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男神攻略 第174章:气的吐血
    覃瑶浏览了一下微博,看了一下热搜底下的话题,大概也清楚了这件事情大概就这过去了。她联系到覃丽和钱远,他们除了拿到了之前张毅君的钱以外,没有受到任何其它的钱,两个人正准备回家呢。

    覃瑶让林林开车带着自己去车站送送他们,覃丽和钱远两个人站在车站外面,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林林的心时刻提防着,他都没有让覃瑶下车,覃瑶打开了窗户,覃丽直接扑过来说:“瑶瑶,你不要怪我,我也是迫不得已才那么说的,只有那样说我们才能得到更高的价钱,我们才能继续后半辈子的生活啊。”

    “只要远叔还赌钱,你们后半辈子估计不是被讨债的人打死就是饿死了。”

    钱远缩在一遍,认真的说:“我不赌钱了,我再也不赌钱了,如果我还死性不改,就让我不得好死。”覃瑶可不会相信钱远说的话,遮掩的话他早就说过无数遍了,她只是从后座上拿出一份文件过来递给了钱远,钱远打开看了一下,原来这些是当初那个带自己去珠城赌钱的人的资料,这个人居然在近期还有去镇上之前都有和南笙接触过。覃瑶这里还有南笙给他的转账记录。

    钱远看完之后,气得差点蹦起来说:“竟然是他,将然是南笙搞得鬼,我居然被骗了,他们从一开始就骗我对不对?哈哈哈,我真的是搞笑,还以为我这扽走了狗屎运呢。太蠢了,太蠢了!”

    覃瑶又拿了一个信封,她把信封交给了覃丽说:“这里事一笔我自己的存款,把这些给了你们之后,我真的就身无分文了。你们以后自己好自为之吧,不要再随随便便来西城找我了,以后你们的话再媒体那边也没有什么用了。”

    车站的喇叭响了,估计是这一班车子快要出发了,覃瑶关上窗户让林林开车走了,覃丽拿着那一个信封,心里尽是苦涩的味道,钱远翻看着手中的文件在心里一遍一遍的骂自己是个蠢货。

    车子开走了,也带走了这两人。

    覃瑶收到了一条短信,是李四月发过来的,这丫头自从又出国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这一回怎么还想起来给自己发消息。覃瑶打开一看,原来是这小丫头偷偷摸摸的回来了,现在正在李家的大宅里,她说家里现在没有别人了,想要请她过去一趟。覃瑶关掉手机无奈的对林林说:“掉头,我们去李家大宅,小月回来了,约我去喝下午茶呢。”

    林林也没有多想什么,李四月确实回来了,而且是昨晚连夜回来的,她回了那个家也很正常。覃瑶被林林送到了李家的门口,她自己走了进去,林林特意嘱咐道:“夫人,你先进去吧,我就不进去了,在车上等着你。”

    “我说过我要喝下午茶的,你估计要等很久了。”

    “没关系,如果等得时间太长的话,我就进去找你。”

    覃瑶喝林林约定好之后她就进去了,上一次在这里闹得很不愉快,可是i去你要并不担心这个,就算是李臣非在这里,她还是敢直接的表达出自己的观点。她走进了客厅,没有一个人,只有厨房里传来忙碌的声音,覃瑶走了进去把做点心的阿姨吓了一跳。

    “哎呦,您怎么在这里呢?把我吓了一跳,原来今天下午来的客人是你啊,我还以为是谁要这么刻意的招待呢。”

    “小月这都要跟你卖关子?对了,她把握叫过来,可是到现在都没有看见她人,她去哪儿了?我也就来过李家一次,不知道她的房间在哪里。”

    做点心的阿姨一脸懵,这跟李四月有什么关系,她支支吾吾的说:“小月昨晚回来的,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听说是父女俩又吵架了。然后小月就离开了,没有回来过。”

    覃瑶正在思考着这是不是一个圈套的时候,李臣非已经从书房里走了出来,他声音洪亮的笑着说:“没想到你还是来了啊,看来小月的手机还是很管用的。”

    覃瑶看向那个手里拿着一部手机的李臣非,那应该就是李四月的手机了,覃瑶淡然的问:“不知道舅舅找我来干什么?还用这种奇怪的方式,其实您是长辈,我是晚辈,只要您说一声我就会过来的,没有必要做这种鸡鸣狗盗的事。”

    “牙尖嘴利,不过我可不承认我是你的舅舅,我只有一个外甥李言城,可没有多出来的外甥女。”

    覃瑶悠闲的走到了沙发边坐下说:“那您可真是记性不好,我当然不是你的外甥女了,我是你外甥的媳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嫁给了李言城,就算是再不想当你的晚辈,这也不得不当不是吗?“

    覃瑶的话说的直截了当,李臣非气得不知道要说什么,过了好久之后他才坐在另一个沙发上,认真的说:“我之前也劝过你离开言城,可是你不听。你看看你自己现在有多么的拖累言城,这一份是言城公司的财务报表,就在跟你在一起之后,言亿就有走下坡路的趋势,这都是因为言城被你这个狐狸精给迷得团团转,我还听说为了你他经常不去公司开会,今天就已经推掉了好几个大单子。“

    “谢谢。“

    李臣非一头雾水,脸色很不好看地问:“你谢我什么?“

    覃瑶抬起头来跟李臣非对视,一本正经的说:“你刚刚难道不是在夸我吗?”

    李臣非像是在看一朵奇葩,他根本听不懂覃瑶再说什么,他什么时候夸过她了?莫名其妙,李言城怎么就看上这么一个奇奇怪怪的人。

    “你刚才不是说我是狐狸精吗?那不就是夸我长得好看嘛,确实是比一般人好看了一点,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被一个长辈这么直白的夸赞,有一点点害羞。”

    害羞?害羞在哪呢?

    李臣非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什么都不着边际,覃瑶说完话明明就是平常的脸色,一副很正经的样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