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男神攻略 第74章:发烧摔下楼
    覃瑶笑了笑:“没关系,小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下午到家的,嫂子你真好。”比像时千一样的那些冷冰冰的小姐好多了,她可以一点都不希望时千能成为自己的嫂子。不是不喜欢,而是觉得那样的话大哥一定不会幸福。

    陈海星站在自家阳台上看着外面瓢泼的大雨,心想苏里肯定不会在这种天气出来溜猫的。家里就她一个人,她爸妈都出去参加酒宴了。

    陈海星在无聊的驱使下,开车来到“老地方“酒吧。既然答应了顾南默要过来当调酒师,就要做到啊。

    就算是这么晚了,酒吧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灯红酒绿,辣妹成群,顾南默刚好也在这里,看到陈海星过来了,顺便就和她签下了纸上的合约。

    陈海星在酒吧里调酒,很快就吸引了一大堆的人过来,幸甚至哉,陈海星不仅秀起了自己的调酒术,还秀起了舞技。

    顾南默喝着陈海星调的酒看着闪光灯下跳舞跳得正欢的女子,叫了几个人保护好陈海星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李言城一路飙车,很快的就到了家里,覃瑶开了门,李言城很暖心的直接将她抱起来回了家,覃瑶将脑袋埋在李言城的胸口,一只手下意识的抓着他的衣服,侧耳听到他胸口传来的心跳声。这一刻明明很短,覃瑶却觉得无比漫长,以至于多年都忘不了李言城坚定而有力的心跳。

    李言城直接将覃瑶抱到了浴室里,给覃瑶放好热水,覃瑶脸红红的:“你去看一看小月吧,她应该也着凉了。“李言城怎么会不知道覃瑶心里的想法,捏了捏覃瑶的鼻子。

    “今天就不跟你计较了,赶紧洗个热水澡出来喝点姜茶,不然着凉生病了我就把你扔出去。“

    李言城说的很凶,说完就下楼去了。

    李四月被找到的时候在一个小亭子里面躲雨,并没有被淋湿,只是稍微受了一点凉气,现在正在客厅喝着林林煮好的姜茶。

    “说吧,什么事舅舅把你气得跑出来了?“

    “还不是你的事,我无意间听到我爸打电话说要在杨琴生日的那天给你的酒里面下药,然后留你在家里住,促成你和时千……“

    李四月说的时候都紧张死了,她觉得大哥一定会生气的。

    李言城揉了揉眉心,透露出一种无奈的神情:“所以你就打草惊蛇了,笨不笨啊?你不知道给我发个消息让我注意一下不就好了。以后这种傻事不要做了,你是斗不过你爸的。“

    “我当时就是忍不住跟他吵起来了,哥,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爸,你现在早就完全拿到姑姑姑父给你留下来的遗产了,你也不必这样和他周旋了。“

    李言城对这件事不置可否。

    覃瑶洗好澡打开浴室的门,外面就摆着一双拖鞋。覃瑶吸了吸鼻子,李言城也太暖了吧,有一个这样的老公,她不是在做梦吧。

    覃瑶穿好鞋下了楼,楼梯上就看见李言城和李四月在客厅坐着,两个人都一言不发,一人捧着一个杯子。她走过去看到李言城手中的杯子里黑乎乎的,俨然就是咖啡,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夺走他手里的咖啡换上一杯姜茶。

    李四月捧着自己的姜茶,低着头偷偷的笑了。李言城看着手里的姜茶,慢慢的品尝,似乎比自己珍藏的好酒都要醉人。

    覃瑶第二天还有选秀的比赛呢,举办方已经通知她是早上就要过去,她喝了姜茶就上楼休息了。

    半夜的时候覃瑶在梦中觉得很渴,起床准备去倒水喝,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去。李言城被楼下的声音惊醒,坐起来发现身边的人不见了,跑到了楼下。

    覃瑶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身边只有李四月一个人。

    “小月,我怎么在医院?“

    “嫂子,你昨晚发烧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幸好没有摔伤,就擦破了点皮。“

    覃瑶按了按自己的脑袋,是有点晕晕的,看了一下病房里,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有点失望。李四月看着覃瑶失望的样子,嗤嗤的笑了:“嫂子,你这是在找我大哥吗?我大哥昨晚可是陪了你一夜,刚刚才去公司处理一些事情。“

    覃瑶忍不住嘴角流露出来的笑意,咬着下嘴唇伸手去挠李四月的痒痒:“行啊,小月你现在越来越坏了,调侃你嫂嫂?”

    小月看着覃瑶晃动的手,吓坏了:“嫂嫂,我错了,你可别动了。”

    覃瑶的手上还在打着点滴,李四月真的怕覃瑶的血反流进了输液管,到时候大哥肯定饶不了她,覃瑶乖乖的坐好,没有继续动来动去了。

    聊着聊着,覃瑶看到墙上的挂钟,才想起自己今天还有比赛要参加,正准备拔掉手里的输液管就被李四月按住了。

    “嫂嫂,跟你在一起我得被吓死。你不用去比赛了,我哥说让比赛延迟了,他昨晚打电话给了举办方。”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啊。”覃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要是真的迟到别人又得说她耍大牌什么的。

    “我忘记了。”李四月笑了笑。

    病房的门被敲响,陈海星带着黑眼圈进来了,扑到覃瑶的床前:“瑶瑶,你可把我吓坏了,我还以为你要摔断腿了呢,你老公不是说你昏迷不醒吗?”

    覃瑶翻了个白眼:“你能不能说点好话,我刚刚才醒。你怎么了,晚上干嘛去了,眼圈这么重?”

    “我在酒吧里面调酒,玩了一夜,困死了。”

    覃瑶惊呆了,在酒吧里夜不归宿,这可不是以前的陈海星能干出来的事,简直大相径庭啊。

    “你没遇到什么危险吧?你一个女孩子晚上不回家很不安全的,伯父伯母知道吗?“

    “不知道,她们昨晚去参加酒宴了,回来的时候应该以为我睡着了吧。“

    陈海星半趴在覃瑶的床上很快就眼皮子打架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