更加狼狈,眼神空洞无神,就是一个被人抽走了灵魂的木偶一样。

    封延仿佛懒得看她这副模样,在她呆愣时离开了浴室。

    当袭欢回过神的时候,浴室里早就没有了男人的踪影。

    也许他是真的嫌她脏吧,所以看都懒得看她一眼,突然她的心就像被人狠狠的刺了一刀一样,痛得她极为难爱。

    他费尽了心思让他厌恶她,让他跟她离婚,如今两样都差不多达到了,而他的心却痛得喘不过气。

    她任由温热的水流拂过她的身体,慢慢闭上如星的双眼,感受着温水带给他的舒畅。

    封延离开浴室之后,拿出了一直在口袋里振动的电话,深邃的双眼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眉头皱起,直接按了拒接。

    紧接着,特助便出现在他的面前,一脸紧张:“boss,那边的人让你马上回去一趟,说有很重要的事。”

    那边的人一点都不好惹,就算boss是继承人,不过他的要求实在太强硬,他一个小小的特助根本就摆平不了。

    “嗯。”

    “这……”特助听着他的回答,哭丧着一张脸:“boss……你既然知道……那你为什么现在还在这里?”

    那边的人很明显是着急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半夜被人拎起,直到现在他的大脑都是一团糟的,到现在都还没搞清楚是什么状况。

    男人脸色一冷,言语成冰:“有意见?”

    “我怎么敢有意见?boss那边的人看起来真的很急,我们要不要现在出发?”特助纠正自己的语气,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说。

    然而男人听着他的话,丝毫不为所动,依然如泰山一样稳稳的坐在沙发上。

    特助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但是又不敢发作。

    别人打工,他也打工,怎么他这么命苦?每天都好像有一把刀子架在他的脖子上,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

    男人冷冷的看他一眼,薄唇轻启:“让家庭医生过来一趟,他的脚受伤了。”

    “什么?……”特助眼皮跳了跳,现在都火烧眉毛了,他还有功夫管别人的事,如果再不出发,到时候那边的人怪罪下来,遭殃的还不是他?

    看着特助一脸懵的模样,封延眉眼一冷:“赶紧去。”

    见封延是铁了心要先把袭欢的事情处理完,当下也不再犹豫,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20分钟之后,袭欢从浴室出来,刚在沙发上坐下,管家就带了一身进来。

    而此刻封延已经离开了袭家,在去封家的路上。

    等他再回到袭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

    他轻手轻脚的上楼,生怕吵醒了正在楼上休息的袭欢,轻轻推开卧室的门,看到她裸露在外的小脚丫。

    夜里的袭欢岁的似乎很不安稳,她整个人缩成一团,秀眉皱成川字,嘴里时不时的嘀咕两句。

    封延走到床边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随后把脱下衣服,进了浴室,不一会,身上围着一条浴巾就出来了,随后窝上了床。

    袭欢今天走了一天的路,深身疲惫,此刻睡得很沉,直到封延把她抱在怀里,她也丝毫不觉。

    而睡梦中的她,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温暖吸引,她往他怀里靠了靠,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睡了过去。

    封延怔了一下,随后把她抱进怀里,满足闭上双眼。

    这应该是袭欢这段时间睡得最安稳的一次,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清纯的阳光从窗户洒进来,她伸了伸懒腰,心情竟莫名的好,扭头看着身边空无一人,心里有一股异样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在她睡着的时候,身边好像有人。

    她突然勾唇自嘲,昨天晚上她果然是在做梦,像他那么变态的人,怎么可能会温暖?他只会让人觉得浑身冰冷而已。

    她在心里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起身下床,换了衣服之后,直接下楼,封延已经坐在一旁的餐桌上,跟平时一样,看着晨报。

    林念手中拿着相机,清晰的瞄准某一个地方,越看脸上的笑容就更加浓。

    “小姐,早餐已经备好了,请上座。”管家看到袭欢走进饭厅,马上招呼佣人把早餐端上来。

    袭欢自动在餐椅上坐下,丝毫没有理会坐在一边的封延。

    她一脸的不爽,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餐,原本的好心情瞬间消失,之前在餐厅里发生的那一幕清晰的倒影在她的脑海中。

    瞬间,她的脸红了起来,都怪那个变态,害的她现在都有阴影。

    “小姐,是不是早餐不和胃口?”

    袭欢摇了摇头,咳了一声,掩饰脸上的尴尬:“没事,我有话想跟封延单独谈一谈,你先出去吧。”

    “是。”管家恭敬点头,看了一眼封延之后,伸手招呼着众人离开。

    袭欢一脸愤怒的看着封延,直接把手中的鸡蛋丢在一边:“封延,你这个王八蛋!害的我现在连吃饭都有阴影!”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在同一张桌子上,竟然可以无动于衷的看着报纸,而且还把早餐吃得一干二净,他的脸皮呢?

    “我为什么吃不下?难不成你还想着之前在这里发生的事?”

    “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封延,你就是个变态!”

    袭欢的脸已经红成了一片,特别是看到他眼里浮现调侃的神色时,她就更加坐不住了。

    她直接拿起丢在一边的鸡蛋,向他砸了过去,不等他反应直接拔腿就跑。

    封延长手一伸,接住她丢过来的鸡蛋,瞬间鸡蛋在他手中被捏的粉碎。

    鸡蛋壳落在今早晨报上,刚好上面的照片是袭欢坐在一个男人的车子里,刚好拍到男人的侧脸。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