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男神攻略 第132章:好不容易熬出头
    覃丽左右琢磨着还是觉得不妥,之前将自己的亲身女儿卖出去已经觉得很对不起她了,现在让她去找覃瑶过快活日子,她实在拉不下这个脸。

    覃瑶的继父钱远看着覃丽不愿的样子,没有继续纠缠,这么些天故意的在家里找一些覃瑶在电视上的节目放给覃丽看,这么一天天的看着,覃丽慢慢的动摇了。

    钱远翻开覃瑶的微博给覃丽看,覃瑶的微博上目前很多都是对朋友和粉丝的感谢,大家都送了很多的东西给了覃瑶,覃丽看着覃瑶现在过的那么好,难免心里有落差。

    “你看看,你辛辛苦苦的养大的女儿,现在大学毕业了,找到好的工作了,前途一片光明,怎么可能真的不管你,到时候我也能跟着你好好享受享受不是么?”

    钱远一向很自大,脾气暴躁不讲道理,覃丽这是第一次听到他这么软和的语气说话,不免有些骄傲的说:“那是我的女儿,当然会是最好的,你看看她那一副好样貌,不都是继承我的吗?

    “是是是,谁不知道你是我们这里的一枝花呢,这些年跟了我算是委屈你了,今后我倒是能跟着你享福了。“

    覃丽叹息一声,又犯愁了,不知道如何跟女儿开口。钱远的鬼主意多的很,他提议给覃瑶先打个电话慰问一下,毕竟她之前受了伤,这样也更方便开口一些。

    覃丽翻出覃瑶的号码,看了很久,手却迟迟不啃按下去,钱远实在忍不住了,他将手机抢过来拨通了电话再递回给了覃丽。

    电话拨通了,覃丽慌张的开口道:“瑶瑶,我是妈妈啊,你现在还过得好吗,我听说你病了是不是?这段时间我刚好有空要不然我来看看你……“

    “你才有病呢,我妈早就死了!“

    电话挂断了,钱远很生气的说:“这覃瑶,太不识好歹了,怎么能这么对她的亲妈?“

    “不是瑶瑶,那个人的声音不是瑶瑶。“

    “她换号码了?“

    钱远皱着眉头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又忽然想到了什么拉着覃丽的手问:“瑶瑶是不是有个好朋友,还来过咱们家的,你有没有留过她的号码?“

    覃丽想起来了,这个女孩就是陈海星,覃丽翻了翻还真的有她的号码,他们又打了电话给陈海星,陈海星正在家里睡觉,一大早的背一个电话吵醒,很不爽的接了电话。

    “你好,是海星吗?我是瑶瑶的妈妈。“

    陈海星一下子惊醒过来,覃瑶的妈妈她还是记得的,一个胆小自私的女人,陈海星始终想不通覃丽怎么会养出覃瑶这样的好孩子,从见过覃丽之后,她就更加的珍惜和覃瑶的这番友情,也对覃瑶更加好了。

    “阿姨你好,我是海星,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你有没有瑶瑶的号码,我在网上看到覃瑶好像受伤了,我想去看看她。“

    覃丽早就知道覃瑶被她的母亲还有继父卖掉的事情,现在有些缓不过劲来,按照覃瑶的说法,她已经和家里断绝关系了才对。覃瑶的确受伤了,可是早就好了,这要来探病也不该是这个时候吧。陈海星想了想这件事她可做不了主,还是要先问问覃瑶。

    “阿姨,我才回国不久,还没联系上瑶瑶呢,她之前的号码也不用了,这样,等我找找同学问一下她的号码让她给你打回去。“

    “欸,这样好,谢谢你了。“

    “没关系,阿姨,我要上班了,先不跟您聊了啊。“

    陈海星挂了电话立马给覃瑶播了过去,覃瑶也在睡觉呢,手机放在旁边一直在震动把李言城给吵醒了,李言城顺手接了电话说:“谁啊?“

    陈海星听到李言城的声音,心里默默吐槽,这一大早的自己就讨了一把狗粮。

    “瑶瑶还没醒?不可能啊,瑶瑶向来不会睡得这么晚啊,再说了,大boss你不用上班吗?”

    覃瑶感觉身边很吵,一脚将李言城踹了踹表示抗议,李言城大手一捞将人抱在怀里对着电话里说:“软玉在手,还上什么班啊?”

    覃瑶被惊醒了,愣了两秒才将手机夺回来说:“海星吗?什么事?”

    “我的天呐,你看看,现在几点了,你还不起床,昨晚熬夜做活动了吧?”

    覃瑶听了陈海星暧昧的话,忍不住将李言城踹下床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后起身走到浴室里来跟陈海星说:“你快别笑话我了,你迟早有这么一天。说吧,这儿么早起来找我有什么事?“

    “你妈给我打电话了。“

    覃瑶正准备挤牙膏,一不小心挤出来一堆,她皱着眉清理这洗脸台上的牙膏,心里也无比的烦躁和纠结。

    “她说了什么?“

    她说听说你病了,想来看看你,问我有没有我的电话,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态度,所以跟阿姨说我现在还没有你的联系方式,要不要跟她说?“

    覃瑶看着面前的镜子,在自己的脸上她一点都找不到覃丽的影子,以至于这些天来她从来都没有怀念过覃丽。小的时候覃瑶一生病,覃丽可不会像别的母亲一样对女儿细心的呵护而是将覃瑶骂一顿,治病也是需要花钱的。长大了之后再学校里,覃瑶生病了,老师打电话告知了覃丽,覃丽从来都是嘴上答应的好好的,可是对于覃瑶却一点表示都没有,打电话是要浪费电话费的。

    覃瑶甚至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覃丽的亲身女儿,小的时候连生病的勇气都没有。上完义务教育之后,覃丽就不再给覃瑶学费了,覃瑶上高中和大学都是自己勤工俭学挣来的学费,甚至还要寄一部分回家。

    “我给她打电话,怎么说她都是我妈。”

    陈海星心里却很不痛快,嘟囔了两句道:”这本来是你的家事,我不应该多管,也不想说你妈妈的坏话,可是你现在好不容易熬出头,我不想你委屈。你现在是公众人物,形象很重要,这件事情你要妥善处理,如果要和你妈妈见面的话,带上我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