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八章流言
    代孕协议四个大字清晰映入两人的眼球。

    袭欢气得浑身发抖,协议内容大致是她必须生下孩子给林兮然抚养,直到孩子生下孩子后,彼此协议离婚。

    明明一切都不是她的错,为什么要她来承受?在他眼里,她到底是什么?生孩子的工具吗?

    他心爱的女人不能怀孕了,所以她就得替他们生一个孩子?真是可笑!

    男人丝毫不在意她的怒气,弯腰把地上的协议拴捡起。

    他冷漠的表情让袭欢心里更恼,往前跨近一步,她双目赤红:“封延你凭什么让我为你们之间生孩子?我是人!不是工具!”

    痛从心尖发出,让她疼痛不已,指甲深嵌入肉。

    封延冷笑:“你害她今后失去做母亲的资格难道你不应该付出代价?”

    “你无耻!那是她咎由自取,根本不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她想嫁祸于我,又怎么会变成如今这般?”越说心越痛,她深吸一口气,继续开口:“我是绝对不会替别人养孩子的!”

    心一寸寸痛起,在他心里,难道只有那个女人吗?

    “袭欢,你以为现在的你有拒绝的机会吗?”封延低沉的嗓音响起,簿唇微勾,高傲的模样好似一切都掌握在手中。

    “袭欢,你一定会同意的。”男人语气肯定,看了她一眼,随后转身离开。

    看着男人渐近渐远的身影,泪慢慢模糊了她的视线。

    恨,从心底窜生,越来越烈。

    出了医院,微仰头看着蔚蓝的天空,刺眼的感觉让她双眸微眯。

    红唇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眼底自嘲之色更浓。

    拦了辆车,直接回了别墅。

    现在的她,身心俱备,只想回房好好舔她可笑的伤口。

    刚进家门,管家迎了上去:“小姐,你回来了,用过晚饭了吗?我让佣人给你做点?”

    “不用了,没胃口。”说完,径直上楼,把自己关在卧房。

    倒在柔软的大床上,她吐了一口浊气,双眸紧盯天花板,

    就在双眸慢慢闭上的时候,突然的手机铃声吓了她一跳。

    伸手接起,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她蹭的一下从床上弹坐而起:“喂,张姨,是不是果果出了什么事?”

    “小姐,果果得了天花,现在吵着见妈妈,怎么办?”

    “你说什么?”随着保姆话落,袭欢眼里慌成一片:“你带他去医院看了吗?”

    “他不肯去,哭着吵着要见妈妈,小姐,要不直接把她接回国冶疗吧,不然这样拖下不是办法。”电话那端是保姆着急的声音。

    “没有其他办法吗?”现在把果果接回来并不是好的意头,再加上她现在又处于风口浪尖。

    “没有,无论怎么劝都不听。”

    “好,我现在马上给你们订机票,先安抚好果果,让她医生给她开点药,明天我去机场接你们。”袭欢当机立断,纵然现在她处于风口浪尖,但还是果果重要。

    至于会出什么后果,现在已经顾不得了,只要她保密工作做得好点,就行了。

    挂完电话,袭欢直接给他们买了机票,让他们连夜赶回,而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毫无睡意。

    天微微亮的时候,袭欢就起床梳洗,而封延彻夜未归。

    袭欢唇角勾起一抹苦笑,换好衣服之后,袭欢直接开车去了机场。

    她订的机票是最肮班,早上八点的时候便会抵达临城。

    机场。

    人来人往,袭欢直接往接机处走,由于慌张,她根本没留意身后的一切。

    抬起手腕,指尖刚好在八点,她仰首张望,双目紧紧盯着出机处的人。

    忽然,她眼前一亮,快步上前:“果果。”

    “妈妈。”

    “小姐。”

    袭欢直接把果果抱入怀中,眼底是掩饰不住的痛意。

    以前多么活泼一个人,现在连叫声妈妈都有气无力。

    “张姨,走吧,我们先送果果去医院。”小心翼翼抱着怀里的人儿,步伐匆匆的往机场外赶。

    一路飞驰,终于到了医院。

    把果果交给医生之后,她一直在走廊外着急的等着。

    半个小时后。

    “医生,她怎么样?”

    见医生出来,袭欢快步迎上去,双手握着医生的手。

    “没事,还好发现得及时,我现在已经给她打了针水,只要按时吃药,休养几天便会没事了。”

    “谢谢。”听到医生说没事,袭欢提着的心放了下去。

    进入病房,看着果果睡得安稳,她紧皱的眉头才慢曙舒展开。

    “叮咚叮咚……”

    在她刚想松一口气时,手机忽然一连响了好几下,因为怕怕醒果果,她快速拿出手机,打算关机,看到微博推送的新闻头条让她如坠冰窖。

    “今日头条,临城袭家大小姐婚内出轨育有一女。”

    “清晨,袭家千金送爱女到医院,面色慌张,封延头顶绿帽,到底结局如何?”

    微博上全是今天她从机场到医院的照片,越看,她脸色越苍白,这些人简直是无中生有!

    怕影响果果休息,她把手机调为静意,走出病房,眼底一片冰冷。

    袭氏,封延在看到新闻头条时,怒火中烧,看着网页里的内容,他恨不得把里面的新闻全部烧尽。

    他起伏不停的胸膛,正障显着他此刻的怒火,大手一挥,桌子上如山的文件,件“啪”的一声,尽数倒落在地。

    该死的女人!竟然还敢带着孩子回来,只要一想到这,他心的怒火犹如漫天火海,似要把世间一切尽数吞噬。

    “总裁,现在丑闻传得越来越浓,现在公司股票波动很大,不过半个小时,公司已经损失千万。”

    封延面容冰冷,端坐一办公椅上,眸色越发深觉,整个人似置身于寒潭之中,连气流都冷然成冰。

    “不惜一切代价,让付家从临城消失!”

    “总裁。”助理心里一惊,他的势力一旦尽数倾出,那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照做。”男人冰冷的声音,毫无温度。

    “是,总裁,不过,到底是谁这么不要命,竟然连袭家的丑闻也敢爆?”那简直就是不想活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