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男神攻略 第105章:演出了经典
    大家注意到覃瑶的目光,都低下头去做自己的事去了。覃瑶坐在化妆台前,电视台安排的专门勾脸谱的人过来帮她们画脸。洛子晴在覃瑶来之前就画好了,她在化妆间里练了几嗓子,特意跑过来问覃瑶她唱的好不好,覃瑶在想别的事,没有仔细听,一脸茫然的看着洛子晴。

    “学姐,你是不是在想大boss,都不认真听我说话,真真是重色亲友啊。”

    “我怕哪有,刚才不过是在发呆,我可没有想他。”覃瑶矢口否认,可是洛子晴却不信,她坐在覃瑶旁边看着化妆师给她上妆道:“学姐不用害羞,我可没有取笑你的意思,我要是有这么帅的男朋友,我是肯定会念念不忘的。”

    覃瑶伸手准备想捏一捏洛子晴的脸,可是那张脸上化好了妆,覃瑶嫌弃的放下手说:“那你赶紧去找个帅的男朋友啊,我看靳浩泽就不错,你们俩搭了那么久的戏,难道就没有因戏生情吗?”

    “啥?我和靳浩泽?不可能的,我们俩认识那么久了,太熟悉了,生不出来情。”

    说曹操曹操到,靳浩泽换好了衣服到这边来喊洛子晴,他们两个在今天的比赛上是一组,靳浩泽饰演段小楼,也就是楚霸王。

    “子晴,我们赶紧去做好准备,马上就要上场了。学姐,今天也要加油啊。”

    “嗯嗯。”覃瑶的妆化好了,洛子晴和靳浩泽两个人也去前台了。覃瑶这次的搭档是个女生,而且还不是戏剧学院的,好在那个女生的身高挺高的,好像原本就是模特出身,画上楚霸王的脸,倒也不会让覃瑶觉得出戏。

    李言城来到电视台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只不过他投资的一部电视剧的首播权被电视台买下来了,李言城其实不用亲自过来的。可是他想要趁此机会看一看他媳妇,顺便敲打敲打居心叵测的人。

    姜玟在导播间看到李言城,愣了一下立马回过神来说:“总裁,您怎么在这?”

    “我来和台长聊一聊。”

    姜玟回到了正在直播的演播厅,在南笙的后面轻轻的说了一句:“总裁来了,现在就在导播间里,你注意一下你的措辞。”

    南笙漠然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姜玟从后面没有打到灯光的地方离开了。南笙看了一眼手里的表格,最后一个才是覃瑶和那个模特邱莉,这个分组是南笙特意让节目组后方的人安排的,邱莉在演艺方面虽然有点天分,但是和其他人比,肯定是不够专业的。

    今天的南笙一改往日的风格,每一组选手的表演,她都提出了很多的问题,这就是一个严厉的导师上线啊。正在看直播的观众都惊呆了,纷纷刷起了“最严导师”,大家看着却觉得很过瘾,很多人倒是被这样的南笙圈粉了。

    覃瑶屏蔽了外界的一切干扰,在这最后的时间和邱莉对戏,邱莉看上去很紧张,额头上都冒出了一层汗。覃瑶拿着餐巾纸帮她擦掉,帮她揉了揉肩笑着说:“别紧张,放松一点,按照平时练习的样子来就好了。”

    覃瑶拉着邱莉的手走上前台,在旁边的阴影处看着邱莉认真的说:“加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你记住你是小石头,你是段小楼,你是楚霸王。”

    两个人来到前面的布景中,在背对着的椅子上坐好,灯光聚集在两个人的身上,慢慢的整个舞台都被照亮了。观众们很快就被舞台上的两个人吸引了,评委们也在认真的看着,李言城通过导播间的镜头看着演播厅的场景。

    覃瑶被邱莉的话气得跑进了后面的屏风后,邱莉饰演的段小楼就在安慰她,哄她,覃瑶停了一会儿才跑到外面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转过身来紧紧的抓住邱莉的胳膊,眼中带着执着和期望的对她说:“师哥,就让你跟我,不,是我跟你唱一辈子的戏行不?“

    “这不大半辈子都唱过来了吗?“

    覃瑶近似疯狂的凄厉的对着邱莉喊出来:“不行,说好是一辈子就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是一辈子。“

    “蝶衣,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唱戏得疯魔,不假,可是活着也疯魔,在这世上,在这凡人堆里,咱们可要怎么活哟。来,给师哥勾勾脸。“

    覃瑶在台上的一颦一笑,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情,在得知段小楼去逛花楼之后悲伤的神态,让人看着都为她揪心。这还是第一场,中间换了布景,评委都在低声的议论,段千桦是真的很喜欢覃瑶的表演,他跟旁边的人说:“真的,这是我看过后面的人翻演程蝶衣翻的最好了。“

    “对,虽然说超不过经典,但我觉得已经很不错了,最主要的是她突出的那个点和经典之作里面程蝶衣突出的不一样。这个就是她的聪明之处。“

    换了布景之后,就是程蝶衣和段小楼的最后一场戏,这场戏其实是自选戏,每个组自己在电影霸王别姬里面选一处戏来演,这一部分每一个小组演的地方都一样。这个安排是为了节目的收视率,照之前的安排每个小组都演一样的情节,这个节目就显得很套路了。

    覃瑶和邱莉在舞台上周旋唱着京剧霸王别姬,这倒是真的戏剧,之前的那些小组都是简略的学了一小段戏,在表演里插了两句,让大家眼前一亮的是覃瑶和邱莉玩的可是真家伙,看得出来她们俩很用心。

    “小尼姑年方二八。”

    “正直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

    “我本是男儿郎。“

    覃瑶愣了愣,看着摘下假胡子的邱莉,心中一酸,轻轻的念出:“又不是女娇娥。“覃瑶这句简单的台词,没有抑扬顿挫,没有别的感情流露,但是还是让大家感觉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覃瑶很聪明的利用了观众们对程蝶衣的同情,整个演播厅都静下来,更夸张的是很多前排的观众唰唰的流了眼泪。

    “错,又错了。“

    ……

    覃瑶和邱莉演完最后一幕,抹了脖子倒在地上,最后演播厅的大灯亮起来,戏剧结束之后两个人谢了幕站在台前等待着评委的评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