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男神攻略 第194章:不会是同流
    覃瑶看到那张邀请函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好了,她手里拿着那张邀请函笑着对老婆婆说:“婆婆,真的太感谢你了,不过这个主办方是李氏企业,石榴村的石榴酒的版权被他们买了吗?“

    “他们有这个想法,但是暂时还没有落定,不过他们在这里确实投资了不少。像这样的活动倒是第一次办,之前也没有听说过,有点突然。我也没有收过徒弟,这张票就给你了。“

    “婆婆对我可真好,谢谢婆婆了。“覃瑶心里却很有数,李臣非煞有心思的准备了这么一场酒宴,估计就是来给她下套的,要是婆婆知道这是个陷阱就不会把票给她了吧。覃瑶转身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薛云深,薛云深正在石榴村附近大的一个拍摄场地,接到覃瑶的电话特意走到了远离摄影棚的地方。

    “怎么了?”

    “我拿到酒宴的票了,你应该也拿到了吧?”

    薛云深看了一眼自己背后的摄影棚,笑着说:“何止我一个人,李臣非这次做的可是十足的打算,估计在他那里还有好几套备选方案呢。我这边摄影组的全组人都被邀请了。你是怎么拿到票的?”

    “老婆婆给我的票,李臣非给村子里几乎所有的年长的酿酒的人一人两张票,一张他们会留给自己,另外一张是送给酿酒人的徒弟,老婆婆没有徒弟,所以那张票自然就给我了,我也算是她的半个徒弟吧。”

    薛云深眉头一皱,有点怀疑的问:“你说的那个婆婆,她不会是……”

    “不会的,婆婆人很好的,也是石榴村里面最擅长酿造石榴酒的人。她是一个特别重感情的人,对世俗的事倒是很少过问,我不相信她会和李臣非那样的人是同流。”

    覃瑶说到这个的时候,情绪显得特别的激动,薛云深听着覃瑶笃定的声音安慰道:“好了,我知道了,你确定就好。”

    薛云深继续忙着拍摄组那边的事情,覃瑶也沉下心来专心的制作石榴酒,老婆婆在她的身边指导着,覃瑶看着老婆婆熟捻的样子,心里一直都是羡慕的。

    这几天的日子里,老婆婆倾囊相授,覃瑶真的学到了不少东西,她从石榴树下面挖出来一坛自己前几天酿造的酒,打开之后香气扑鼻。覃瑶很有成就感的拿起勺子准备自己尝一下,这味道虽然比起老婆婆做的还是差些火候,但是也很好喝了。老婆婆显得笔覃瑶还要激动,盛了一大碗来喝。

    “真的不错啊,这个是我第一次教你的时候你酿出来的酒吧,味道能变成这样就已经非常不错了。现在可以把这酒冷藏起来,或者埋在潮湿的泥土里面,它还能发酵的更美味,你尝过的我的酒之所以更好喝其实是因为那些都是发酵完全的。”

    老婆婆对覃瑶赞不绝口,覃瑶都有一点不好意思了。

    “婆婆,那你说我这能不能算是可以出师了?”

    老婆婆看着覃瑶一脸得瑟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覃瑶的手艺酿造出来的酒的味道确实不错,可是是经不起时间的推敲的,她如实的说:“你只是想要做给你的老公尝尝的话确实可以出师了,但是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你这样的手艺是不可能去拿这个酒做生意的。你的手法还是不熟练,大批量酿酒的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以你现在的能力肯定不行的。“

    覃瑶抿唇一笑,抱着自己的酒坛子说:“我可没想过要做酿酒的生意,不过我老公有一家酒庄,他比较爱酒。我多喝两杯就会醉的,婆婆你可能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我可没有时间去酿酒,这一次突发奇想,还是被我老公的妹妹蛊惑的。“

    老婆婆心下明了,对覃瑶也难得的好奇起来,随口问道:“真没想到你老公是开酒庄的,那天看到他的时候我倒是能看出来他是自己做生意的,没有想到做的是酒的生意。看来那天得到了他的认可,是得到了行家的认可。那你是做什么的,不在家做全职太太,我看他比你大了好几岁,你们两个不急着要孩子吗?“

    说到要孩子,覃瑶整个人都懵了,有点迷糊的说:“我暂时没有要孩子的想法,主要是我的工作,现在也不适合养孩子啊,我是做演员的,而且我才刚刚毕业,生孩子的话要很久才能恢复吧。我也没有时间照顾孩子,家里也没有其他的人可以照顾孩子了。“

    这么一说,脑袋忽然都大了,她和李言城之前的那些……都没有做过任何的安全措施,那万一要是有了宝宝,可怎么半?难道要从此以后成为宝妈?覃瑶觉得无疑是给自己的梦想浇了一盆冷水,可是要是真的有了孩子,家里还真的没有人可以照顾。

    老婆婆很不赞同的说:“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不是爱你老公吗?你老公应该是想要一个孩子的吧。他比你大,等你功成名就的时候,想要孩子了,等孩子出生之后,他都没有那个体力去陪孩子们玩了。”

    覃瑶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复杂了,她要好好的策划一下。

    “他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孩子的事情,我也没有想过,我觉得他应该是很随意的那种吧,他自己现在还挺贪玩的。不过婆婆你说的这个事情我会好好考虑的。”

    老婆婆觉得自己操碎了心,她只有两个儿子,没有女儿,这样聪明又很迷糊的覃瑶很得她的喜欢。

    覃瑶又酿造了一坛酒把它埋在石榴树下,她还有事情要和薛云深商量,今天就早早的走了,走之前还和老婆婆相约一起去参加那一场酒宴。

    老婆婆看着覃瑶离去的背影说:“以后都不用来学酿酒了,你已经可以了。不过有时间的话我这个老婆子还是随时欢迎你来叨扰的。”

    覃瑶回眸一笑说:“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