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娇妻归来:霸道总裁狠狠爱 第六章离婚
    “我……”封延脸色一僵,扫了一眼袭欢,见她冷眼旁观,事不关已,精致的小脸上更是挂着冷笑,心里一气:“我会跟她离婚的,会对兮然负责的。”

    他的回答似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袭欢冷笑,指尖微凉,心在瞬间痛起。

    林妈妈听到回答,脸上笑意更浓:“这可是你说的啊,封延,今天我们可都听到了,你赶紧跟这个狐狸精离婚,然后娶我们女儿,听到没?”

    “就是,就是,你们赶紧找个日子把婚离了,省得我女儿以后伤心。”林爸爸开口符和。

    封延面无表情,双目满含怒火盯着袭欢。

    从他答应离婚,她脸上的表情甚至变都不变一下,顿感空气中的消毒水味越来越难闻。

    袭欢心里一片悲凉,他最爱的果然是那个女人,突然想起上次跟他提离婚,他决心不肯离婚,如今,那个女人不过是躺在手术室里,他就答应离婚了。

    真是可笑到极!

    林妈妈跟林爸爸得到回答,待林兮然回到病房之后,双双离开。

    临走时,还不忘让他尽快办离婚手续。

    两人走后,原本吵杂的走廊,瞬间安静不少。

    袭欢冷眼看他,脸上神色如常:“既然已经答应离婚,那我们现在就去办离婚吧。”

    清脆的声音如同流水声,却让封延心头大为光火。

    他一步一步向她逼近,目光阴沉,女人一步一步后退,双眸毫不退缩。

    “我既然答应离婚,那我就不会反悔。”冷如寒冰的声音自他唇齿间传出,伸手捏上袭欢光滑的下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不过,时间由我订。”

    言下之意,他同意离婚,但什么时候离还得看他心情。

    袭欢心中一气,伸手一拍,打掉他的手:“封延,你无耻!”

    “谢谢。”男人毫不在乎低笑,随后阴冷出声:“既然你害她现在住院,那你就好好照顾兮然,如果她再出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

    她笑了,笑容凄楚:“你让我一个正室去照顾小三?封延,你凭什么!”

    他凭什么这么命令她?他不过是袭家捡回来的一个孩子而已!

    他忽然向她靠近:“凭我是封延,袭欢,不要忘了,你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袭家千金了,你于我来说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

    微不足道,原来他们一起那么多年,如今因为一个女人换来的却是一句微不足道。

    “好,既然封大少这么说了,那我自然会尽心尽国照顾你的心上人了。”

    心上人三字,让封延的心狠狠一颤,脸色瞬间阴沉。

    不明白他的突然变脸,不过,袭欢毫不在乎,她双手抱胸,面容清冷。

    正欲张口,“铃铃……”手机铃声响起,打断封延即将出口的话。

    封延拿出电话接起:“喂,好,我现在马上回去。”

    袭欢站在一旁,冷眼看他,听他要说回去,心里暗松口气。

    挂断电话,男人看她一眼:“袭欢,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如果让我知道你再敢对兮然不利,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心骤然痛起,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凉,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袭欢自嘲勾唇。

    封延,你什么时候放过我了?你对我,从来就没有过一丝仁慈!

    让她留在这里,无非就是想让羞辱她而已,吐出一口浊气,她痛苦闭上双眸,掩去眼中的情绪。

    再睁开时,清澈的双眸没有半点难过。

    走入病房,看了一眼床上的人,袭欢转身离开。

    等袭欢再次出现在医院病房的时候,她手中已经多了一个保温瓶,而原本昏睡的林兮然,也醒了过来。

    看到来人,林兮然眼底闪过恶毒还有浓浓的挑衅之色。

    袭欢就似没有看到她一样,把保温瓶的汤倒入碗中,端到她的面前:“喝吧。”

    她很清楚这出意外根本就是有人故意而为之,只不过她没有想到,她竟然可以那么狠,连自己的孩子,她也能痛下杀手。

    “我不喝,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袭欢轻笑:“到底是谁恶毒?林兮然,你真是心思歹毒到让我望而止步。”

    连自己的孩子也可以设计,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是吗?”女人毫不在意,眼底的恶毒如同开了花般:“我对你做了什么吗?”

    “做了什么你很清楚,不过,我估计如今你算盘落空,还害得自己终身不孕,林兮然,你应该很高兴吧。”

    林兮然脸上笑意一僵,终身不孕?

    指尖瞬间变得冰凉。

    那她以后怎么怀延哥哥的孩子?

    脸上的表情一变,林兮然眼底闪过慌乱,原本秀气的小脸,因为恐慌而变得挣拧。

    袭欢丝毫不在意的她的表情,脸上的笑容更深:“不过,你也算因祸得辐吧。”

    “什么意思?”她心里一提,双手紧捏被子一角。

    “你的好哥哥答应要娶你了,所以,你是不是应该乖乖养好身体,把这汤喝了,然后好了出院准备婚礼?”

    一字一句,全是讥讽。

    林兮然此时满副心思停留在封延肯娶她的世界里,根本没有在乎她话的讥讽。

    以后她就是封太太了,袭欢那个贱人什么也不是了。

    高兴不过瞬间,想到以后不能怀孩子,眼底兴奋的光芒变得恶毒。

    “封延哥哥本来就是我的,是你,害死我们的孩子,袭欢,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眼底的光芒如同淬了毒般,出口的话更是咬牙切齿,

    袭欢冷笑,为了嫁给封延,把她赶走,不惜牺牲自己的孩子,如今竟然把罪往她身上推,这个女人实在心狠,不过,却也跟封延天生一对,两人同是心思歹毒之人。

    “林兮然,少在这里血喷人,明明是你自己惹出的事,就要承担后果。”冷螋嗖的话刺得林兮然心中怒火更甚。

    眼见桌头柜上的保温瓶口冒着烟气,伸手拿起,直接砸向袭欢。

    她脸色一白,伸手一挡。

    “彭”的一声,保温瓶掉地,空所中瞬间漂散浓郁的香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