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男神攻略 第193章:品鉴会
    一场会议开下来,虽然说了很多,也推行了很多得东西,可是原本他们打算得东西全部都没有实现。李臣非确实说过要将当年李言城得父母托付给自己得那一部分股份全部转让出来,他很聪明的把这个话题交给了李言城,毕竟名义上是属于李言城得股份。李言城其实是无所谓在那里,不过全部放在李臣非这里会省去很多的事情,他随口说道:“我爸妈将这部分得股份全部交给您,肯定是出于对您得信任。既然他们都信任你,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我爸妈也说了等到我结婚成家立业之后,那部分得股份是要送给我得妻子和孩子的。“

    李言城提到妻子孩子的时候,李臣非的心猛地跳了一下,他对李言城发出警告的眼神,李言城看都懒得看他一眼,自顾自的继续说:“那当然是要我的舅舅替我的父母为我保管妥当更好了,等我以后结婚的时候,还希望各位能够成为见证人啊。“

    大家一听这话,都很高兴,自己得不到的东西,那么李臣非也休想要得到。大家表示了支持之后,全部都禁声了,李臣非看着坐在旁边风轻云淡的李言城,真的是打的一副好牌,他想要在舆论这方面压倒李言城看来是不可能了。

    其它的股东都很失望,当然也有负隅顽抗的人还在挣扎:“言城,你现在的心思全部都扑在言亿集团,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你该放些心思在成家上面了,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再说了言亿比李氏现在的发展要好很多,你也没有必要死抓着李氏不放,还不如卖个人情给我们这些为李氏呕心沥血的老家伙。你看怎么样呢?”

    李言城转着刚才拿在手里的笔,看着那个老股东笑着说:“您这样说就不对了,我本来就没有怎么管过李氏,只不过我的手上有一部分李氏大的股份,我怎么说也是李氏的直接继承人,难道不应该拥有李氏的股份?李氏也是我父母大的心血,我的父母将自己的心血留给了我,这又有什么不对吗?”

    李言城的话让在座的人哑口无言,李臣非只好打破这个僵局:“既然大家都默认了,我们今天就散了吧,晚一点我还有一个会要开。”

    几位股东干看着李臣非,对他吹胡子瞪眼却又拿他没办法,李言城听到要散了,一点都没有犹豫的离开了会议室,他看了一眼外面浅水池里的莲花,然后就走了。

    会议室里的那些老匹夫哪里肯走,他们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李臣非收拾了自己桌子上的东西,叹了一口气说:“我也想把我手里的这部分股份1平分出去,但是言城不同意啊,他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要是我执意这么做了,恐怕对我们李氏不好啊。”

    一个年轻的股东生气的说:“李董,最开始是你告诉我们你会把那一部分的股份转让出来的,现在这叫什么事?“

    李臣非看了一眼这个年轻人,拿着文件走到了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李然,你还是太年轻了,你应该多学学你的父亲,凡事都要沉得住气啊。“

    李臣非扬长而去,会议室里的其他股东只好咽下这口气,各自回去了。

    李言城坐在车上,他现在倒是有点佩服李臣非,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耍这些老股东,看来他现在一点都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李言城猜测之后的一段时间李臣非应该会大量的收购那些老股东手里的股份了,他也不能袖手旁观啊。

    唐婷在办公室里转来转去,她都快要急死了,李言城的忽然离开让她一下子慌乱了,硬撑着才把下面的几家分公司的总经理给打发了。李言城一回到言亿,唐婷拿出一大把的文件放在了李言城的面前,严肃的对他说:“总裁,这些都是加急文件,需要你立刻签字的,另外还有一些不得不参加大的会议我已经帮你推到了今天晚上还有明天的空隙,实在是不能再取消了。“

    “好的,我知道了,辛苦了。“

    唐婷欣慰的一笑,能得到李言城的一句辛苦了,她已经很满足了,这就是对她努力工作的一种认可,这下她总算是可以再33层站稳脚跟了。

    李言城都没有来得及跟覃瑶打个电话,就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中。覃瑶跟薛云深走了一段路之后就回家了,她躺在床上拿着手机念叨:“怎么还没有打电话过来,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嘴上说的好听,行动上一点都不自觉。“

    覃瑶去洗好澡回来再一次翻开手机,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覃瑶丧气的去拿来吹风机吹头发,忽然手机震动了一下,覃瑶惊喜的把吹风机扔到了一边飞快地去拿自己的手机,看到屏幕的时候让她失望了,原来只是一条余额提醒而已。

    覃瑶吹干自己的头发,躺进了被子里,拿着手机睡着了。李言城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打了个哈欠,顺便拿出手机,同样也没有任何大的消息,他打开微信拉到覃瑶的界面,打了一行字还是没有发出去。这么晚了,小媳妇应该睡着了吧。

    薛云深完成了自己手头的工作,打开邮箱的时候才发现白天已经收到了一条邀请函,还挺有意思的,是关于石榴村的石榴酒的一个品鉴会,如果是以前的话,这种低级的品鉴会他还真的不会看一眼,可是主办方是李氏企业旗下的一个小的酒业公司承包的。主办方管理这件事情的人是李然,好像还是李氏家族的一个亲戚,算起来是李言城的表哥了。不过这个人和李臣非的关系比较好一点。

    薛云深猜想着覃瑶也一定会被邀请的,不知道李臣非会想什么办法给覃瑶递邀请函了。李臣非自然有他自己的办法,他发出了实名制邀请函,邀请了村子里会做石榴酒的老人以及老人的徒弟,而老婆婆就在那张邀请函上面写下了覃瑶的名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