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男神攻略 第143章:帮助她父母
    覃瑶钻到了李言城的被子里,汲取着他身上的温度,双手紧紧的抱住了他,脑袋也扎进了他的怀里。李言城一动也不动,外面又是一声惊雷,覃瑶吓得一抖,李言城感觉到了自己睡衣的胸前有一点凉意,将覃瑶的脑袋从自己的怀里拉出来看着她的脸。

    那一张小脸上全是泪水,睫毛上还亮晶晶的,眼睛早已经迷失了平日里的气焰,李言城坐起来抱着覃瑶拍着她的背说:“怎么了?你害怕打雷是吗?“

    这么一说李言城倒是想起来之前让林林调查的覃瑶的资料,上面好像有一段写的就是覃瑶小时候的一段往事,她从小就怕打雷,但是家里的人一直不以为然,覃瑶从小就能忍,一直没有和她母亲说。这件事还是被覃瑶的高中同学发现的,也就是陈海星,那个时候陈海星和覃瑶是一个宿舍的,只要到了打雷的晚上,她必定陪着覃瑶说话,高考的前一夜就是一个打雷的夜晚,陈海星陪着覃瑶说了一夜的话,导致第二天两个人都在考场上睡着了。

    覃瑶的成绩一向优异,就算是睡着了,最后的成绩也还是不错的,考上了戏剧学院。陈海星直接第二天就没有去参加高考,后来她才被家人送出了国读书。

    李言城有点恼怒自己没有早点想起来,还将覃瑶一个人丢在房间里。覃瑶在李言城的怀抱里稍微好了一点,她拽着李言城的睡衣擦了擦眼泪,李言城有些好笑像是看着一个被欺负的小孩一样说:“好点了没有?“

    “没有,还会打雷的。“覃瑶以为李言城问她好点了没有是想要赶她出去,一脸惶恐的看着李言城,双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

    李言城摸了摸覃瑶的脑袋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容说:“放心吧,我陪着你,睡吧。“

    他拿着床头的遥控器将窗帘关上了,帘子一拉上,将外面的闪电全部隔绝在外面了,覃瑶平静了许多,天空中还是有一些间断的闷雷。

    覃瑶躲在李言城的怀里度过了这一夜,第二天一早醒来,覃瑶发现自己还压在李言城的身上,姿势太不优雅。李言城打了个哈欠坐了起来,这一晚上实在是太累了,覃瑶知道自己肯定折磨李言城了,要不然这么一个自律的人,不可能这么晚还在家里睡觉。

    “对不起,我……“

    “不用道歉,我的错,不应该让你一个人在房间了,以后不会了,不管怎么样,都不会丢下你一个人。“

    覃瑶没有想要回答自己的是这么一句沉重的誓言,肿了的眼睛又流下了眼泪,眼睛酸酸涩涩的疼着,心里却甜甜的。

    李言城用指腹抹去覃瑶脸上的泪水,抱着瘦瘦小小的人儿说:“好了,不要再让我心疼了,要去工作了。“

    覃瑶点了点头,像失了魂似的一直跟着李言城,直到他收拾好准备上车的时候才对小媳妇说:“你要跟着我去公司?“

    覃瑶恍然惊觉,忙摇着脑袋看着李言城上车走了。

    陈海星给覃瑶打了很多的电话,即使知道又李言城在但是她还是有点不放心。覃瑶的手机昨晚放在了原来的房间了,现在才看到未接电话,给陈海星打了过去。

    “终于接电话了,你要是再不接,我怕我就要去找你了。昨晚没事吧,上大学的时候你的寝室里还有好几个人陪你,这大概是你搬出来之后的第一次晚上大类吧。“

    覃瑶很欣慰有这样的一个好朋友无时无刻的不在关心着自己,眼睛又酸了。

    “没事,昨晚有言城陪着我呢。“

    “那就好,结了婚就是不一样啊,我怎么感觉我现在忽然有一种嫁女儿的心情。“

    覃瑶被陈海星奇怪的语气逗笑了,站在自家院子里看着花坛里的花,陈海星知道覃瑶没事之后匆匆挂了电话,表明要去睡一个回笼觉。

    西城经过一夜大雨的洗礼,整个城市的空气里都有着潮湿的味道。院子里的花被雨水打得不成样子,林林已经叫人去换花来了。

    南笙才回到西城,便觉得有了一点凉意,她在外地工作了几天,由于大雨飞机延迟,她只好坐着高铁回到了西城。高铁站上,她带着口罩穿行在众多的人之间,姜玟还有穆知带着她的行李跟在后面。

    高铁站前面的一个摊贩前围了很多的人,不知道在凑什么热闹。南笙隐约听到周围的人在说什么居然有人冒充明星的父母骗吃骗喝。

    “现在的大明星有钱的很,覃瑶之前出演了张简导演的新剧,现在又是选秀比赛的冠军拿到了一百万的代言,她的父母怎么可能在外面骗吃骗喝?“

    “肯定是假的,这种骗人最不要脸。“

    “她说她是覃瑶的妈,我还说我是南笙的爸呢,真搞笑。“

    ……

    姜玟听到路人粗鲁的话,眉头忍不住揪在了一起,拉着南笙正想离开这里。南笙却停住了脚步,接过穆知手里的箱子说:“你去看看怎么回事。“

    南笙感觉那边的就是覃瑶的母亲还有继父。

    穆知打听了一番过来说:“一个女人自称是覃瑶的母亲,还有一个男人说是覃瑶的继父,她们两个人来到这里准备找覃瑶,到那时没钱了,抢了摊上小贩的东西吃。我觉得这应该不是真的,覃瑶人还是不错的,不会这样对自己的母亲的。”

    姜玟点点头,南笙却笑了笑对穆知说:“你不是一直挺喜欢覃瑶的吗?我给你这个机会,这对夫妇很有可能就是覃瑶的母亲喝继父,你去帮她们付钱然后带他们去整理一下。就给他们安排在言亿酒店。”

    南笙说完拉着箱子就走了,穆知将信将疑的帮那一对夫妇付了钱按照南笙的话将他们带到了言亿酒店,看在他们很可怜的份上替他们付了很多天的定金。

    覃丽一把抓住穆知的手说:“你是不是瑶摇的朋友,是不是瑶摇让你过来的?”

    “我和覃瑶确实见过几次,是我的老板叫我帮你们的,你们好好的在这住下吧。”

    穆知说玩就走了,覃丽和钱远就留在了言亿酒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